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乌花
初一 记叙文 1274字 28人浏览 有风就要雨

下午在整理书籍时,突然从一笔记本里翻落两朵草乌花标本,一下子我的神经好象被那美丽磁场触电,巨大的吸引力又把我带回到了遥远的丽江云杉坪。那里是我终生难忘的圣堂。因为那是美的诞生地,而同时又是美的毁灭的舞台。

去年8月28日我到了丽江,到了我期待了很久的地方。下午便从坝子出发,与玉龙雪山并肩齐驱,百多里的路程始终是银屏彩画贴窗,风光旖旎,扑面而来。来到雪山东麓的白水河畔,挥了挥汗,便与几个在飞机上认识的宁波老乡一道骑马上云杉坪。这里的路很小,时而蜿蜒曲折,时而笔直陡峭,路是走出来的,在牧人(其实只有十五六岁的孩子)的带领下,我们一会儿便沉没于茫茫原始森林之中。一路风景自然不必细说,经过半个小时的攀爬,牧人终于把我带到了云杉坪。跳下马,几个快步冲进云杉坪的坪口,一下子,一夜的惺松此刻便与长旅风尘一起抖落,好不轻松。我虽已饥渴无力,但我还是向它跑了过去,以便早一秒投入云杉坪怀抱。南诏古国的大理因为世俗变得毫无特色,宋元古城丽江却也因为现代化而失去原来的纯真,只有云杉坪,它却使我激动而欢欣,我愿意把我的生命交付于它。我带着孤独,从遥远的宁波,只身一人,日夜兼程,我为的就是寻找纳西人的理想国,在感情的混沌和工作的彷徨情景之下,我来到这里为的就是它的至善至美,可以自由放情。当我跑到坪上,喜不自禁在草地上打滚,像小羊羔一样撒野,翻来覆去。疯狂过后,却有一点小泪从我的眼角滑落到脸颊上,可天上的白云却还在笑。一会儿,我静心下来仔细观看这片草坪,其实这片海拔高达三千二百米的草坪在以前可能是个冰湖,到后来就干涸了。现在好象神话中王母娘娘遗落人间的大花篮。不,还是觉得象东巴经说它是“玉龙第三国”更富想象力。东巴经说道云杉坪既不是人间的,也不是仙界的,而是人间与仙界的爱神相恋才孕育诞生的“第三国”的!那些相爱而不能结合不能同生的情侣,背着父母悄悄地约定,背上最好的食物,穿着最美的衣裳,走很远的路,爬很高的山,来到这片鲜花与芳草交欢、冰川与绿树共映光辉的圆坪,一起跳舞唱调,相互伸出臂膀紧紧地拥抱着,让生命发动最后的冲击。这里没有羞涩,没有恐惧,要有的也只有爱情的音韵和旋律,只有感情肆无忌惮的释放,只有生命对自由的向往……那天,我来到了传说中的男女殉情的地方,当年那情恋之火和杉木之火共同燃烧的灰烬早已被现在的绿叶和红花所掩盖。只是这里的花草比别处的花草显得更要茂盛和漂亮罢了。唯一可作证的是那片开着蓝色小花的草乌,高出花草一头,在风中凄然摇曳,它们在寻找什么,也许是与这么多的游人打招呼吧。可这些草乌的花朵叶茎根块似乎并不知道正是它们的祖先以剧毒的药性结束了人们的爱情悲剧,但美丽而伟大的玉龙雪山知道,鸟儿还在唱着那凄凉而动听歌曲,花儿还在莫名的展放,云杉还铭记着那一段段罗密欧与朱丽叶……

夕阳西下,我好象无法再细细诉说,下山的缆车四点半就要休息了。于是我拿起相机记录了由雪山、森林、花草、圆坪所组合的物质世界和由宗教和艺术所创造的精神世界而托举起的纳西族青年男女们为爱而甘愿情死的云杉坪,摘下两朵草乌花夹在笔记本里,放进包里,默默地挥别了云杉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