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有年少轻狂
初一 散文 1380字 324人浏览 勤奋的王会萍

谁都有年少轻狂

如同不小心说了谎,就要用更多深思熟虑后的谎言来弥补一样。当想要忘记一件事情,便不由自主地去经历更多的事情。但对于很多人而言,那些想要忘记的事情,总会在无意间扎根在脑海,挥之不去。

“好像这夏天一样,尽管有一天突然下了暴雨,感觉凉爽了许多,但不久后还是那么炎热。”我下意识拧开水杯,继而道,“我本以为我们之间的生活从那以后不再交集,却没想到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不自觉想起你,三年就这样过去了,我们又见面了。”

“三年前我们都还小,或许只是因为身处于那样一个想谈恋爱的季节遇到你,所以才会没有多想就跟你相处在一起。然而你也知道,恋爱的季节总会过去,像我这样的人总是会失去恋爱的兴致。”

她说,当初是想要恋爱而去恋爱。

“以前一直觉得你是很简单的人,没想到在你面前我反而变成很简单的人。” 略带遗憾地笑了笑,我跟她开始漫谈起来,“其实以前你说的真话假话,我一句也分不出来。那时候我甚至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恋爱。”

信步于小路上,夜幕清凉。凝眸远望荷塘,浩浩荡荡。

她坐在柳树下,温婉端庄。烟火绽放,恰似一番恬静涌入心头,

“你知道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在哪里吗? ”她没有等我回话,兀自说着,“仔细想想,这么些年我们都在忙活各自的事,断断续续也总会有些许联系,但我从没有骗过你什么。恋爱的时候说假话你听不出来,因为你太认真。可这样的认真有时候是很冲动的,就好像那么小的年纪就决定了自己的一生一样。可能你已经决定好了,但我没决定好,所以我们不是一类人。”

“还是不说这些了吧,难得有空一起看风景,也别冷落了气氛。”

我想起很多事,春季与她相遇的事,盛夏与她恋爱的事,以及两个月后的秋天,与她告别的事。

在她的梦里,我仿佛从未出现过。而她每天都会以不同的方式闯进我的梦里。我不知道她想要得到什么,就像是在填补内心深不见底的黑洞。可我也仅仅是把她幻想成印象中美好的恋人。这算不算是一场孽缘?

于我而言她是形同陌路的存在,于她而言我是聊以慰藉的独白。

每当我想要跟她抒发情感的时候,她支支吾吾默不作声。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她是不敢跟我走太近。不善于表达的人,相爱的话语也是讳莫如深。

我记得很多时候,我遐想着有她在身边的未来,觉得一生夙愿大抵如此。缘分总是光怪陆离,却让人深信不疑。

世间为爱纠纷者,有痛痒忧乐之分,有向往逃避之别。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期盼的净土,每个人也都在世间纷扰中或遗忘或坚守这片净土。

相处时间越来越久之后,我在她心中再也寻找不到一处安详的净土,她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孤立的人生。

很多时候两个人之间难免产生猜疑,便有了这样一个结果:一方生活在过去,一方遗忘了过去。在这场贯穿三年的情感游戏中,我成为念旧的人,她成为厌旧的人。

当我看着她从生活中逐渐远去,一步步磨灭了记忆里的印痕,我们之间便开始有了“曾经”。

谁都有年少轻狂,杂乱的思想走马观花一般贯通了大脑,情急之下转瞬间遗忘了所有美好的事。当焦虑的余温散去后,我与她也都早已各奔东西。

她看不见我的美好,正如我看不见她的烦躁。

“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她起身向我道别。

我说“很高兴遇到你”,她笑着说“可我不想再遇到你”。

不知何时起,我们在彼此的生活圈中找到了最好的交集方式,而我们也都遗忘了那份曾拥有过的感情。

或许有一天,也是在这样一个让人想恋爱的季节,我还会遇到一位女孩,然后重拾那份被遗忘的感情,用一生来结束伤感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