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悲伤逆流成河 (2)
初一 读后感 10187字 1890人浏览 鞍山发仔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静静洒在洛熙那好看的脸上,洛熙迎着光线闭着双眼,耳朵塞着现在已经淘汰的电子软件MP3,听着那些她精心挑选的歌,当跳转到那首熟悉的歌《遇》

都怪雨下得那么急

都怪没有地方躲雨

才会一头撞进你的怀里

跌进你深深的眼里

…..

不管上天下地都看见你

想念如影随行

….

伴着那微醺的春风。洛熙有点恍惚,好像回到那年。那一年,洛熙十三岁,就读于离家里很近的小学,锦江小学六年级2班,她是班级里成绩最好的学生,是班主任最得意的学生,由于成绩优异,虽然个子不矮,却被老师安排到前面第二排。洛熙很喜欢听音乐,她一直渴望有一台属于自己的MP3, 那个年代,MP3还是非常先进和昂贵的,可是那个时候洛熙家里条件比较清贫。在洛熙还九岁,在读二年级,洛熙的妈妈被诊断患了胃癌,医生无情的告知妈妈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洛熙那个时候还小,不懂什么是生什么是死,她只知道她不愿看着妈妈痛苦,她只想她妈妈和她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可是几乎每一天晚上,当夜深人静,她能很清楚地听到妈妈痛苦的呻吟声,令她害怕,她跟姐姐一起轮流照顾生病的妈妈,跟妈妈说话,帮妈妈抓痒,帮妈妈按摩,努力想帮妈妈减轻一点痛苦。妈妈每天晚上都难受,因为躺着睡会痛,所以洛熙妈妈每天都只能靠在高脚椅子上眯一下眼睛,妈妈心疼洛熙她们,总是假装若无其事那样跟她们说让她们回床上好好休息,然后自己默默一个人承受痛苦。因为妈妈的病,洛熙她们又还年幼,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洛熙爸爸的肩上,洛熙的爸爸为她们撑起了一片天,洛熙爸爸每天天没亮就要出门赚钱养家,凌晨四点就起床然后摸黑去集市上卖猪肉,洛熙有时候去找爸爸拿钱买菜的时候,看到爸爸晒在阳光下满头大汗依然用心叫卖,拉顾客。自从妈妈病了,爸爸的银发开始多了起来,那一丝丝银发有点刺眼,刺得洛熙的眼睛有点疼。看着爸爸的背一天比一天的驼,眼角的,额头的皱纹也开始恣意增长,洛熙觉得心隐隐地疼,那个时候,她只有九岁,她就自己靠着自己的本事跟着姐姐做生意,在集市上卖一些小饰品,小玩意,她那认真的模样,那学着大人叫卖的模样,不管春夏秋冬,每天坚守岗位,也许真的打动了一些人,有些叔叔会宠爱地摸摸她的头,然后掏钱买几个小玩意给自己的女儿或者儿子。摆摊时间久了,那些叔叔阿姨都跟洛熙渐渐变得越来越熟了,几乎这个镇上住在集市上的人都认识了洛熙,那些叔叔阿姨还给洛熙取昵称叫小辣椒,后来洛熙问他们为什么是小辣椒,他们说因为洛熙你可爱又聪明啊,洛熙一个劲咯咯的笑,那笑容,那么甜美又纯真。可是洛熙在班里的时候几乎很少笑,沉默少言,不爱跟同班的学生讲话,因为每次她几乎都是最后一个到课室的,因为早上要做早餐给妈妈吃,然后家离学校很远,即使洛熙每天自己顾不上吃早餐,因为家里没钱买一辆自行车,所以洛熙每天都是跑着去上学,即使如此早读还是经常迟到,因此没少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谈话,而不知道那些同班的学生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了她的家境,经常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也不爱和她玩。洛熙后来也习惯了,放学之后就自己一个人默默跑回家继续到集市上的工作。妈妈的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严重掉发,胃口也不好,瘦得像个皮包骨。洛熙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当看到妈妈脚开始水肿,虽然之前洛熙一直假装坚强,但在这一刻蓄在内心深处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哭得像个小孩,是啊,她本来就还只是一个小孩而已啊。妈妈摸着洛熙的小脸蛋:“妈妈不痛,别哭,乖。你不怪妈妈吗?”洛熙一个劲摇头,声音开始颤抖:“不,不怪,不怪”洛熙知道妈妈

