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影评
六年级 读后感 4162字 1695人浏览 东方欲晓82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人的善恶二面或人兽合体

在网上团购了《少年派》的3D 票,等不及第二天选座,放映的前一天就猴儿急的选好了座。提心吊胆的怕漏掉了什么,但始终还是被丰盛的晚餐错过了10来分钟。幸运的是,还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故事还未完全启程。影片只看了一遍,也许就注定本片影评(我自命为影评)有多多少少的粗略。在这我只能写出我所看到的内容。

《少年派》的前一小节(具体是多少分钟,我不知道)给的是一些男主角PI 的一些基本信息。讲了PI 姓名的来历。本来他的名字是一个优雅、高尚的著名游泳池的名字,也许听上去会有些怪,但也不存在有什么不可接受的地方。随着光阴的流逝, PI 上小学之际,同学们则发现了PI 名字的微妙所在。优雅高尚的泳池名儿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变成了“小便”。这样的变化也许未曾让不经世的PI 受到极大的伤害,但或多或少的让他神经绷得有些紧,在化学课上,老师无意间提起的“小便”,也让PI 深刻认识到,阐释清楚以及去改变自己名字的释义,变得迫切且重要。终于,在圆周率这个概念上,PI 看到了希望。在一天之中,PI 以各种吸引眼球的方式,不厌其烦的向大家介绍自己的名字。当然,此处的名字是升级版。影片中说道PI 姓名来源的同时,告诉了大家,PI 是擅长水性的,这也是支撑他在遇上暴风雨的海上,能稍微抗衡一下的原因。

除了姓名之外,前面铺垫的这一段小段也告知观众,PI 家拥有一个动物园,这也是让PI 在海上能够与动物相处的一个支撑点。PI 拥有一个商人的父亲,还幸运的有一个植物学家的母亲。父亲是个商人,没有信仰,教会PI 更多的是现实、理性。正是因为拥有这样一位父亲,PI 才懂得世界上除了善之外,还存在恶。影片中父亲让PI 目睹了老虎吃掉山羊的场景,这个场景让还未准备好接受邪恶世界的PI 措手不及。他曾一度觉得世界上的事物不在是那么的美好。也就是因为父亲关于世界丑恶的提醒,才让PI 会提防老虎,若没有人去改变PI 的这种思维结构,也许在第一次PI 与老虎见面的时候,就变成了老虎的盘中餐。老虎是兽性的表现,父亲教会PI ,人应该跟兽有一个明确的铁门的距离,不然,将会被它所吞噬。这也是影片的点睛之笔。

在这我们必须说,PI 是幸运的,除了教导他人生哲理的父亲外,还有一个温柔善良的母亲。母亲生在一个开明的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她尊重PI 。母亲也许不赞同父亲那样简单直接的教育方式,但还是会包容。在不受父亲,或者是社会的影响下,PI 的母亲给予其他家庭所不能给予PI 的东西,那就是包容,自由,尊重。在PI 宗教信仰上,母亲不去阻扰,不去介入PI 的选择,并把PI 的整个过程定义为寻找方向。PI 的母亲给予PI 的都是美好的。

这里还必须得说道一点,就是PI 的信仰。PI 信仰三个宗教:印度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父亲说:必须选择一个,如果信仰三个就等于一个都不信。我想PI 的信仰是自己。这也是前后呼应的一点,在文章的末尾我会加以说明。说到这里,PI 的女友就浮出水面。PI 的女友,是PI 的信念。是在PI 失去家人,失去所有的时候的唯一寄托。在海上的夜里,望向海底,浮现在PI 面前的是动物,家人,沉船,还有她的女友。还有对她的一个“我会回来”的承诺。

