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无情,且行且珍惜
初二 记叙文 1679字 286人浏览 zhuqingsjtu

2008.2.16 星期六 晴

今天去机场接一个朋友,顺便去他家小坐了一下,然后到楼下吃点东西。

这期间见了两个让我挺有触动的老人,一个很老的老爷爷,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婆婆。

老爷爷是朋友的爷爷,七十多岁,

他的听力已经很差了,我们跟他说话得很大声,

他的视力还好,头脑还清晰,但总在轻微咳嗽,身体似乎挺虚弱,

他见到久未见面的孙子,很认真地问长问短,也絮絮叨叨地说自己的身体情况。

朋友走到其他房间去拿东西,他见我还在,就主动跟我攀谈起来。

他说去医院看西医,花了好几百元,拿回来几瓶药,不管用,决定过两天去看中医,

他说在医院做过透视了,检查不出肿瘤之类的病灶,好几个医生都说找不出问题所在,

他跟我强调了好几次,他只是咳嗽而已,身体没有大碍,

他也喃喃自语似地说可能今年春节不回乡下去了,

他还问我朋友年前还要不要去上班,什么时候走?

„„„„„„„„„„

在楼下的小饭店,刚起筷的时候,见到一个老婆婆,很老很老的老婆婆,

她推着,更确切地说是“扶着”,

扶着一个轮椅慢慢地在落地窗前走过,然后在门口缓缓地拐个弯,想要推进来,

朋友背对这门口,于是我提醒他让个位置让老婆婆的轮椅通过。

老婆婆把轮椅停在我们旁边,然后松开手,想要坐在邻桌,

她颤颤巍巍的,似乎连站稳都成问题,于是我马上起身过去扶她一把,

她似乎对我的帮忙挺感动,用力握着我的手,顺着让我把她慢慢扶到座位上,

朋友也热情地问她想吃什么,帮她转达给服务员,

她只叫了一碗肉片粥。

然后她很主动地跟我们聊起来,

她说,她已经95岁了,已经95岁了,前后强调了2次,

她说,她有15个孙子和重孙,他的儿子都七十多岁了,

服务员插话说,她是经常一个人来吃东西的,

我们问她,为什么有这么多儿孙,还要自己一个人来吃东西,

她说,他们都要工作,要读书„„

她说:“你们年轻,要吃多点,我老了,只能吃一碗粥了„„. ”

„„„„„„

前后两个老人,两个让年轻人觉得有点唠叨的老人,在某些方面很像,真的很像,

他们都很老了,身体都很虚弱了,都很渴望有人跟他们聊天,都害怕孤寂,都羡慕我们

拥有如此灼热的青春,

或许他们都常常回忆年轻时候的片段,或许都在为过去的许多时光作出很多假如,或许

都把仅有的一些希望寄托在后辈身上,或许„„„„

岁月如流,时光的流逝是如此的无情,任何鲜活的生命都抵挡不住年轮的流转,若干年后,留下的就是一副枯萎的躯壳,还有仅存的回忆。

在我行将就木的时候,

我又会是怎么样子的呢?

陪伴在身边的会是谁呢?

或者说会还有人陪伴么?

我的回忆都是些什么呢?

此刻,我又该为将来老弱的自己做些什么呢?

„„„„„

带着这些问题,跟朋友一起穿过一条并不长的小巷,走到了繁华的“北京路商业步行街”。 满大街都是人,都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每个店铺都热热闹闹的,每个人都可以用时间和金钱在这里换取快乐,大家的脸上似乎都挂满笑容。

在这样繁华的大街上,很难不为自己尚且拥有的青春,尚且可以挥霍的资本而心潮起伏、激动不已。

知青、70后、80后,90后„„

以前总听说代沟、代沟,

当最近跟一些朋友说起难以理解90后的時候,

我终于感叹代沟是如此难以逾越,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确确实实是个成年人了, 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更加年轻的一代取代成为时代的主角,再过不了多久,就会慢慢老去„„

朋友住的是老城区的典型老房子,

此刻走过的是大都市典型的现代商业步行街,

老人――青年;

衰退――繁华;

冷清――喧嚣;

或许很多年后,老城区还在,步行街也还在,

或许现在走在街上的人,到那时候住进了老城区的老房子,

而街上的人,被一拨又一拨更年轻的人不断地取代着,

或许有些人后来不住这老房子,而是住高档住宅区,住豪华别墅,

又或者,没有房子住。

很多年后的事情,谁能确定呢?

或许没有人可以,

但此刻的事情,是自己可以把控的。

一百多米远的距离,似乎隔开了两个世界, 人生虽说漫漫长, 但有时回头一看,也就弹指一挥间。 可以拿来虚度、拿来挥霍的青春其实不多,真的不多, 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