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里抱狗的那个人
初三 记叙文 2285字 178人浏览 工工人baby

怀里抱狗的那个人

高一(11)班 何晓君

娘改嫁了三回, 都留不住自己的丈夫, 他们通通被她克死了. 因为她是断掌.

儿子以她为耻, 村上的人看他娘都以鄙夷的目光斜看, 男人都对她退避三舍, 她孤零零的, 剩下她的狗阿黄跟着她.

儿子在家经常闷声不吭, 一对着娘就耍狠甩东西. 同桌吃饭时, 娘给儿子夹菜 , 儿子眉也不抬, 把菜一扔, 就给阿黄了. 阿黄是什么也不懂, 也就津津有味地吃了. 娘只是强忍着泪, 使劲地揉着通红发胀的眼睛, 她压低着头, 半天也没有力气夹菜吃, 只是一个劲地偷抹眼泪. 儿子狠狠地丢下碗筷, “干嘛,吃饭也遭罪啊! ”娘哭得眼晴都肿了, 鸣咽的声音听了就让人揪心, 她卑微地屈下膝, 跪在地面捡着一块又一块的碎片, 不小心刮穿了皮, 血把肉泛红了, 露出一个大大的口子,娘忍不住了,发疯发狂地推倒桌子,菜汁溅到她的脸上,混杂着泪,碗碎得支离,她抓乱了头发,像个疯婆子一样嘶叫,像是把多年的苦闷压抑通通喊出来。阿黄慌了,“嗷嗷”地吠,村里的人经过,像看猴子戏一样探着头往里瞧,还发出讥笑声,儿子再也忍不住了,撞开了门,大声尖吼:“你发疯啊,有你这个娘的我感到羞辱!”他恶狠狠的眼色,十足像他那经常暴打她的爹,露出狰狞的面孔,他冲出家门,娘死死地拽住他的腿,边撕心裂肺地哭, 儿子一脚踹看娘, 头也不回地走了。

娘瘫坐在地上,阿黄似乎通人性,走过来将头深深靠在娘怀里,似乎想安慰娘己受了太多折磨的心灵,娘摊开自己的右手,看见了那

道痕,又失声痛哭的捶打自己的胸口,鲜色的血掉在地上,溅开一朵朵乌红的血莲。

儿子再也没有回来。

娘日子过得很艰难,每天起早贫黑地捡破烂,粗着嗓门去市场斤斤计较那一毫一里,衣衫邋遢,头发一根一根地花白,眼圈日日深陷。她知道,没有人会在乎这些。她却不知道,她活着为了什么。

为了儿子吧,她暗暗地想。就算是没有了亲人,还有阿黄啊。儿子毕竟是从自己身上一块肉掉下来的。唉,如果儿子能认我娘,哪怕是听他亲口叫一声娘,我也死得瞑目了。

可是,娘的呼吸开始急促了,接着上气不接下气,像是没有了氧气般呛着,一不小心就会呛着,阿黄又汪汪地吠起来,娘四肢无力地躺在椅背上,软得只剩下力气抬起手来垂在半空中, “水,水„„”阿黄明白了,拖了一盆自来水。娘也顾不着了, 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 阿黄却如常人般用它的“手”轻轻拍着娘的脊背, 娘喘得迸出了眼泪, 却看着身边这只大黄狗, 安慰地抚摸着它的毛。

娘不知怎么办,想起好像自己的爹有哮喘病,她不敢想了,她自己的生活拮据窘迫,哪付得起昂贵的医药费呢?而且还要寄钱给儿子。娘害怕了,仅仅靠自己那微薄的捡破烂是不能生活下去的,她打开手掌,又看到那道痕,心想:“我命硬。会好起来的。”她眼眶里闪着泪,滴在那道痕,阿黄炯炯地望着她,舔了舔她的手, 她伏在阿黄的毛中隐隐地哭了起来。

就这样,她捡着破烂卖钱,儿子似乎用得心安里得,杳无音信,

问同学, 同学们都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她, 才忸怩地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 她不敢打过去, 端祥着号码, 拿起又放下. 一个不留神, 碰跌了水杯, 水蔓延着, 娘却还走神。阿黄马上叼起它,娘一看,以为阿黄贫玩吃了它,娘马上生起气来,心紧张地吊到了嗓子眼,“你快放下来,阿黄,你快放下来啊。娘急得哭了,阿黄听不懂啊,娘又生气了,脸涨得通红,她终于忍不住了,踹了阿黄一脚,阿黄汪一声,那号码掉了下来。娘拾起号码,脸上淌着汗珠,紧张地把它捂在胸口,阿黄只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似乎发出一小声低鸣。娘望过去,看见那滩水,看见阿黄,她紧紧抱着阿黄,呜呜地哭了,“对不住,阿黄,对不住„„”

阿黄每天跟着娘出去捡垃圾。攒到的钱娘总是小心翼翼地放在银行中,只是偶尔,她会打看自己的手掌,顺着脉络,想起自己的儿子,自己的丈夫,然后悄悄地拭泪。但阿黄总会舔舔她的手,似乎给娘一丝温暖,一丝慰藉。

娘的身子每况愈下,她不停地喘,阿黄只能拖水给她。终于,一次,娘喘得水也止不了,喘着喘着便咳,咳到昏厥了过去。

是啊,娘越来越瘦了,双眼愈来愈红肿了,有时看着自己的断掌的手纹,她就想起自己坎坷的人生。阿黄也只能在一旁用“手”摸着娘,睡在娘的怀中。

阿黄看着娘动也不动,大声地吠娘也不动,左邻右舍一边咒骂一边来了,但看到这个情景,看见娘没动静,看着破烂不堪的屋子,熏臭的垃圾堆,便起了恻隐之心。阿黄急得上窜下跳,在原地打圈圈,忽而它咬起桌上的电话号码„„

娘躺在她那张破旧的木椅上,看见了伏在她旁边的阿黄。她的儿子也来了,娘却心如止水般,压着自己的头。儿子看见娘的憔悴,脸上的沟壑纵横,特别是那只手,虽然那道纹陷了下去,但周围的红泡,老茧掩盖了那道曾刺痛他的双眸的断掌纹,他一直恨自己的母亲,为什么是断掌,但什么是断掌,其实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娘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己经没有了光泽,深陷的眼窝与夹了几根稻草的头发让娘看起来很像个乞丐。儿子眼中早己溢满了泪,他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户口上多的钱除了娘还会有谁寄给他?

阿黄舔了舔娘的手,娘无力地摸着阿黄,阿黄又跑去舔儿子的手,儿子一摊开左手,发现,那深深浅浅的纹胳,最深那三条与娘右手的那三条是如些清晰地一样。儿子握着忍耐发的手,半天没说话,他跪着。原来自己也是断掌。

儿子终于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他醒悟了,儿子歇斯底里地喊:“娘,娘,对不起。”儿子终于叫她了,这是她日夜作梦都希望的。娘没说话,她的眼皮也无力地眨合着。儿子把娘的手握得更紧了,他想抱着娘,娘痛苦地捂住心口,眼角迸出几滴晶莹的泪滴。

娘却用力地挣开儿子的手。她爱怜地抱住那只大黄狗,紧紧地。然后静静地合上了眼睛。

怀里抱狗的那个人6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