心里对她怀有一歉意,可是她真的一点都不怪她妈妈,她从心底爱着她妈妈,不管曾经她妈妈对她做过什么,她都可以谅解。生在传统的年代,洛熙的妈妈思想或许有点保守,重男轻女,希望男孩子继承香火,传宗接代。所以虽然已经有了哥哥,妈妈还是想要一个男孩,可是老天爷好像在跟妈妈开玩笑一样,大姐之后,二哥后面连着四个胎都是女孩,洛熙于是有了五个姐姐,那个时代,B 超已经开始流行,怀了洛熙五个多月后,妈妈做了B 超,当医生告诉妈妈这一胎是女孩之后,妈考虑到自己的身体,加上家里那么已经那么多孩子负担已经很大了,所以决定第二天就上县城打掉洛熙。第二天,当妈妈刚要踏上去往县城的火车的时候,妈妈收到家里的来电说是外婆去世了,希望妈妈回来办理后事。后来妈妈顾着处理外婆的后事,便没有再去医院打掉洛熙。1994年春农历3月29,洛熙来到了这个世界上,来到了夏家,可是因为妈妈那个时候身体不太好,已经没有太多的奶水给洛熙喝了,而且她自己要忙于生意,于是把洛熙扔给在乡下的奶奶照看,因为没奶水喝,洛熙身体素质一直很差,经常生病,大哭大闹,奶奶就一家挨着一家去讨奶水给洛熙喝,渐渐的洛熙开始学会讲话,学会走路,跟奶奶在乡下生活很开心,每天都在点着煤灯的小房间里听奶奶讲故事,听奶奶唱那些古老的歌谣,洛熙听着听着笑着进入梦乡,只是洛熙有时候也很想爸妈,所以有时候也会哭,只是不再闹。等到洛熙到了上学的年纪,爸爸妈妈去乡下接洛熙来到镇上读幼儿园。洛熙回到有点陌生的新家,看到了比自己小的弟弟,每天都能看到爸爸妈妈,真好,可是洛熙多么也想把奶奶也接到镇上来一起住。洛熙的爸爸妈妈每一天都来接洛熙和弟弟上学,放学。洛熙在学校很听话,拿了很多小红花小奖状,可是如果不听话的弟弟没有小红花和小奖状的时候就会哭闹,然后妈妈就会让洛熙把小红花小奖状让给自己的弟弟。如果弟弟在幼儿园不听话,犯了什么错,妈妈第一个是先骂洛熙,责怪洛熙没有照看好弟弟,然后不再追究弟弟的错。有什么好的东西,洛熙和姐姐们一个也不能碰,全留着给弟弟,洛熙不敢跟妈妈撒娇,不敢任性,因为怕惹妈妈不开心,会把她送回乡下,洛熙从不敢跟妈妈拿一分钱零花钱,但是弟弟,不管他要什么,即使是天上的月亮,妈妈也会想办法给他弄来,有一段时间,弟弟喜欢小猪,妈妈二话不说就买了个小猪给他当宠物,后面还为小猪建了一个猪棚。爸爸责怪妈妈太过于宠弟弟,因为不管弟弟做错什么,受罚的永远是姐姐们,所以爸妈有时候会为这事经常吵架,爸爸是个理性的人,很慈爱,他疼爱他的每个孩子。所以即使妈妈从来没有抱过洛熙一次,爸爸弥补了洛熙缺少的母爱。爸爸每天都会背着洛熙,抱着弟弟上二楼吃饭。洛熙靠在爸爸厚实的肩膀上想着要是这阶梯没有尽头就好了,她可以永远靠在爸爸肩膀上。爸爸还喜欢用胡子扎洛熙的小脸蛋。把洛熙扎得咯咯笑。日子虽然有点苦,但是还算比较安定祥和。直到洛熙上了小学二年级,也就是妈妈病重那年。洛熙开始慢慢变得坚强,独立,在她那个年纪的小孩,人家还在抱着妈妈撒娇,买雪糕吃,穿好看的裙子,妈妈们给她们扎好看的辫子的时候,洛熙除了读书,赚钱养家,还要照顾妈妈。洛熙希望妈妈能好起来,回到她读幼儿园时的样子,哪怕她妈妈责怪自己,骂自己,但至少妈妈有骂自己的力气,也不希望看到妈妈病得连说话都困难的样子。然而,老天爷似乎越来越无情,妈妈的病一天比一天重,最后每天都只是喝一点水和喝一点粥。可是,给夏家致命一击的却是:夏爸爸竟然得了肺癌晚期,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一切如同晴天霹雳,打得洛熙直不起身,一个月后,夏爸爸还是走了,离开了那么爱他的夏家的每一个人,任他们如何哭喊,夏爸爸还是把他们留在这世间,独自离开了。从夏爸爸走后,整个家似乎陷入了从没有过的黑暗,夏妈妈的病,当初医生说活不过三个月,夏妈妈硬是为了他们挺过了三年,医生说几乎是一个奇迹,但是自从夏爸爸走后,夏妈妈好像失去了支柱一样,再也撑不下,最终还是倒下了。那一年,夏洛熙九岁,成了孤儿,永远地失去了她最爱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人。然而日子依然要过,大姐,二哥被逼无奈退学出门打工,担起了家里的重担。从那一刻起,洛熙遵守妈妈的遗言,妈妈让她好好读书。她没有选择逃避,没有选择堕落,也没有选择怨天尤人。只是内心里自从那时起始终有一道伤疤,她从不敢向别人说出她童年经历的那些,因为每一次光是想起,

