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望月情
初一 散文 762字 63人浏览 商用冷柜工厂

近日,气候一反常态,变暴风骤雨为和风细雨。那雨清真丽质,让我的心格外的舒坦。我是极爱听雨的,好听的淅淅沥沥的声音,连同那湿漉漉的心绪,轻轻地、徐徐地渗入土地,滋润得万物灵灵鲜鲜的,使这世界多了葱茏,多了繁茂,多了清新,多了生气。

昨晚,雨停了,天空升起一轮浑圆的月亮。许是缘于那情份,而对圆月,我的心不知怎么的,总感到格外酣畅。

仰望天空,月很大很圆,异常明亮,简直像从冶炼铜炉中刚舀出来似的。天,是那么高旷。一种澄蓝的温柔,可是明月绘出的幽境么?

月不停地抽出乳白色的丝,轻轻悠悠地织着,织着,给夜的世界织出了一片恬淡的宁馨与静谧。似乎怕扰了这宁寂而明净的丝丝缕缕抒发的情怀。这时,白日里那喧嚣的尘埃,却是知趣地,早早地走得远了。

乳白色的丝裹住了我,我仿佛溶进了这乳白色的世界,每一寸肌肤都感到无限的轻柔和温馨。人,似乎也变得轻轻柔柔的,温温馨馨的。

垂首闭目,心眼合一,耳畔竟响起了月的聆语。那聆语徐徐的、幽幽的,似乎来自它的思想和内心的深处。这富有神韵的声音,是焕发着活力的心肌搏动,那么的清澈,又是那么的透明;那么的旷阔,又是那么的深沉。我一任月的极蓬勃的声音,轻轻在耳畔回旋,一任月的极生动的声音,汩汩流入心田,将我的全身将我的心灵洗礼着,洗礼得纯净而无一丝污染。 静听月的声音,我失却了烦恼和忧郁,失却了苦闷和伤感。随之而来的是无限的宽舒和从容,是无限的坦荡和欢欣。

月的声音将我引入最佳境界,我轻轻踩着那乳白色的丝丝缕缕,轻轻地,生怕碰碎了那份甜蜜与芳芬。我在静静地梳理着与命运抗争时,脊梁挺起得直直立立的身影和诚诚实实的脚印。这时,月的声音好凝重:不要对自身的一切看得那么的重,惟淡泊与超然永远不与遗憾结缘情。

月微笑着,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发出浅浅的一声叹息。我深知,它是否也在为眼前的世界少了些什么,而感到十分的累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