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是首歌
高二 记叙文 2082字 2246人浏览 风19780609

相逢是首歌

有多少次的擦肩而过,就有多少次的陌路相逢。相逢是首歌,在心头滋生出一朵朵细密的小花,于你,于我。

曾在车站邂逅一个陌生男子。

他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的肌肤与富有活力的双唇。嘴唇轻轻开启,轻快而嘹亮的口哨声一下子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他的哨声时而急促,时而悠扬,给这沉闷的天注入了一剂清新剂。我被他明快的旋律所感染,随他的节奏哼唱起来。尽管这是一首不太熟悉的好听的英文歌曲,尽管是那样热的三伏天,有这景、这情,这明朗的歌声便足矣。相逢,不就是一首相互和韵的歌,绽放最美的心与心相融的旋律?

这样的等待,车自是很快驶来。

曾在大街上遇见流浪人。

他拿着把破吉他,唱着嘶哑的歌声走在街上。虽然很是落魄,虽然很是沧桑,但还是忍不住为他悄悄鼓掌。没有理由,甚至没有任何感情,只是他的歌声触碰到了我柔软的心,那种善意真挚的情怀迎着旋律,阵阵渗透出来。

夕阳西下,流浪人唱流浪歌,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模样。可是,我也不正清醒地聆听着我们相逢的歌呢!

曾在云南丽江与一位小女孩相遇。

一朵菊花插在他浓密的发间,他的牙齿是那样洁白。他用柔和的声音说在异乡,唱歌不会让人感到孤独。于是他便迎着微风,用高亢的嗓音唱着一首清亮的山歌,那样的明亮,如同他眼眸的亮晶晶的光。

“蝴蝶展开翅膀,有一个美丽的地方„„”我静静地谛听着,谛听着最淳朴的歌声,最悠扬的曲调,他们在我的心头交集,荡漾出友善的旋律。我知道,那是彼此对内心的慰籍,是一个陌生女孩真诚的心。

„„

三毛说,相识何必曾相逢,相逢又何必曾相识。有多少个瞬间,与陌生人擦肩,相视一笑,而过,那种人与人心灵发出的友善是不言而喻的,如一首首动人的歌,于心头萦绕,展示着人与人最亲近的距离。

相逢是一首歌,唱着陌生却熟悉的你、我、他。

爱在细微处

他从小就一直抗拒父亲,甚至对他有些讨厌,他不晓得对不对,只是觉得父亲有别于其他小朋友的父亲,他从来不会对他笑,他从来不会与他散步,他从来不会让他骑在他背上满足他作为儿童特有的虚荣,更别说是用胡子扎他或说孩子我爱你。他同他相敬如宾,如同熟悉的陌生人。

他小时候很拽,经常由着脾气耍耍小性子,他忘不了那晚深痛的记忆。 那晚,他睡得很香,正和周公下着棋时却没来由的口渴起来,于是他醒了,大叫母亲去泡牛奶。沉睡中的母亲被他唤醒,沉着眼皮,睡眼惺忪地去倒牛奶,当母亲将一杯温热的牛奶端到他眼前时,他却睡意涌上心头,不耐烦地摆摆手说:“我不喝了。”说完又沉沉睡去。不知是过了多久,一阵刺眼的亮光烧灼着他的双眼,他还没来得及睁眼便被一股强大有力的力量所拉起,他张眼发现是父亲,正怒火燃烧,一脸严肃的父亲。他威严的声音响起:“你妈妈为了你不得不起床,但你却这样任性!去门口罚站!”说完父亲硬是连拉带拽将他拖到门口。刺骨的冷风灌进他的脖颈,他不禁用双臂将瘦小的身躯蜷抱在一起,单薄的身子却还是耐不住深冬的肃杀而瑟瑟发抖。他咬牙切齿地想着父亲的种种坏处,发誓永不理他,然后颤抖着睡去。他当然不会注意,当父亲将门无情关上时那微微发颤的身躯以及将他抱进去时的疼惜。

那年,他五岁。

等他上了小学,他对父亲的怨恨又平添了一层。

那时,每当放学时,等待他的永远没有父亲的身影。他总是用一种极其羡慕的望着那些有父亲接送的孩子,他们会将孩子的书包背在肩上,迈大步时便一甩一甩的,英气逼人。自己的父亲一定会比他们更挺拔的,嗯,他总是这样想。漫长的时光就在等待中飞快流过。父亲来了,带着略微歉疚的目光,粗着气背起熟睡的他,很是沉重的走了。他手里的纸片滑落,上面赫然写着:我讨厌等待父亲。但他不知道父亲的忙碌与他看他时满怀的歉意。

那年,他9岁。

他上了中学,对他的态度稍稍有点好转,父女之间开始有了对话,但仍掩饰不了对他的敌意。

他做题目时,他会好脾气来看,却因“才学疏浅”而遭讽刺; 他生病时,他会买一大堆好吃的水果,却因不合口味而遭拒绝„„总之,当他终于意识到自己

失职时,他已经将自己封闭起来。

那年,他十三岁。

他和他的关系仍旧是不咸不淡。

一天,他去学习,发现自己的试卷落在家里。他心急如焚地往家里打电话,想让母亲给他送去,不料却听到他的声音。当他说明原委时他很乐意送。他有些迟疑,但一想起他那满怀期待的声音便重重地点点头。

他从来没有给他送过任何东西,一次也没有,这是第一次。他的心头似乎涌起了一股热热的东西,却又想把它硬生生地吞下去。那段时间他都在焦虑中度过,他满脑都在想父亲会不会找不到路?会不会知道我在哪儿等?于是,他“腾”地一声站起来,飞快地跑向路口等待父亲。

远处一个身影渐近了,是父亲!他想奔上去迎他,却又呆站在那。他就这样望着,似乎从来没有这样仔细地看过他。他两鬓已斑白。年轻时英梃的眉宇似乎也已经渐渐磨平,无不透露一种温暖,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却情不自禁地望着他,仿佛一辈子都看不够!如同一阵春风拂面,他发现自己心底的那一块坚冰已经开始消融了,渐渐开始恢复温暖的印迹。

父亲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手里扬着他那张熟悉的试卷,他突然发现其实他一直都漠视了父亲所做的点滴。

他就是我。我和父亲在漫长的路途之后早已将棱角磨平。我却一直将他那细微的爱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