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给我过生日
四年级 记叙文 2264字 349人浏览 annie_li0528

1

母亲给我过生日

西吉县三合中学 张玉良

每年的农历五月初四,母亲就张罗着给我过生日。我不在母亲身边的日子,母亲仍然给我做好我喜欢吃的端午节的食品——花馍馍、凉粉、长面、酒福子、韭菜、炒鸡蛋等,等着我回家。

母亲说,我是五月初四夜里出生的,生下来不哭不叫,外祖母和邻居奶奶看着生我。邻居奶奶抱起我,要把我填到炕眼里去,母亲哭,外祖母说:“再等着吧,或许他还没有到来的时候。”那时农村医疗条件差,妇女生孩子只能叫接生婆接生,孩子生下来夭亡,是很常见的。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处理,就是将尸体塞进炕里 ,老百姓叫“填炕眼”。小时候,母亲们批评顽劣的孩子常用这样一句话:早知道这么不争气,不如早些时填了炕眼算了。邻居奶奶等着,实在等不住我哭叫,又抱起我,要填炕眼。我母亲又哭,外祖母又阻止。等到门缝有亮光,我哭了起来,母亲高兴地了不得,外祖母也高兴地了不得,父亲也高兴地了不得。开始插杨柳,绑花花绳,过端午节。外祖母说:“他赶着来过五月五了。”外祖母给我手腕上也绑了花花绳。我们这里,过端午节,要折杨柳,然后插在门楣上,说是能辟邪。端午节早晨,大人小孩手腕上、脚腕上都要绑花绳子。花绳子由红、黄、绿等几种丝线合成一根绳,很花,叫花花绳。母亲讲,五月五绑的花花绳,绑上吉

2 利,蛇不咬。花花绳要绑到六月六,剪了,丢到房上,喜鹊叼去给牛郎织女搭桥,搭好桥,好让他们相会。我的外祖母是远近闻名的接生婆,很少失手。富一些的人家接了生,给外祖母几尺布,一把大米,到穷人家接生,又把布拿出来给婴儿缝衣服,把米捉一把:“给大人熬上,喝了。”

我生下来后,穿的就是外祖母给的布,我母亲喝的是外祖母给的米。在农业社,母亲挣工分,又怀我,分娩的前几个小时,母亲还在地里干活,不知我在母亲的肚子里折腾了多久。

我父亲的舅舅,我叫舅爷,是个阴阳,听到我出生了,也来看我,掐指算了一下,说这个孩子生日五月五好,手上有梅花似的胎记,是个秀才。母亲更加高兴,以后家里就有读书人了。

可母亲就是记不起来,生我的时候是五月初四交过夜没有。我们那儿的习俗是夜里零时之前出生为五月初四的生日,零时之后是五月初五的生日。那时家里穷,没有钟表,只靠公鸡司鸣,农业社的广播报时,夜里搞不清是啥时候。母亲为了给我过生日,就从五月初四忙乎到五月初五。五月初四的晚上,给我擀一顿长面。在我们农村,吃长面,吉利、幸福,取长远、长命、长乐之意。老年人过寿,孩子过岁,都以吃长面为最紧要。即使没有白面,借一碗面也要过这个非同寻常的岁。长面是用碱和好,用力揉,直到揉到有筋骨。母亲揉的时候,往往脸上渗出汗。揉好以后,用擀杖擀,直至擀的很薄。然后用刀切,切的时候要切匀,还要切长,足有二尺长。直到今天,长面还是过喜事、过白事时给娘舅家人吃,是最高的一种接待,也是农村

3 孝敬老人,来客时的最高礼遇。

五月初四,五月初五,好像端午节是我的节日,面要给我擀的最长,花馍馍给我的最花,花花绳我的最花,鸡蛋我的最大。母亲还会在百忙中,趁着油灯,赶我生日那天,给我一双千层底的鞋子。 我工作了,母亲还给我做鞋,母亲说:玉儿脚汗大,布鞋凉快。母亲给我的布鞋,就是一层一层的旧棉布沓起来的底儿,再一针一针密密的纳,足有一公分厚。鞋面子是用条绒做面,白棉布做里,缝合而成。在底子上上上鞋面子,一双千层底的鞋子就算完成了,冬暖夏凉。虽是一双布鞋,但要纳缝上万针。经常因戳不进去,折了针。母亲每纳一针,都要用牙把针拔出来,然后在额发上磨一磨。往往被针戳破手指,流着血,母亲会开玩笑说:这家伙心瞎,让我受罪。继续缝,直到缝好。近十年来,母亲眼花,穿不上针,我也就穿不上母亲给我做的布鞋了。

母亲从五月初四给我过生日,过到五月初五,我也从五月初四乐到五月五。我问母亲,我到底是五月初四生的,还是五月五?母亲说:五月初四夜里生的。母亲是多么深刻的一个记忆,她不在乎哪一天,而记着那一夜。我再也没有纠缠过哪一天是我的生日。

1989年,我工作了,一次领了三个月的工资,很是富裕,想自己能挣钱了,也报答一下母亲的养育之恩。可给母亲买什么呢?着实要让母亲乐一乐,而且要实受。

我记着我小的时候,农村很穷,我家也很穷,可我穿的还是比较新的,没有别家的小孩穿着破烂的衣服,冬天棉花漏在外面。我父

4 亲会打土坯子,他除过给农业社喂牲口,还在黑夜,午休的时候给人打土坯子挣些布票。那时有布票才能买到布和棉花,给我缝新衣服穿。可我还是小,往往因玩闹,挤油儿,撕破衣服,露出棉花。母亲一边念叨:你个匪徒,再弄破就没得穿了。一边把自己大襟撕个口,把棉花取出一片,填在我的衣服里。母亲的大襟袄,往往大襟里没有棉花,只有两张薄布。思来想去,还是给母亲缝制一件棉袄吧。

我买了绸子的面,棉花布的里,称了一斤最好的棉花,在裁缝部里给母亲做了大襟棉袄。“妈,我领了工资,给你做了一件棉衣,你就穿上。”我怕母亲舍不得穿。母亲没什么像样的衣服,就是有一半件也只有出门,转我舅家,别人家过事才穿上。好长时间不见母亲穿我缝的棉衣,我说:“妈,你穿去吧,穿破了我再给你缝一件嘛。”母亲说:“我没有舍得穿,给你舅奶了。你舅奶睡床,我不急,以后有的是穿的。你舅奶的恩情不能忘,没有你舅奶,就没有你。”母亲是多么的感恩,她是把外祖母给我的生命,用最淳朴的方式报答着。

我的外祖母二十三年前去世了,母亲今年七十二周岁了,还在老家种地。包的地膜玉米,种的土豆,还要我们拿着吃;种的葱、豌豆等,还捎带给我们吃;端午节前照样做好我喜欢的东西,等着给我过岁吃。

四十多年了,还是母亲过的生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