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听回声
初一 记叙文 887字 3851人浏览 house青橙子

瑟瑟的秋风,零落的秋叶,忽而记起窗棂边伴我成长的柿子树。

又想起老祖母“秋天到了,柿饼又该可以吃了”。心中隐隐涌动了一股温暖的暗流。今日,望着留下残根柿子树。只好在南国漫长的秋季里,泡一杯香茗,捡拾一段朝花。

往昔不复的天真,早已被浓浓的思念所湮没,十六年的光景,能品味的只能是一盏茶。柿子树砍了,只留下残根,老祖母走了。一缕思绪,很美很美,可望而不可及。一切的一切,消失在了滚滚的历史长河中、湮灭在蓬羸弱水里。只能在脑海的某个深处,用文字拼凑回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当柿子树还茂盛的时候,透过叶片间的空隙翘首蓝天,别有一番景致。老祖母总是攀着手,依靠在粗壮的柿子树边,蓬乱的花白发,任由风吹,这时的我就会把头搁在老祖母的膝上,叫她给我讲故事。幼稚而烂漫的童年就在老者的深沉和孩童的无忌中消逝。老祖母爱讲抗战的故事,我只是隐约地记得:日本鬼子来了,她就爬上树,浓密的树叶遮住了身子,趁他们人少,就用柿子狠狠地砸他们的头,柿子掉到地上,咧开嘴笑了。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我依然不否定,老祖母对柿子树的用情至深,美丽的日子,即使平凡,却是如此铭心,难以忘记。

再等我长大些,老祖母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树皮般的纹路,原本的一口牙掉地七零八碎的,她再也咬不动柿子了!于是就趁着入冬前,把柿子都晒成柿饼。她会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就像现在我在品香茗一样吧。我懂得,他是在“哀人生之须臾”。她不再盘着手,依靠在柿子树边,而是搬来一把小椅子,暖洋洋的晒太阳了,她知道自己不可能与柿子树携手而长终了罢。她总是要我来她的小房子里听他讲故事,但是我心灵成熟,那些老故事哄不倒我了。

此刻的你在哪里,此刻的树又在何方?我们还是在一起,在那个闲适的午后看云卷云舒……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似花般形式轮回,演绎着美丽繁华的故事。静听回声,一幕幕感动希冀的画面又在我的面前旖旎献映。秋意是杯美酒,染了我的香茗,卷了我的思绪。岁末流逝的时光来不及捡拾,就已经深深卷入了万事尘土中了。

老祖母、柿子树,本是那么和谐美好的眷恋,但现在,浅浅的感伤却又碎了一地的无奈和回忆。嫣然回首,红尘竟又踏破。殇不起那段回忆,我只好静听回声,盘桓在残留的树梗旁边,撒下一纸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