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花含笑草含情
初二 记叙文 1998字 233人浏览 娇娇5288

山花含笑草含情

我的家乡在舜耕山下,不知是因为习惯还是缘于贫困,记得小时候家里人有个头痛脑热,生灾害病,总是要跑到山上挖些草药回来,或煎或熬,来除灾祛病。山下人的孩子部是打出生那天起便于山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一年我们村一连出生了好几个孩子,只有我是女孩,这很让我们家痛恨了好一阵子,也自卑了好一阵子。生了男孩的人家,孩子长到十岁便可靠着大锤拎着炸药上山炸石了挣钱了,而我一个女孩家要让父母白白养活一场。我所能做的事最多是跟着一群姑娘媳妇上山采茶、采药、挖野菜。

我们采的茶最早是山枣茶叶、柘刺和山茶叶。当那些山枣叶儿露出点嫩叶尖尖时,我就开始动手了,我的小手敏捷地躲过那些锋利的枣刺,指导它们的叶芽儿采下来,焙干即可。这枣茶清洌辛苦,爽心沁脾,绝对是上乘饮品。其次是山茶的形状如瓜片口感较冲,带有山野气息。但大人们是绝对不会光让我们采这些茶的。因为这几种茶很费工夫,而且量小,又不能正儿八经的当茶叶到市场上去卖这些茶多半是要留在逢年过节或或招待一些贵客。这些茶最多的要算是远志、半边莲、猫爪草。远志和半边莲不仅可以当茶喝,还是很好的中药材。而且价格不菲。这些中药材卖了足以支付我们一学期的书笔纸张的费用,而挖白毛茅根、络石滕、老和尚耳朵、益母草等中草药材多半是家里备用。谁的鼻子出

血啦,谁老腿又痛啦。谁家媳妇做月子啦,都会来找些草药回家熬熬,一喝了事。记得那年我奶奶得了胃病,还有一次我的大奶奶得了种怪病,解小便解得像西瓜汤,肚子痛得直不起腰。爷爷从山上挖了一大把像树根一样的中药材,熬成汤喝了几次痊愈了。总子这山上总能找到对付百病的草药来。此外,山上还有很多要采的野草。春夏之交。雨过天晴,那是采地拉皮、山蘑菇和山灵芝的好时候,那些地拉皮洗净、晒干收藏起来做汤喝,赛过紫菜的鲜美。山腊菜也是一道不错的小菜,虽然家家都腌制了成缸的雪里蕻小菜、成坛的萝卜条和臭豆子,但山腊菜仍然很受青睐。腌出缸的山腊清香透黄、酸脆可口,堪换是上等的小菜。

不管是采茶也好挖药也好,最终不能让我释放的还是那些花花草草。我喜欢春天山野里满山漫山遍野的雪青色的芫花、压弯枝条的粉红色的野蔷薇,还有紫色的石蒜、粉白色的郁李,对它们有着一缕缕莫名其妙的说不清的感情。

我最喜欢的还是秋天那撒满山岭沟壑的金黄色的山菊花,那些铜钱大小的花朵儿,每一朵,每一片,都以满腔的激情,眩目而耀眼的金色,热烈而投入地释放着村野的芳香。采菊的入上,发上,好几天都会存留山菊花的香味。如果说春花的艳丽略嫌娇情,是转瞬时间即逝的,那么山菊花便是真切的,唾手可得的,实实在在的确。因为有太多的菊花,用菊花做茶喝,那太小菜一碟了,我们很奢望地把菊花

休下,晾干,装进枕头,把一天的疲劳,一世的烦恼,往小小菊花枕上搁,缕缕幽香,深入心脾,还有什么可烦恼的?与心与梦的只有菊,吸有悠然南山的意境了。

这是我少年时期,舜耕山人我的最多的印象了。 可是当我走出这片天地,在喧哗的城市一走,到名山大川看下看,外面的世界与身边世界所形成的对比让我绝望了。我甚至觉得我一直喜欢的山喜欢得莫名其妙。除了穷,除了愚昧,除了荒芜,还有什么/

在我彷徨失意的时候,我曾以我的清泪抚触着斑斑驳的山坡,寻求着答案,但是山保持着它的沉寂,没有给我诠释。

1944年,舜耕山被命名国家森林公园。为了研究开发旅游资源,去年春天我再度走进舜耕山,搜集资料,编写传说故事重新登临久违的山巅。倍感亲切。那些扑鼻而来的,迎面而开的金银花、山桃花,绝尽尘俗,又令我魂牵梦萦。

几位文朋书友听说我在进山。便在同行。不巧的很,我上山的头天夜里下一一夜的雨,因为山路太烂,不能上山。大家下载感到扫兴。我就在山下指指点点,说这里有什么人文景观,那里有什么传说故事。讲得干巴巴的,自己都觉得无味。这时一位朋友说:“我赤给你介绍舜耕山吧”

我是药师,就从我的眼光来界定舜耕山吧。舜耕山除了一些人文景观和传说故事,我觉得舜耕山最为了得之处

是:它是一座神奇的药山。你说舜耕山为什么叫舜耕山吗?因为舜到此来为父亲寻找治疗疾中药材:清空。空青就是石乳。舜为何要到此处寻药呢?就是因为这是一座药山。这座山上有二三百种中药材,其中还有较为名贵的寿柴胡、何首乌、威灵仙、沙参。这里山灵芝是治疗癌症的良药。我以前曾经走遍了整个山脉。它的哪些中药材分部在哪座山头,我都了如指掌。不信呀?等有时间,我来带你们搞一次采药药活动。

神奇的药山?神奇的药山?于是所有的压抑,所有的困惑,都在瞬间化解的了,烟消云散,一种知遇之感,顿时令我泪如泉涌。我终于可以给这座山在我心中一个冠名,一个定位,原来我的那些花花草草,无一不是可以倍受珍视的生命的保护神。而我心中的荒芜所给予这座山责难、不满和委屈也倍使我感到歉疚。

回来 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个美丽的梦,我梦见山上来一位仙翁的花童,每天每天在漫山遍野采撷好多好多花花草草,给仙翁炼丹制药,颐养了山下芸芸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