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白鹿原》有感
初三 读后感 1904字 3973人浏览 殿主琦铭

读《白鹿原》有感

“这是一部渭河平原五十年变迁的雄奇史诗,一轴中国农村班斓多彩、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主人公六娶六丧,神秘的序曲预示着不祥。一个家族两代子孙,为争夺白鹿原的统治代代争斗不已,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活剧: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大革命、日寇入侵、三年内战,白鹿原翻云覆雨,王旗变幻,家仇国恨交错缠结,冤冤相报代代不已„„古老的土地在新生的阵痛中颤粟。厚重深邃的思想内容,复杂多变的人物性格,跌宕曲折的故事情节,绚丽多彩的风土人情,形成作品鲜明的艺术特色和令人震撼的真实感。”书的简介如是,但是收获却并远不止这些。

第一次读《白鹿原》是几年前,那时文坛上正“西风烈”,平凹路遥陈忠实风头正劲,大多都质朴厚重,也就跟风读了几本,不加选择,什么《土街》,什么《媾疫》等,几乎都是中篇,《白鹿原》是那时唯一读的长篇。读到结尾处,竟有些茫然,黑娃死了,白嘉轩瞎了,鹿子霖疯了,“食尽鸟投林”各有各的命数。

白嘉轩虽然思想保守(每个人都会被当下的时代价值观所约束,这个无可厚非)但他绝对是一个正直的人,作为族长,他的家庭观、家族观、封建理念非常重。比如不允许田小娥进祠堂、对儿子白孝文施鞭刑、给女儿白灵逼婚(觉得女孩子就该早早嫁人的好)。 他跟鹿子霖不一样,他不记仇。黑娃把他腰打折了,他后来还三番五次去给黑娃求情。黑娃回乡祭祖的时候,鹿三不想见黑娃,白嘉轩也去说服:他学坏的时候你不待见就算了,现在他学好了,你怎么也不待见呢。 无论给黑娃求情还是给鹿子霖求情,白嘉轩都说过:就算他之前不是个好人,万一经历了这次学好了呢,那这世上就多了个好人,少了个坏人了。

田小娥是书中为数不多女性角色之一。按书中描写来看,她属于姿色中上,郭举人,黑娃,鹿子霖,白孝文,这几个男人都不靠谱。黑娃和白孝文虽都真心对她,也都在关键时刻离她而去。为什么要写田小娥这个人物,陈忠实说“官办的县志不惜工本记载贞妇烈女的代号和事例,民间历久不衰传播的却是荡妇淫娃的故事„„这个民族的面皮和内心的分裂由来已久。”小娥是个傻姑娘。她爱每一个人都出于恐惧。一点点的安全感就能让她幻想,并用身体热烈的回报。这个单纯姑娘的悲剧基于这样一个事实:长期以来女性的社会地位,都建立在明媒正娶、没有被休的基础上。这一点至今没有改变。所以我认为同时活跃在“女性意识”小组和“扼杀第三者”小组的女性们,还没有真正解放自己。波伏娃对她们的认知能力的帮助顶多也就像个行为艺术家。小娥如此轻易的去相信和爱,她用自己的勇敢成就了黑子,用自己的身体唤醒了小白同学,还帮助鹿叔叔达到了他的目的。她被迫成为了一个臭名昭著的荡妇,同时却奉献了如此多的附加值。

书中白灵和鹿兆海这对昔日的革命情侣的陨落令人扼腕。一位坚持共产理想,却死于肃反;一位一心抗日,却死于内战。两人的命运构成了一个巨大的讽刺。鹿兆海的死无疑是当时国共内战的缩影,而白灵的死却不能简单归于是其“野性子招致的结果。”在某种意义上,白灵的命运是先定的。众所周知,年轻的共产党在经历了大革命、反围剿和长征之后已是元气大伤。因此,任何风吹草动都会使这个政权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相比那些农民出身的党员,像白灵这样出身地主(富有)家庭的知识分子,在当时的共产党里不仅另类,还显得扎眼了。他们的投奔从开始就被贴上了“投机”和怀疑的目光。早在井冈山时期,每逢肃反就会将“打击矛头集中在党内出身地富家庭的知识分子身上。”[11]小说中发生的那一幕,只不过是井冈山的重演罢了。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更多的像白灵这样的知识分子出于对国民党腐朽统治的不满和左翼思潮的影响而涌入延安。这些“单纯到透明”的年轻人,最终也未能摆脱被认为是“特务分子”的命运而成为“整风”的对象[12]。没有人能置疑一个政权受到威胁时采取的自我保护,但也毋庸讳言,由整风到肃反,必然造成大量的冤假错案。对于这段历史公案,作者在小说中这样写道:“重要的已不是烈士的死亡细节和具体过程„„重要的是对发生这一幕历史悲剧的根源的反省。”信哉!

经典就是经典。隔了多年再读,不但不生起倦心,反而越发觉得书的妙处,好看又耐看,宏大的背景,缜密的构思,人物的爱恨情仇,秒杀如今轻浮的都市言情穿越奇幻,对陈忠实更多分敬佩。“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巴尔扎克),扉页上这句话,显示出作者的“野心”,和路遥写《平凡的世界》一样,他想写描摹出一个时代,也追求宏大叙事,都是以家族恩怨兴衰为轴,附带时代变迁。与《平凡的世界》相比,《白鹿原》时代跨越得更多,城头王旗多次变换,千年儒学传统浸润下族长,神秘不可知的力量,论广度,要胜于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