话说到这里,是我们该启程远航的时候了。我相信每个从电影院出来的观众,都知道,

在海上是有两个故事的。我们一个一个来说。

第一个故事:PI 与兽。

这是电影最大篇幅演绎的部分。PI 对于海上暴风雨的好奇,独自来到甲板体验。不知道什么原因,船马上就要沉了。PI 无力去拯救家人,被大势所迫弄上了救生艇。这个故事里并没有像泰坦尼克号一样发生救生艇不够的情况。暴风雨大得让水手们无法掌控。故事就在这人们无法掌控局势的情况下,猛烈的发生了。PI 被弄上的救生艇,说来也奇怪,也许是因为动物的灵性,也许是因为碰巧,一只斑马居然从高空跳下,掉在救生艇上了,伤了腿。救生艇重重的掉进了海里。风平浪静之后,船上出现了一只鬣狗。虽然鬣狗是食肉动物,但局势还在控制之下。又过了不知多久,从海上飘来一只坐着香蕉船的猩猩,并且是一只有崽子的母猩猩。在一段短暂的时间内,人与动物,动物与动物都在各自的领地内,相安无事。没有安眠药的帮助,始终在陆地土生土长的动物,哪受得了长时间的海上生活,全部看上去都无精打采,有的还吐了。动物就像人一样,酒足饭饱的时候不会去惦记着吃喝。应该是到了鬣狗的饭点了,它开始骚动,局面慢慢变得不可收拾。不顾PI 的吼叫、猩猩的抓狂,一个狠劲儿,鬣狗扑过去干掉了斑马。那一刻,在PI 与猩猩的眼睛里,是同样的绝望。又不知过了多久,猩猩对鬣狗的行为感到不满,对着鬣狗不断咆哮,鬣狗眼也不眨的,把猩猩也送到了上帝那里。PI 难过极了,确无力控制将要发生的事情。一个走神的空当,PI 傻了,从救生艇中冲出了那只孟加拉虎,PI 以为它被大浪卷下了船,鬣狗也被送去了极乐世界。PI 跳下了救生艇,在船头吊在救生圈上坐着,保护自己。

PI 与孟加拉虎的故事拉开了序幕。在茫茫大海中,只有PI 和老虎。老虎认定了救生艇是它的地盘,PI 不接近则罢,接近了还可以美餐一顿,PI 怕极了老虎。老虎是活得有希望的,PI 就是它的希望,他饿极了的时候,有PI 这个盼头。反之,PI 是绝望的,他不仅漂流在海上,而且还是跟一只天天看着他流口水的老虎。在救生艇的储物仓里,PI 发现了预备的干粮和水,还有海上生存指南。他又燃起了希望,仔细阅读推敲,去战胜困境,战胜老虎。他做笔记,写文章,逐渐过着人的生活,这些也是无聊的海上生活的寄托。笔记被吹走的那一刻,PI 哭了。就在PI 和孟加拉虎绝望得准备好放弃生命的时候,他们飘到了一个浮岛上面。浮岛上有无尽的食物和水,美得像人间天堂般。刚登上岛的那一刻,PI 有过在那渡过余生的念头。这个念头不久就被否定了。也许因为幸运,PI 决定在树上找个地方睡个美美的觉。晚上孟加拉虎是回到救生艇睡觉的。岛上的小动物也全部都在树上过夜。关键的是。PI 在晚上发现池塘里都飘满了死鱼,发现浮岛正在慢慢的溶解它们,就像它们未曾来过这个世界一样。浮岛白天为生灵提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晚上却变本加厉的取回去。也是这个发现让PI 决定要离开。第二天,PI 准备好物资,继续漂流。同样的,带着那只猛兽——孟加拉虎。最后他们到达了陆地。

第二个故事:人与人。

故事还是从遇到暴风雨那晚说起。情景跟第一个故事一样,不一样的是,没有出现动物。在那艘救生艇上的是PI 、PI 的妈妈、船上遇见的佛教徒、船上与PI 一家发生不愉快的厨子。厨子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生活中也没有顾忌,粗鲁无礼,兽性十足。四人漂流在汪洋大海上,没有足够的食物供给。佛教徒在登上救生艇的时候伤了腿,后面伤势很严重,需要截肢才能活下去,但是他在截肢过程中,死了。PI 跟PI 的妈妈认为厨子的出发点是减负,因为干粮支撑不了多久。但厨子所作所为让他变得比想象中丑恶,他把佛教徒晾成肉干,用作食