就让她心痛到不能呼吸,更不用说揭开伤疤展示在世人面前。所以洛熙选择沉默,默默学习,也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洛熙开始迷上音乐,因为似乎只有音乐能治愈她那颗曾经满是伤痕的心。她可以沉迷于音乐,这样就听不到别人的闲言碎语,有时候听到伤感的旋律,她会跟着掉眼泪,然后默默擦掉模糊视线的眼泪,书本上的字才开始渐渐变得清楚。她喜欢捧着书靠在窗边看,耳边塞着喜欢的音乐,虽然洛熙买不起可以随身携带的MP3, 但是还是会每天都装着笨重的老式的录音机去,戴着耳机一个人静静听着看书,或发呆。遇到志安那个时候,是洛熙读小学六年级那会,志安是班里的留级生,不爱听班主任的话,无心向学,爱打架,爱闯祸,让班主任极其头疼。个子高成绩又不好,因此无可例外的被安排在倒数第二排。他与洛熙中间隔了五排课桌。那个时候,志安喜欢静静看着洛溪的背影,那背影有落寞,有别人无法理解的忧伤,虽然志安不知道在这个女孩她经历过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去守护她,靠近她,给她温暖,给她依靠。

那个时候,他常常会从后面给洛熙传纸条,有写着:下课去操场看我们打球吗?

又或者是:一起回家之类纸条,因为次数太多,中间的人很不耐烦,怕影响别人上课,洛熙一般都不回他纸条。后来,每次下课看到他那忧郁的眼神,感觉很不舒服,说不出为什么,在他眼中,有一种洛熙永远读不懂的忧伤。洛溪偶尔和姐妹们去玩的时候,会看到他在后面跟着,晚上自修放学回来,他也会送洛熙回家,虽然洛熙家跟他家住的不算很远,住离得不太远,可是洛熙还是觉得有一点别扭。一开始,他不喜欢学习,天天出去打球,要不就是打架,洛熙很讨厌,所以基本上不怎么和他说话。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居然也乖乖学习了,还会拿不懂的数学题过来问洛熙。要不就是让洛熙教他英语。有一次,他硬要和洛熙打赌,说谁的数学考试成绩高谁做师父,输的那个就乖乖当徒弟。呵呵,小学时洛熙的数学成绩从来都是九十分以上的。洛熙还怕他?:‘赌就赌,谁怕谁„’结果成绩出来了,洛熙九十七,他九十一。洛熙兴奋大叫:“快,快叫我师傅,哈哈”志安耍赖:“不叫就不叫“被洛熙追着打。

那一年洛熙生日。因为当时大家都还是小学生,也没有想过搞什么party. 可是那些朋友却在私底下偷偷帮洛熙准备了生日晚会,包括礼物,还有一些水果饼干之类的。后来洛熙也才知道他帮洛熙订了生日蛋糕。那天,是洛熙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次生日。家中聚满了同学,还有他们一起唱生日歌。还有很多礼物,后来,不知道是谁把灯关了。也不知道是谁向洛熙丢蛋糕,然后一瞬间全部人就拿着那些蛋糕乱丢,搞得洛熙头发衣服全是奶油。蛋糕是浪费了,不过他们似乎很开心。因为奶油搞得洛熙家墙壁到处都是,怕被洛熙奶奶骂洛熙,他提议一起打扫。不过,那哪叫打扫啊,天,打了水,大家不是往地板上倒,而是往对方身上淋,一瞬间又疯了,全部人拼命地泼水。不知道的人以为这天是泼水节。等他们都玩够了,天色也晚了,后来帮洛熙打扫干净后,他护送他们回家了。

