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远去了的风景——永不褪色的记忆作文
初一 记叙文 1237字 326人浏览 juflower

我还依稀记得,小时候,懵懂的我那时住在外祖母家,外祖母家的后墙外有一片大大的田野,我常常奔跑在这田野上,阳光牵着我的手,轻抚着稚嫩的脸庞,勾起我惬意的微笑,深深的酒窝扬上嘴角,说不出的快乐洋溢在田野中。田野犹如一幅美丽的风景图,一条条泥泞的小路勾勒出了这幅画最优美的线条;天空像一块无比巨大的蓝宝石,太阳就像嵌在蓝宝石上的一颗发着金灿灿光芒的珍珠;田野的小路两旁种着我现在还叫不出名字的树,穿着翠绿的夹杂着紫红色的外衣,亭亭玉立;还有那红的似火,白的像雪,粉的似霞的小花,将田野装点得更加迷人。这一番令人回味无穷的田野风情经常会让我忘记时间、忘记自我、神游其中,等到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夜幕就像剧场里的绒幕,慢慢落下来了,外祖母扯着嗓子高呼我的名字,我才回过神来。可是,在我八岁那年,外祖母还是离开了我,到了另一个世界,我拼命地哭着,嘶声力竭地喊着,外祖母面带安详的笑容,合上眼,任然向往日那么平静地走了。虽然翩翩渐远的风景已经不再清晰,可是那留给我最独特的风景记忆,却愈来愈深了,现在回想过去,仿佛又增添了几抹耀眼的色彩。岁月如东逝水,一去不返,日子依旧循着四季的节拍,从春花烂漫到夏柳成荫,从秋色宜人至冬水冰肤;城市、农村随着科学的日新月异,该拆的拆、该搬的搬,那片田野也因此被高楼大厦覆盖了,可是仿佛外祖母的身影依旧可以清楚看到。佝偻着背,矮小中透漏着一种坚强、乐观、自信、和蔼,这是我眼中的外祖母。她的手非常巧,她常常坐在木藤亭下,拿着浆糊,油画纸埋头为我做着纸风筝;做好了,她总是细心地左看右看,直到一切都达到她想要的要求时,她便会来到我身边,教我如何放风筝,她总是轻轻地握着我的手,慢慢地、慢慢地一步一步教我,我开始熟悉了风筝,能自己一个人放了,她便坐在木椅上,看我在田野上放风筝,与蜻蜓嬉戏,和蝴蝶媲美时,她的嘴角总是浮着一丝微笑,微笑中夹杂着历尽沧桑的皱纹,但还是那么腼腆。每一天总是那么短暂,夜幕降临了,明镜般的月亮悬挂在天空上,把清如流水的光辉泻到广阔的田野上;大地已经沉睡了,除了微风轻轻地吹着,除了偶然一两声狗的吠叫,田野便是寂静无声,天空像一块洗净了的蓝黑色的粗布,星星仿佛是撒在这块粗布上闪光的碎金,萤火虫像一颗颗绿色的小星星也在夜色中流动着;外祖母也懂得享受,她往往不会错过这美好的时刻,她总是陪我坐在大树下,树影透过几缕微弱的月光照在地面上,斑驳的影子,就像外祖母的一生,走过那么多坎坷,可是还是那么坚强、自信。我喜欢看星星,也是受外祖母的影响,她常常在诱人的月光下讲张衡的故事给我听,我依偎在外婆的怀里,数着天上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直到从天空这头数到那头,嘴中哼着外祖母一字一句教我的童谣,外祖母也常常叫我对着那星星许愿,并告诉我会实现我的愿望,于是我带着美好的信念渐渐地入睡了,在外祖母的怀抱中,睡的那么香甜、那么幸福&&外祖母的笑容依旧那么和蔼动人,眼角的皱纹之间饱含了对岁月的诠释,对心灵的感慨,对我的爱已无以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