物。PI 的母亲与厨子发生了争吵,最后厨子杀死了PI 的母亲。PI 看着厨子把母亲扔进海里。故事的最后,PI 用厨子的生命,祭奠了母亲的亡灵。

两个故事陈述完了,让我们来看看故事中的蹊跷之处。两个故事发生的事件差不多是吻合的。斑马是友善的佛教徒,鬣狗是兽性的厨子,猩猩是充满关怀的PI 的母亲,老虎则是PI 。两个故事讲述的就是人的两面,人性的一面与兽性的一面,善良的一面与邪恶的一面。有人会问,那么故事一中除了动物之外,还多了一个PI 。是的。这里的PI 所要表述的是PI 的善良的一面,他会为斑马的死亡而愤怒,会为了猩猩的惨死而咆哮,会为了鬣狗的死亡而恐惧。在孟加拉虎咬死鬣狗的时候,只剩下了兽性的自己,所以自己会感到很恐惧,所以选择在简易木筏里坐着。

这两个故事需要结合起来分析。孟加拉虎咬死鬣狗就代表PI 杀死了厨子。孟加拉虎如果不咬死鬣狗,PI 则会被鬣狗吃掉。在第二个故事中,PI 若是无动于衷,则最终将会有母亲一样的结果。在杀死厨子之后呢,PI 开始质疑自己,开始恐惧自己,自己完全跟厨子没有两样,就像老虎跟鬣狗一样,都是食肉动物,都充满了兽性。这是思想层次的挣扎。但是不得不说,PI 的善良的人性的一面一直都是在的,在第一个故事中,PI 开始不敢与老虎一起呆在救生艇上,给自己做了简陋的木筏。但与此同时大家应该注意,虽然PI 与孟加拉虎保持了距离,但是他们还是很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他们用一根绳儿联系在一起,而这根绳儿是由PI 来掌握的,近或者远,都是由PI 决定。没有老虎就没有救生艇,PI 自己就无法在浩瀚的海洋里返回陆地,而孟加拉虎如果没有PI ,则会成为海上的一个饿死鬼。PI 是善良的人性的,孟加拉虎是丑恶的兽性的,两者虽然保持了距离,但是有着非常紧密的,相互依靠的联系。这也是PI 的父亲教导PI 的,善与恶要保持铁门的距离,不然会被它吞噬。

在海上的前段时间,PI 是惧怕老虎的,在第二故事中就是PI 害怕邪恶的自己。PI 害怕老虎把自己当食物吃掉,比喻PI 害怕自己被邪恶吞噬。随后,漫长的日子里,PI 试着去寻找驯服老虎的办法,这也是PI 思想斗争的一个过程,虽说最后老虎没有被驯服,但至少老虎没有啃食PI ,在第二个人与人的故事中,说明,PI 经过长期正反面的角逐中,保持了善与恶的平衡。

漂流过程中出现的浮岛也有其深意。善良的PI 在遇见事物中总是少了一些警惕。总是会被一些美好的事物给迷惑。而面对着浮岛,老虎白天在取其精华之后,夜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程度的拿捏,是善良的PI 需要学习的地方。兽性的孟加拉虎是给善良的PI 的一个指引。在离开浮岛的时候,PI 还是选择带孟加拉虎一起离开。

在最后到达陆地时,孟加拉虎头也不回的走进森林。面对这一幕,PI 失声痛哭,这是善良的PI 对孟加拉虎的依依不舍,也就是兽性的一面的留恋。虽然老虎离开了,但是他使PI 找到了信仰。PI 信的不是某个宗教,而是自己、是理性。不去相信单纯的善,也不去相信绝对的恶。

最后,PI 问记者喜欢哪一个故事,记者答第一个。PI 说,你是相信上帝的。相信上帝,相信世间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