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没有通往天堂的路
初二 散文 1686字 238人浏览 爽朗的蓝衣

1

有些日子了,我一直在白天与夜晚,苦苦寻觅着一条能够通往天堂的路。尽管这纯属痴人的梦想,可只要能追回我那匆匆羽化的兄弟,我宁愿风雨兼程,义无返顾。

假若能找到天堂之路,我定要拽回我那倔强而又可怜的兄弟,质问他不辞而别的根由,那怕磨透双唇,也要说服他彻底改变自虐的本性。过去的三十几个春秋,我们总是无暇促膝相谈,其实我们都有推心置腹的渴望,以求相互的理解和慰籍,你知道吗?我劳累不息行色匆忙的兄弟;我嚼尽黄莲不知甘味的兄弟;我舍下老母抛妻离子已含恨九泉的兄弟;我情同手足常思常念的兄弟。你知道吗,你的猝然而去,直令我悲愤不已,为你的白发高堂的不幸命运,为你的一双儿女少不更事;更为你对事物过于认真和执拗的态度,明知人生秉性难移,可你知道成也性格,败也性格。尽管你的秉性体现着人性最闪光的一面,属最积极的表象,可假如没了这种认真和积极,还能有四、一一这令人震撼的不测之祸么。

2

是否人生本就存在着命中注定的因果关系,是否你早已知道天堂之门正向你洞开,要不,一向不修边幅的你那天怎就异常的爱美,又是洗澡,又是染发,又是刮脸,且临上班时硬是要穿上那件只有过节时你才肯上身的西装,按例晚班八点半你才动身,可那天你却如坐针毡似地七点多就急急地出发了,谁知这一走你竟再也没能回来。

我历尽艰辛英年早逝未尝甘滋味的兄弟,我踏遍神州魂牵梦萦难觅真音容的兄弟。你看到了么,渭河也为你流干了泪,苍天也为你哭红了眼,大地一夜狂风起,送你一路西归。

你记得吗,正月初九那天晚上,我曾陪你去车间,面对设施简陋,无半点安全可言的工作环境,我心生恐惧,劝你辞职,你说过完年再考虑。我真后悔没能强你所难,这已成为我终生的遗憾,明知撼天地易撼你难,可血的事实完全证明了我的恐惧并非草木皆兵,多愁善感。

3

人言好人一生平安,我说好人世世多难。

景龙啊,你若天灵有知,三十七载的凄风苦雨,是不是已给你浑身打满了伤痛的印痕,你却顽强地挺过来了,穿过了山重水复的关隘,抵达了柳暗花明的季节,可你却像跑接力样地把自己永远的锁定在了拼搏的过程之中。

你幼年丧父,姐弟四人全凭母亲一双手拉扯成人,尝遍了世道的冷暖,也享过人间的阳光。少年好学,志存高远,当时家贫,你边求学边务农,稚嫩的双肩早早地扛起了家庭的重

担,高中毕业后,面对三间土坯房的寒伧家境,你穷则思变,我们也想着你这一奋斗得多少年。农闲之余,你抖胆承包了某校冷饮厂,我也跟着你折腾了半年,继之你又是养兔,又是种果树,皆见效甚微,深思熟虑之后,你毅然蹬上了三轮车与妻子作起了卖菜的生意,几年后收益不菲,随置了庄基又建起了两层小楼,最顺当的生计还要算你在自家门前开的那间粮油杂货店了。两、三年下来,日子越发滋润了,我们自愧对不如,感慨你终于走出了地平线。

4

惜哉景龙,痛哉景龙,哀哉景龙,面对西郊那座新起的坟茔,想着那里长眠着的竟是我儿时的伙伴,少年的同窗,年轻时的朋友,情同手足的兄弟,我热泪潸然。我至今仍不相信,那里躺着的真是你呀,我脑海里总也淡不去的音容。

也许上天早看准了你这个人只讲付出不求索取的好人,不然,怎就偏偏等你把世间该做的事拼着抢着刚做完就迫不急待地招你而去了。

上天如愿了,可上天无眼呀,它难道不知你还有年届古稀的老母需要侍奉,这可憎的上天呀,也太亏待这位苦命的母亲了,人生三大不幸她就遭遇两难,中年丧偶,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谁也难以接受的现实。看那欢欢跳跳放学归来的一双儿女,我的心一阵抽搐,眼泪便从心里往外涌,可怜的、傻傻的孩子呀,少小丧父之灾竟成了你们世代承袭的厄运。一时间,阴风驻行,空气凝固,凝固的空气里满是咸咸的滋味,整个世界都为一个好人致哀垂泪。

5

我们兄弟早已结成了一条生命的苦链,你就是苦链上的一节,这条苦链经过三十载的锻烧。锺打和淬火,已炉火纯青,闪耀铮铮的亮色,可你却中途脱节了,我们立时不知了所措,为此,我们至今仍认为你还存在,只是掉队而已。当我们疲乏的脚步重归旧地时才发现,我们的生命之链因你的脱节,再也呈现不出耀眼的光芒。于是,我们又开始了日夜不疲的跋涉,寻找着,呼天叩地,人间有没有通往天堂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