星星知我心
初一 其它 4289字 294人浏览 香煎寿司

星星知我心

一转眼,母亲已经离开我有十二年了。母亲是一个爱说爱笑的人,“世上只有妈妈好”,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 。而我的母亲不只对我们好,她对任何人都是特别温柔、特别善良的。母亲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

和一个妹妹,那时姥姥一方面是因为穷,另一方面是姥姥有偏见。说闺女是要嫁人的,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念书没用。姥爷在母亲十四岁的时候因病去世。姥爷是一个又馋又懒的人。姥爷经常说的一句

口头弹是“要是天上掉馍馍该有多好啊”。(我们老家称“馒头”为“馍馍。”)。在六几年的时候全国闹水灾。饿死人的事件屡见不鲜,我那未曾谋面的小姨就是在那时夭折的。不管什么样的野菜他们都尝遍了,

挖尽了。母亲的二哥(我二舅)爬树摘树叶不知从树上摔下来多少次。每每二舅与母亲说起那段艰辛的岁月,就会忍不住眼圈发红。不知是什么原因,母亲的大哥(我大舅)从小脑子就有问题,母亲说我姥爷

那时经常打我大舅的脑袋,也许是给打傻了。(体罚孩子是不应该打脑袋的)。村子里那些“特别聪明的天才”经常会开我大舅的玩笑。

我爷爷在十六岁那年与奶奶结婚,我爷爷结婚时还在上学,可是第二年爷爷的父亲得了急病很快就去世了,爷爷的大哥很早就去外面当兵打仗去了,留下一个儿子需要爷爷照顾,而爷爷的小弟弟和小妹妹

那时也都特别小。爷爷被迫辍学,养家糊口的重担就这样落在了还是一个孩子的爷爷的肩上。爷爷是当时村子里文化程度最高的人了。爷爷当过队长,做过会记。爷爷的毛笔字写的尤其的好,那时候村子里谁

家有红白大事,一般都要请爷爷去做执事。爷爷奶奶育有五子三女,父亲是家中的长子。爷爷奶奶尽自己的能力维持生记,供父亲他们去读书。父亲读书读到初二的时候,“文革”开始了,他们荒废自己的学业,

到出去搞“串连”。父亲说那时候他来北京时,有一辆车经过,别人说毛主席就在那辆车上。那个时代的人们对于毛泽东就像神一样的崇拜。

当年母亲走进父亲家的大家庭的时候,我最小的姑姑才只有四岁。而我的三个舅舅都没成家。我姥姥则因为在灾荒年代经常洗野菜不小心弄破了手导至发炎化脓,又因不能及时治辽而落下了有一只手手指

不能完全伸直的残疾。那个年代没有“买衣服鞋子”这么一说,所以姥姥家的鞋子都要靠母亲去做。做鞋子是一件特麻烦的事情,把鞋底做好了还要一针一针的纳鞋底,还要做鞋面。母亲白天下地干活,晚上

就在煤油灯下做鞋子,我奶奶很生气,因为母亲为姥姥家的人做鞋,用的却是奶奶家的煤油。父母婚后不久我爷爷给我二舅说了一门亲事,可是姥姥家里穷啊,母亲就把当年奶奶家给她的彩礼中的大部分给了

姥姥做为二舅的聘礼。当年母亲怀孕时因为饭量大了些,奶奶就骂母亲说母亲吃饭像猪。不管奶奶怎么对母亲,母亲都忍受着。我小时候经常长生病,母亲每次管奶奶要钱都很为难,(父母那时没有和奶奶分

家,手里没钱)。后来母亲为我生了一个弟弟,孩子几个月的时候不甚着凉了得了感冒,母亲对奶奶说孩子感冒了,奶奶一下子就把脸沉了下来,母亲真的是很为难啊,就没有再说什么。(悲剧的开始)。孩子

病情很快就加重了,他呕吐,惊厥,母亲不得不抱着孩子去看医生,可是村里的医生说孩子可能得了脑膜炎,她不能确诊医治后,于是我可怜的父母就抱着孩子去离家二百里地的医院去看病,母亲说当年交通

