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的大头贴
初二 记叙文 1469字 90人浏览 寂静天光

我有一个至交死党,她叫洵。我珍藏着一张她的大头贴,她的阳关笑脸,不甚可爱。而我的样子远不如她,我就将那张可爱的大头贴贴在我的校卡上,遮隐住我那张苍白得没一丝血色的脸——

“怎么,考这么差,还好意思吃我辛辛苦苦挣来的饭?”妈妈将我那年段排名40的成绩单摔在地上,咆哮道,“我们是穷苦人家,没本事就没有饭吃,你吃的这是什么?这是我的血!”我莫不做声地往嘴里扒饭,只希望快点吃完,早点去学校。“上上次年段第6,上次年段第9,这次就退成年段40拉,早知道上次就打你一顿就不会这么差了,是不是骄傲了,皮痒了?”妈妈憋红了脖子,但仍在叫唤着,“你爸是个懒人,不干活,不会挣钱,我在外面风吹日晒地挣钱,他还把我辛苦挣来的钱拿去赌,我们没有钱啊!要不是爷爷奶奶接济我们,我们可能都要到大街上去要饭了,以你这个成绩一直往下掉,你就去准备块碗,要饭去吧!”我脑袋热热的,眼里一种液体盘旋着,准备找一个适当的时间滚涌出来。妈妈一把抢过我手中的饭碗:“吃,吃,吃,没本事就不要吃,等你去要饭时,谁会可怜你?只有靠自己,自己养活自己,求别人都没用!”我的心里一阵阵绞痛,我告诉自己不能哭,没用还会哭的人更会让人看不起。我只好把玩着手中的筷子,装着似听非听不在意的样子。“说话呀,小乞丐,哑巴拉。”妈妈推搡了我一把,我被推下椅子来,把稳住脚,我垂下我那可怜的脑袋在原地站着。

“你是穷人家的孩子,不是什么凤凰,除了凭成绩,我们没有后路,哪像有钱人还有后门好说话。”妈妈的声音麻麻的,好像她快哭了,“竟然你书读不好,就干脆不要读了,跟我一起去干活,还能赚钱,省得我给你交学费,还有买进一中的一万八!”我的喉咙里涌上了一股热流,有许多话出不了口,把我哽住了,轻微抽耸的肩膀,好像一只受欺凌的小狗。妈妈抹着眼泪,说了好多让我心痛的话,但我什么也听不见了,只觉得两耳外一片轰鸣,内心自责,悔恨,痛苦,像地狱伸来的铁索般束缚着我,使我透不过气来,一步一步将我这气悬一线的生命拉进黑暗的深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突然我脖子一阵紧,使我游走的灵魂又回到我这罪恶的躯壳上。此时我看到妈妈正怒目而视我被夺走的校卡,我心里“咯噔”一下,慌忙地去抢,并急切地喊到:“还我!”妈妈几个身,退后几步,躲开了。我越想越不妙,搞不懂妈妈下一步要做什么。“你为什么把她的照片贴在你自己的照片上?”妈妈怒喝道。“我的照片难看……”我小声的说,好像我有做了什么无法弥补的过错一般惭愧。“她的照片贴在你上面,把你的好运都给挡了,难怪你会考这么差,她还考年段22名,要贴也要贴后面,你怎么这么笨!”妈妈火气中烧。“洵子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才不会挡我好运,她只会帮我,你那只是迷信!”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让我能大声顶撞妈妈。“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真正的朋友,为了自己利益,谁还谈什么情分!”妈妈一把撕下那张大头贴,丝毫不留情,丝毫不犹豫,让我丝毫来不急阻止。看着从妈妈手中挣扎而出的大头贴,向往着自由,随风旋着艳丽的舞步,像只洒脱的蝴蝶坠落红尘,我无可奈何。我强忍着泪珠的喷涌,一把抓起地上的大头贴,抢过校卡,拉过凳子上书包,向屋外那冬日迟明的早晨跑去,身后传来妈妈那一声声尖利的“小乞丐”。

走在5点多的大街上,漆黑,严寒,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此时心中的无奈,悲凉化做剔透的珍珠从落魄的黑潭里跌落下来,挂在脸上,既痒,又冷。拿起那张大头贴,璀璨夜空中的一丝温柔笑脸,我是不是已经失去?离乱的脚步,在地上留下一串阴暗的足迹,在凛冽寒风吹袭,几点灯光人家映衬,永无止尽的漫漫黑幕中,我就像一株无奈,孤单,落寞,随风摇曳的狗尾巴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