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珍贵的礼物
六年级 散文 706字 19141人浏览 木子丽青

它,只是一个破娃娃。

对于别人而言,也许这只是一只被嘲笑的布娃娃,也许也是不起眼的小人儿,也许,它从来都是透明,不存在的。但是对于我而言,它不仅仅是一个破娃娃,还是我和她友谊的见证者。它身上的蕾丝服装已经被扯破了,只剩下几条残线。它被缝了又缝,可还是依然破旧。

它,一直放在我的枕边,嘴角勾起了一百八十度的弧线,两颗眼睛像钻石般闪烁着。虽然已经很旧了,但还是依旧那么漂亮。它,是芹送我的礼物。但那布娃娃,也是被我给扯破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时,芹带着这个崭新的布娃娃来到我家,因为她承诺要送我一个布娃娃。刚看到那布娃娃,看到它那一百八十度微笑,心情似乎也被渲染,这个微笑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我一把粗鲁地抓过布娃娃,没想到这个布娃娃却被我撕破了。我赶紧把露出来的棉花塞进那个布娃娃里面,脑子里空荡荡:怎么办,我把它搞坏了耶?

她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个布娃娃,并问我:“你家里有没有针线,我帮你缝一下。”我连忙跑到房间,拿起白线细针递给了她。她把裂缝结了个口,用针一针一线地缝着。我突然有些愧疚:那可是她送我的礼物啊!我怎么可以这么大意,居然把她送我的东西扯破,况且,还是得到礼物不过五分钟的时间里。

过了一会儿,她缝好了,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小心点哦,下次弄坏了可没得缝了哦!”我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从此,这个布娃娃便一直放在我的床边。而芹她已经学了。每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折射进屋里,我总是会想她缝娃娃时那深刻的一幕,并且自己也十分地爱惜这个布娃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妈妈经常说这个布娃娃太烂了,要丢掉,而我总是一把把它抢来。也许妈妈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但是我自己心里清楚,那是我和芹友谊的见证物。

第一缕阳光又折射进来,那个布娃娃,还有那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