很不发达,他们在寒冷的冬日里等车等了很长时间。到了医院医生确诊就是脑膜炎,医生为孩子输液,而孩子一直昏迷不醒,在他们为孩子输了七天液之后,那个孩子就真的永远的睡去了。母亲说她当时的第

一感觉并不是有多么悲伤,她就是觉的困啊,在为孩子输液的七天七夜里,父母何曾合过眼

现在都是机械化修理河道,可是在很多年以前以前都是人工修河,在寒冷的冬日里挖河推泥是很辛苦的,一月只有几块钱的工钱。可是我父亲却喜欢干那活,不为别的,就为了能够吃饱肚子,在河上是有

馍可以吃的,而在家里人们的主食是红

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的小弟弟出生了,而我父亲则在那一年被选为村里的民办教师,父亲当年的工资一个月只有八块。那时人们是吃大锅饭的,我记得在我七八岁的时时候,有一年过中秋节,队长说招集妇

女去开会,其实是慰劳一下她们,母亲说在队上吃了一顿饭,菜是茄子汤,每人还分了一块月饼让带回家。母亲拿回家的月饼一分四块,我们一家四口人一人一块。那 是那年过中秋节我们吃到的惟一的月饼。

生产队上喂了好多干农活的牲口,牲口如果病了或老了,人们就养着它。(那时的人们真是太人道了。)至到它们自然死亡了人们才每家每户分个一斤半斤的肉改善一下伙食。

那个时候村里的妇女上午和下午在队上干活,中午就一块去拔草,在中午的烈日下,在密不透风的庄稼地里拔草。人们经常热得起扉子。母亲拔一夏天的草才卖五十块钱,而我二叔结婚的那年,父母虽然

已经和爷爷奶奶分家了,却又不得不把那年卖草的钱全都给了奶奶做为二叔的结婚费用。我有三个姑姑和四个叔,父亲要逐一帮助爷爷奶奶完成姑姑和叔叔成家的大事。想想我爷爷的负担也真是够重的,他不

单要为自己的五个儿子盖房娶妻,还要为自己的一个弟弟和一个侄子完成成家的事。爷爷每天紧绷着脸,生活的负担过于沉重,爷爷的脾气相当的爆燥。

我姥姥家的情况更是不好,二舅成家后和姥姥分家另过了。姥姥家穷啊,从根上就穷,所以我大舅和小舅就成了两个没媳妇的光棍汉。那一直是我母亲的一块心病。后来生活条件好点了,我们自己都要买

鞋穿了,可是我小舅却说还是做的鞋好穿,其实说白了就是他们根本就没有钱买鞋。我母亲至到去世前一直给姥姥家的人做鞋。我母亲的针线活做的特别的好,当初我的四个叔叔结婚时穿的棉鞋都是我母亲做

的。母亲每次去姥姥家都要为姥姥带点菜包子啊或买点白糖什么的,姥姥不高兴,明里暗里的说母亲带的东西太少了。可是在那个年代谁家有钱啊,如果谁家生小孩了也只不过是买上二斤油条或送上一点鸡蛋

做为贺礼而已。即便这样母亲每次去姥姥家为给姥姥买东西的事还要看父亲的脸色。我的母亲真的是、真的是左右为难啊。有一年过中秋节我们家买了月饼父亲让我给姥姥带二斤去,那是那年我姥姥吃到的惟

一的月饼,可是我姥姥却在我母亲面前表扬我的两个舅舅,说带去的月饼他们一块都没吃全都留给姥姥一个人吃了。真不知姥姥是怎么想的。

在我二十岁那我和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定了婚,那个男孩长的高高大大的,很是帅气。可是那个男孩却在几年后与别人在外同居生子。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农村非同小可,这极大的破坏了我的名声。于是我选

择在外打工做为逃避。我的年龄越来越大了,父母对我的婚事很是忧虑。

在我二十七岁那年的正月初七,我又要去外面打工了,父亲帮我拿着行礼去赶长途汽车,母亲跟在后面随着我们走,我头也不回的对母亲说你快点回家吧,我不知道那竟是我和母亲所见的最后一面。十天