快过年的时候,他竟然跑来洛熙家给洛熙送红包,还有一个公仔。洛熙哭笑不得。邻居也看到了,也太尴尬了。

他似乎比洛熙的家人还要了解洛熙。知道洛熙喜欢吃什么水果,知道洛熙不吃什么菜,知道洛熙怕什么昆虫,记得洛熙的生日比洛熙还清楚,每次都是他打电话来洛熙才记得是自己的生日,可是洛熙却总是忘了他的生日。他会舍得省下他零花钱来给洛熙买一双名牌的运动鞋,一开始,洛熙不接受,可是他说:‘如果洛熙不要,他就丢掉’。知道他不是开玩笑,洛熙就收下了,后来那双运动鞋洛熙穿了三年都还是好好的。

他知道洛熙喜欢学英语,所以跑去买了英语必备给洛熙查单词。可是他英语很烂,所以经常要洛熙给他补课。

有一天,他打电话过来说喜欢洛熙,洛熙一下就蒙了,虽然看得出来,还是不能接受。那时也不懂什么是爱情。后来,他对洛熙的好,同学们都看在眼里。每次洛熙的好姐妹们都故意对洛熙说起他,他的那些兄弟看到洛熙,也故意叫着他的名字,自然他们的关系就传开

来了,后来就传到了班主任那里去了。班主任怕影响洛熙的成绩,就打电话告诉了洛熙的姐姐。洛熙的姐姐肯定生气了,骂洛熙说洛熙早恋,不好好学习之类的。洛熙没有辩解,她对志安或许不是爱,只是志安给了她从未体会到的温暖,她心存感激,但是不是爱情,她不理解什么是爱情,但是对于志安,洛熙只觉得他更像哥哥。

洛熙后来,就没再和他说话,虽然他还是会往洛熙书包里放洛熙喜欢吃的零食,和借给洛熙mp3,下载洛熙最喜欢听的歌。要不就是,放学后送洛熙回家。

就这样,直到快毕业。拍了毕业照,他跟洛熙的同学偷偷要了洛熙几张照片。后来他在洛熙家窗口上放了他和他哥们的合照给洛熙,或许是怕洛熙以后忘记他的模样吧。

毕业那天,他似乎很伤感,趴在桌子上,不说话。似乎那个夏天,他们就真的分开了。虽然只有相处一年,也知道他的好,但除了说声感谢之外,洛熙也不能说其它什么的了。 后来洛熙去了县城读初中,而他则就在了家里的一所中学。洛熙也偶尔回家,但是很少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回家的事。除非他们要一起去看望小学老师。期间,他也坚持给洛熙写信,洛熙偶尔也会回信给他。听他们以前的同学说(那个同学后来和他同班的):‘每次他收到洛熙的信,都会拿出来班里炫耀。”三年里,大家都在过着自己的生活。没有很悲伤,只有很淡的思念。

就快要中考,互相鼓励着,他不再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情话。因为他知道洛熙不想听到。所以只是谈关于学习,生活方面的事。 后来成绩出来的时候,他问洛熙去哪里读高中,洛熙当时的成绩可以去培英高中读,培英是当时县城数一数二的高校,很多家长挤破头也想自己的小孩能到那里读,因为踏进培英,就代表一只脚已经踏进大学的大门。可是洛熙知道 家里经济压力,就还是留在县城实验读,因为虽然实验没有培英那么好,但是实验能免洛熙的学费和宿舍费,这样就不会有太大的压力。但是洛熙知道他肯定也会和想和自己同一所高中。因为他说过这样离洛熙近一点,就可以照顾洛熙。可洛熙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也不想对他有任何负担和愧疚感。所以,洛熙骗了他说:“我可能会去培英读吧”

