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那在水一方
初三 散文 1135字 151人浏览 哇哇哇603

背上仅有的行囊,闯荡他乡。虽然有时候会迷茫,,虽然有时候会想念妈妈以及想念那在水一方的家乡,但是为了追逐梦想,为了使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过上好一点的生活,我知道自己不能停留,不能放弃,哪怕只有一点希望,我也要让知识改变命运。

我的家乡在美丽的孔雀之乡德宏州盈江县,它虽没有春城的四季如春、也没有大理丽江的古香古色,但却是少数民族文化相交融合的集聚地,具有淳朴的乡情和文化传统价值。 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傣家女孩,从小耳濡目染着柔情似水的傣乡文化,泼水节是全面展现傣族文化、音乐舞蹈文化、饮食文化、服饰文化和民间崇尚等传统文化的综合舞台,是研究傣族历史的重要窗口。泼水节展示的章哈、白象舞等艺术表演能给人以艺术享受,充分让人感受和理解傣族人民感悟自然,爱水敬佛,温婉沉静的民族个性。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便是大盈江的真实写照,大盈江就是一条母亲河,哺育着四方儿女,清澈的江水倒映着蓝天白云,江边的芦苇随风飘荡,江水前浪推后浪,生生不息,似乎意味着只要我们肯努力付出,明天将会更加的前程似锦。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请我吃年糕”是外婆让我度过了幸福的童年。我曾听说过鼻子是有记忆的,到现在我仍深信不疑,因为我还认为耳朵也能记忆的,具体的说耳朵更似深深的洞穴,天然的存储着许多经久不灭的声音,那是外婆的呼唤。这似乎不是心灵的纪念,更不是什么幻听,它是直接从耳朵秘密的深处飘出来的,就像从幽谷的峰峦缝隙处渗出的一滴滴叮咚作响的水,这水珠似乎是永牧歌的一个源头。

外婆家位于大盈江的下游,河流湍急,沙浅水深。江的两岸边水性温和,是渔民打鱼的好地方,儿时的我们特别喜欢戏水,常常偷偷的跟在大人后面,年幼的我们不懂安全隐患,却总会让一心牵挂我们的亲人担忧。

每当黄昏将近,随着田野上吹着冷峻的风。这时在回家的小道上便想起了外婆唤我回去吃饭的声音。不论我在河边还是在竹林旁,我都能听到外婆那发抖却还是很清晰的呼唤声;那一声声的呼唤中,充满了爱...... 后来的有一天,外婆生了很严重的病,我在睡梦中被妈妈唤醒。听到妈妈急促的脚步声和外婆因疼痛发出的压抑的呻吟,我竟不知所措,那个最爱我的人似乎被疾病折磨的痛不欲生。妈妈红着眼圈跟我说,妈妈不能没有妈妈,没妈的孩子像棵草。这一刻我愣住了,心是那么痛。

或许是处于对我的疼爱外婆舍不得离开,外婆战胜了疾病。几十年后的今天,在生命不断地承受着不断的寂闷与苦难时,常常能听到外婆殷切的呼唤。她的呼唤似乎可以穿透几千里的风尘与云雾,越过时间的沟壑与迷障来到我身边,给予我爱的力量。

情系那在水一方,相约四月傣乡泼水,不见不散,是我无论在何时何地的牵挂,但是既然选择了前方,便要风雨兼程。把思念化为动力来努力,希望在下一次回去,便是以最好的姿态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