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的心愿
初二 散文 1413字 402人浏览 七洏

蝴蝶的心愿

蝴蝶萦绕下的足迹

伸手想抓

够不着

想谁着她遗落花粉去寻觅

恍惚间明白

早已许下心愿

幼虫的蝴蝶,扭头转动自己很胖的臃肿身子,不满地嘟囔着,昨天是谁说着样很可爱,却拿晓得,可爱,还要代价,还要拼命地啃食,啃食,还要代价,还要努力地觅食,觅食,还要代价,还要很小心地避开撒农药的小花小草,避开,还要代价,还要……她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笨拙地将自己隐藏在绿荫下面,半瞑目的舒适状态。很突然地想当蛹,至少可以不用啃食,呼呼大睡,至少可以不用担心,就算自己不可爱,也无人知晓,至少……至少,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至少,却吝啬地连一个也无法实现。她喃喃,自语……

很小的我,极其痛苦地托着头,极其无聊地用小脚丫在沙地画一个人,一个小女孩,一个留着长辫的小女孩儿。画毕,沿着沙地四周徘徊,然后,又摇了摇头,,用脚丫子把画弄糊,坐回沙地边上,极其郁闷地踢着沙子,陷入发呆……远处,天好蓝啊,近处,树好绿啊,远处,有一只飞鸟,近处,有一只蚂蚁……蚂蚁,蚂蚁,却怎么越看越眼熟,辫子化为触角,身体化为胸腹,手指化为脚足,这难道不是我所画的缩小版外加进化版?古有神笔在世,今有神脚在世。我跳进沙地,又画了个小人儿,趴在地上,却连刚才的蚂蚁也没了踪影,难道,是我太贪心,竟还想再把画画活?神在惩罚,是不是,明天还有机会……我默默地乞求着,神啊,时间过快点吧……

蛹,终于成为蛹。蝴蝶闷闷地躲在黑暗的小空间里,睁眼,一片黑,闭眼,一片黑,还真是不习惯啊,外面的阳光很温暖吧。她叹了叹口气,索性闭上眼,哪一天,她能伸展轻盈的薄翅,迎接光明的羽翼,隐藏在百花从中,翩翩,起舞,这,是个甜美的梦。她不知道自己是悲哀还是钦慕,如果,苏醒,能羽化为蝶……

长大,终于长大,早已不是无知,懵懂,神说,时间过快点吧,时间就在渴望中过得很快。而我,画的画再也没变出什么,也变不出什么了吧。提起画笔,仿佛那时一种习惯,习惯成自然,自然,再怎么自然,也逃脱不了一种单

调,单调的墨色,单调的墨汁,单调的墨香调和成一种孤傲,一个寂寞的季节和一个孤零零的我。撕下画,以标准的半个弧线掷入筒里,习惯在孤独与黑暗交织的人是很贪心的,很肆意地幻想,拥有很多狐朋狗友,拥有光明,毫无顾忌地幻想,摆脱枷锁……

羽化为蝶,很美。蝴蝶拥有了那双薄翅,轻盈,光泽,透明。她张开双翅,合拢,张开,合拢,却想在似水空气里扑腾着,平衡,亦是失控。若学不会展翼飞翔,那么薄翅对她来说也已成为一种负担。她开始很累,很乏,踮着脚,跳跃似的飞翔,却不知哪里是尽头,是否,能停下……

人生的中年莫过如此吧,家人和喷能够有还有工作。不知何时也开始迷恋上油画,大胆,浪漫,浓烈,折实,一中洋味很浓厚的西方笔调,就象在生意场上的红灯绿酒之间叱咤风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多么想,平静一下,陪着家人,朋友。只叹息,商海无涯,回头那里有岸?

很久,很久,之后,蝴蝶也开始慢慢变老,她看着不满的毛毛虫,笑着说,这样很可爱。很久之前,也有人这么说吧,她开始学会怀旧。怀念,臃肿身子,怀念,黑暗匣子,怀念,羽翼仙子。蝶的一生,很多时候,只有一次机会,除了怀旧。夕阳西下,旭日照旧东升,这是轮回。我呢,还会轮回吗?

后来,人老,也平静下来。后来,我也学会了剪贴画,剪剪贴贴,明明了

了,人生还有何时能如此旷达。后来,我想回到过去。后来,还会再有后来吗? 蝴蝶老了

她不飞了

人也老了

她不追了

却才发觉

很久之前

就是最后一个愿望的实现

而你

珍惜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