果然不出所料,他跑去了靠近培英的一所高中,广华高中就读。

后来洛熙说她还是喜欢留在实验。他似乎很失望,不过他没有再说什么。

广华和实验隔得比较远,要坐两个小时的车程。但是志安在放假时会常常坐车回来看洛熙,圣诞节那天给洛熙买了巧克力。那天是下雨天,也坐大老远的车赶回来。手里抱着洛熙很爱吃又很笨重的西瓜,洛熙说看他大老远抱着一个西瓜跑过来,眼睛有点酸酸的。洛熙说 请他吃饭,结果他只是打了很少的饭和菜,或许是怕洛熙花钱吧。饭后洛熙想打电话,可是手机没电,就问他借了手机。不借还好,借了心更酸了,因为看到手机的墙纸是洛熙的照片。联系电话上,他给洛熙的备注是:我的她。洛熙装作不在意把手机还给了他。心里却很沉重,那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有忘记她。

每逢中秋节,当洛熙回家,家空荡荡的,因为姐姐哥哥们外出打工的打工,读书的读书了,所以家里没有人在家,回家只会让她更想念爸爸妈妈。别人家开开心心吃团圆饭,而洛熙一个人裹着被子,拿着全家福,任泪水打湿枕头,窗外的月光温柔抚摸洛熙的秀发。洛熙进入了梦乡,那个梦里,洛熙和爸爸和她的姐妹们一起切着月饼,一起赏那个圆得亮得不像话的月亮。

后来洛熙中秋节便不再喜欢回家,她害怕独自一人呆在偌大的房间,思念让夜变得越来越长,让她觉得天亮变得遥不可及。那高二那一年,洛熙选择中秋节留校,留在空荡荡的校园,因为同学个个都会家吃团圆饭去了。志安也不回家,所以他约了几个老同学去玩。他的很多朋友都认识洛熙,所以去玩的时候,也叫上洛熙,他有一个哥们是他们的小学同学,他带了他女朋友一起去,他们牵着手,洛熙和志安两个则在后面很尴尬地走着,期间,他也想牵着洛熙,可是都被洛熙躲开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心里,洛熙对他似乎从来没有那种感觉,就觉得他只是哥哥,而不是男朋友。

还有一次,也是那个朋友生日。作为老同学,志安带着洛熙去的。没想到,却被他的兄弟误会了,洛熙刚想解释,他就介绍给他哥们说洛熙是他女朋友,天,洛熙还真想给他一拳。后来他知道洛熙不开心,就说:‘就装做是我女朋友,就这一天’。洛熙还能怎么样呢?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后来他们都玩得很开心,喝酒的喝酒,吃东西的吃东西,还唱歌跳舞。只是 不知道为什么,洛熙总感觉那种气氛不适合她,她觉得很难过,也很落寞。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玩得越开心,城市越喧闹,洛熙的心就越孤单。似乎洛熙的耳朵已经容不下任何一点嘈杂的声音。终于,洛熙转身走了。他在后面跟上来,看出洛熙不高兴,问洛熙怎么了,洛熙只是淡淡说句:想家了,想回家。看到河边的石板凳,洛熙走过去坐了下来,他也一起坐下,可是洛熙真的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为了打发他说:“我渴了,能帮我拿杯饮料吗?”他真的就跑回去拿了,说让洛熙坐着不动等他回来。风静静地吹着,河边很安静,洛熙很想逃离。于是洛熙起身离开了。洛熙不知道他会不会找她,洛熙只想回家。洛熙找了个安静地方想坐下来写日记。结果不多会,有连续几个参加派对的男生问洛熙她是不是参加生日聚会的。洛熙送了一口气,还好他们不认识她。洛熙也知道这是他叫他的那些朋友来找她的,因为当时是晚上,光线很暗,他们认不出洛熙。因为不想面对他的感情,洛熙想逃避,所以洛熙撒谎说不是。后来他给洛熙打了很多个电话,洛熙没有接,索性关了机。结果,看到一大堆人在找洛熙。洛熙知道事情闹大了。后来还是被洛熙的那个老同学找到了。他抓着洛熙的手二话不说就走,似乎又怕洛熙跑掉。马上就给志安打了电话,说找到洛熙了。洛熙看到志安很紧张地跑了过来。在广场上,那么多人看着,志安竟然一下子激动得抱着洛熙,洛熙快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声好急促,心跳也很快,洛熙知道他肯定是很担心她,跑快了。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感动到洛熙了。不过洛熙还是挣脱开了。他说已经没有车回家了,太晚了,不过答应明天一早就送洛熙回去。洛熙也不知道去哪里。只能跟着他回他哥们租的小屋。哪里知道竟下起雨来了。因为没有地方躲雨又没带伞。洛熙只能用手挡着雨。哪里想到他竟然脱了衣服,用衣服帮洛熙挡雨。本应该感动的洛熙不知道为什么很生气,或许是很反感男生光着上身,而且还是在街上,感觉特丢人,就对他没好气地说:‘快把衣服穿上,我不需要’。他穿好衣服,用他双手帮洛熙挡着雨,一路沉默。脚步沉重。洛熙知道拒绝了他的关心,让他觉得失落。可是洛熙没有始终说不出一句安慰他的话。