后弟弟找到我说家里出事了,要赶紧回家,我问是什么事,弟弟说他也不知道,但是家里打电话说一定要我们回家。当我和弟弟坐车辗转赶回家门口的时候,我看见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人在我家门口附近,

我一下子就明了出了什么事。

父母因为一件极小的家庭琐事发生口角,而后冷战,父亲说母亲那天夜里几乎一夜没睡,坐在炕头吸了一夜的烟,没有人知道母亲那天夜里心里在想些什么,是在考虑我的婚事吗?是在考虑我大舅和小舅

无所依靠吗?那时我的姥姥去世还不到一周年,那年是我弟弟的新婚之年。第二天早晨母亲毅然拿起了一瓶农药,当父亲发现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对于父亲我的心里是怨恨的,可是我的父亲并

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男人。在农村有的混账男人动不动就打老婆这样的事情是司空见惯的,而我父亲不是。我父亲最大特点是总是板着面孔,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后来我父亲对我们说他是在模仿我爷爷

呢)。小时候我和弟弟总是对我母亲大喊大叫的,可是我们却不敢和父亲随遍说话。

在农村“自杀”事件是一种常见现象,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因不满家里人给她安排的一门亲事而自杀,她死的那年我还在念高中呢。我的一个初中同学的哥哥不好说媳妇,家里人说要让她给她哥哥换一个媳

妇,(条件不好的两个家庭的的两个男女互结姻亲,称为“换亲”)。我的同学选择“自杀”做为抗拒,临死时在遗书中写到对父母的恩情来世再报,其实哪有什么来世,那只不过是人的一种自我安慰罢了,不

管是爱也好恨也罢,在来世我们任何人都不会再见面的。还有一个小媳妇,她们家的小孩才只有几岁,她却因家庭琐事被婆婆多说了几句就自杀了,而她的丈夫看到自己的媳妇死了一滴眼泪都没掉,竟然选择

了和他的媳妇同赴黄泉,多么有情有意的一个男人啊,多么年轻的两个生命啊,就这样倾刻间化为乌有了。那个时候说起那些寻短见的人母亲就说那些人都是一时糊涂,可是我没想到母亲竟也会一时糊涂走上

了不归路。我以前一直以为死亡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我从来没想到过有一天我会真的失去母亲,那种锥心的痛,那种生死离别的滋味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

在这之前的半年我曾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我看到了母亲,但和母亲隔着一段距离,我向母亲打招呼,但母亲不理我,无论我怎么喊母亲她都不言语,我很着急。那年回家过春节,母亲坐在旁边和我说

话,我就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梦来,我就想母亲不就坐在我身旁吗,我怎么会做那样的梦呢?我心里的那种感觉真的是很奇怪的。没想到几天后、、、、、。母亲有迷信思想,喜欢求神拜佛,我觉的母亲很可

笑,认为自己不管怎么说也是读过几年书的人了,应该有惟物主意思想。可是母亲的去世该变了我的一些看法,我觉得有些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亲人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人的第六感觉是真实存在的,

这已经不是“迷信”不“迷信”的问题了。

我时常做梦,梦见我的母亲,潜意识里我想留住母亲,可是我留不住,我时常在梦中哭泣,而我的丈夫则不止一次的把我从梦中推醒。母亲为了姥姥的家庭,为了奶奶的家庭,为了我们受尽了苦难,却连

一个让我们报答的机会都不给。我真想对那些双亲都在的人说:好好得孝敬你们的父母吧,我们和父母共处的时间真的是有限的,能够有父母可以孝敬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子欲孝而亲不在”才是世界上最

大的悲哀

想想我母亲,多么善良的一个人啊,以前家里如果有点好吃的东西,母亲总是催着我给奶奶送去,尽管我奶奶对母亲不好。想想我的爷爷,一个英雄似的人物,当初说起我爷爷来,十里八乡的人没有不知

道的,没有不佩服的。可是如今却全都化做了黄土。我二舅也在前几年因肺癌去世了。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离别,我自己的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我真切的感受到“生命”是那么的脆弱和无奈。

父母兄弟也好,夫妻儿女也罢,没有谁是谁的永远,彼此之间于对方,都只不过是过客。每一次的重逢都意味着见面的机会又少了一次。亲人之间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她)的背影渐行

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