回到了他哥们的小屋,真的吓到洛熙,那瞬间,洛熙真的宁愿到大街上过夜,因为只有一张床,四个人,怎么睡。后来他哥们决定和他女朋友两个人打地铺睡。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马上就睡着了。剩下他们两个人有点尴尬的,傻傻地都不敢睡,只是坐着聊天。后来他看洛熙实在是困了,就说让洛熙睡。他坐着就好。可能洛熙太累了吧,她很快就睡着了。半夜,风很大,洛熙做了一个恶梦,惊醒,当她睁开眼睛,看到他静静地坐在床头看着她,一动也不动,如一塑雕像。洛熙马上就闭上眼睛了,因为不忍心看到,不知道是心疼,还是觉得太突然。一整夜,他都静坐着,偶尔会给洛熙盖好被子。直到第二天醒来,洛熙看到他很疲惫的样子,洛熙知道他肯定一夜没睡。吃完早餐,洛熙说要走了。他没有挽留。倒是他哥们的女朋友说:“多留下来陪他一会呗,他昨晚可是为了你一夜没敢睡啊„”洛熙沉默或无话可说。 不知道是因为那天晚上是淋雨了还是风太大了,洛熙总感觉头重重沉沉的,身体烫烫的,还一个劲打喷嚏,流鼻涕。她知道自己感冒了。他也感觉到了。硬要洛熙看完医生,打完点滴再回去。洛熙还是选择留下来打点滴,因为很难受。没想到那边打点滴那么贵的,也没有想过会感冒,所以没有带够钱。但是他还是帮洛熙出了钱还陪洛熙打了点滴。还买了很甜的葡萄,只可惜洛熙没什么胃口。因为又困又累,洛熙很快睡了过去。志安帮她看着点滴瓶,以便提醒护士按时换掉滴完的点滴瓶。当洛熙醒来的时候差不多打完点滴了。他执意要去吃了饭再走,洛熙只好依了他。吃完饭他就送洛熙去车站坐车。人很多,上车的时候,洛熙回头看他,他微笑着冲着洛熙招手,阳光下的他笑得一脸灿烂。阳光洒在他精致的五官上,那麦色的肤色还有那会笑得眼睛,洛熙有点恍惚,原来他笑起来也这么好看。只是不知道背后

的影子会不会有洛熙不知道的落寞和心酸呢!车发动了,缓缓开着,透过玻璃窗,看到他离洛熙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彼此的脸。洛熙才明白其实,即使再美好,她也不过是他生命里的一个过客罢了。 回到学校,志安还一直打电话提醒洛熙记得按时吃药。后来洛熙还是病了两个星期才好,当然他不知道。

高考前,他一直问洛熙: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洛熙不想再隐瞒,说她一直把他当哥哥,也是好朋友,好知己。所以即使他对洛熙再好,洛熙对他只有愧疚,没有感情。虽然洛熙最好的死党诗燕一直对她说:“像现在志安这么好的那人不多了,有钱人又帅,最重要的是对你还那么好。你可别不懂珍惜,到时候被别人抢走后悔都来不及啦”是啊,洛熙依然记得当年读小学的时候,隔壁班就有不少女生给志安写情书,常来我们班门口徘徊,只为多看他几眼。后来他喜欢洛熙的事几乎全校的学生都知道了。那些喜欢他的女生们伤透了心,也因此对洛熙怀恨在心,有一次,洛熙放学回家,被几个彪悍的男生堵在校门口,洛熙看到他们都没有穿校服,知道他们是别的学校的学生,几个男生出口咄咄逼人:“你就是夏洛熙?”洛熙吓得不敢出声,这时候志安向救星一样出现在她面前,把她挡在自己的身后,然后跟那几个彪悍的学生,虽然最终那几个被他打跑了,但是志安也受了伤,嘴角有鲜血在流着。原来他每天放学还是默默在身后跟着洛熙,所以刚那些坏学生想欺负她的时候,他及时地出来保护她。后来听到那些消息灵通的朋友说,那几个学生是那些嫉妒洛熙的女生们叫来教训她的,志安气得掀课桌,找到那些女生后:“别以为你们是女生我就不敢动手打你们,以后你们再敢动洛熙试试。”丢下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从那以后,好像那些女生真的收敛了,不再找洛熙的麻烦。

可是洛熙知道感情不能勉强,洛熙知道如果不告诉他心里话,他们都不会幸福。

高考终于结束,洛熙考得不怎么理想,虽然她有想过复读,可复读太大压力,洛熙无法再承受。洛熙回家的时候听到身边的朋友说他要去美国了,他爸妈希望他能好好专攻发展他的特长,画画。是啊,他从小很喜欢画画,他手下的画好像赋予了生命一样,逼真到好像一动,画里面的东西就活过来一样,他的画多次得到市级别的奖,是学校数一数二的未来之星,已经提前被美国的一所美院录取。他要走的那天,洛熙来机场送他,感觉有很多话,却不知从何说起,志安上前拥抱着她:“虽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即使我再喜欢你,我们成不了恋人,但是希望我们依然是最好的朋友,找到自己喜欢的人,要幸福,照顾好自己知道吗?”边说边宠溺的摸着洛熙的头,洛熙一个劲点头,然后忍不住哭。“傻瓜,我走了,我会给你写信保持联系的。”然后登上了去美国的飞机,身后的洛熙依然傻傻的望着他离去的背景。手里拿着他送给他的送别礼物,一幅画,一个夏日的一个课室,窗外是已经金黄的落叶,窗边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孩,她看着窗外发呆,耳边塞着老式录音机的耳机,阳光洒在她好看的脸上,窗外的风轻轻飘过,撩起女孩的长长的秀发,女孩身后有有一个男孩默默注视着她。除了画,还有一部崭新的蓝色MP3,他知道洛熙喜欢蓝色,特地去专卖店挑了一部蓝色的MP3,洛熙开机,里面有两个文件,有一个文件里面全是她喜欢的歌,一百多首,另一个文件只有一首歌,洛熙好奇打开看看,是她没有听过的一首歌《遇》,伴着动听的旋律。她按了单曲循坏。耳边回旋着:

都怪雨下得那么急

都怪没有地方躲雨

才会一头撞进了你的怀里

跌进你深深的眼里

都怪梦境太过迷离

都怪你身影太清晰

总是听见雨水耳边滴答滴

忘不了你温柔表情

自从遇见你的那天起

我的心就不再属于我自己

不管上天下地都看见你

想念如影随形

猜不透这是什么道理

怎会想你想到昏天又暗地

难道这就是他们说的爱情

已悄悄闯进心里

他们认识快七年,志安喜欢了洛熙七年,洛熙不知道他怎么坚持的。还记得洛熙曾问过他:“你你喜欢我什么。”他说是因为洛熙改变了他,在没有遇见洛熙之前,他就是一小混混,而洛熙的努力让他感动,他也就改变自己,努力学习,让自己不至于走上不归路。而且他想要保护洛熙,很喜欢跟洛熙呆在一起的感觉,哪怕什么都不说,静静陪在洛熙身边都觉得满足。身边少了志安,洛熙每一天让自己忙碌起来,怕自己想起志安,会难过。洛熙每天都带着志安送给自己的MP3, 时间一点点往前走,2013年,洛熙一个人拖着行李来学校报到,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洛熙看着一张张陌生的脸庞,和身边陌生的环境,有点踌躇。她看到校门口被那些送自己子女来学校报到的家长的私家车围得水泄不通。她呆呆站着,看着那些家长骄阳下拖着行李,抱着床垫被子,水桶,没有一只手闲着,他们旁边的子女顾着拿手机对这个崭新的校园胡乱拍一通,而女生,更是一路狂自拍,而没有腾出手帮他们父母亲笨重的行李箱,洛熙看着看着,突然想起自己的父母,要是他们还活着的话,她多希望她父母也能看到她的大学有多美丽,如果是洛熙父母来跟她一起报告,她绝对舍不得让自己的父母哪那么笨重的行李箱,想着想着,头上的太阳有点火辣辣的,洛熙看着偌大的校园,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眼睛好像有无数颗星星在打转,她只觉得头有点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