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葱兰
初一 散文 928字 560人浏览 陌路离伤000

第一次见到它并无多大好感。在我看来,它不过是栖身于墙角路边的一丛杂草罢了。也许是我太过粗心,竟一直没有发觉校园里其实到处都有它的身影,也忽略了它是有规律地成片分布一显然,这是花匠们精心安排的。

对于一种花来说,它的茎与叶真是不雅。我一直以为,一种植物既然是会开花的,即便茎叶普通一点,但至少总不能像它一样长得……长得太像葱吧。在我看来,葱应该是和柴米油盐联系在一起的,它属于尘世俗用,而不属于审美。甚至我认为,葱还不如柴米油盐。柴米油盐虽俗,但至少生活少不了它们;可葱呢,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点缀。所以当我知道它的名字叫“葱兰”时,不禁为兰花愤愤不平起来:人人都赞美空谷幽兰的不俗,人人都说兰乃花中君子,可试问,谁会赞美一棵“葱”的高雅呢把兰的雅号扣到了一棵“葱”的头上,我怕会压坏了它。

当它开出第一朵花时,我轻轻一瞥就带过了;当那一整片一整片的绿色中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白色时,我也不曾驻足;可是,当那一大片的花朵在一夜之间全部开放时,我就不自觉地停住了匆匆的脚步,弯下腰来仔细端详它。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第一次发现,一朵花竟然可以以如此坦白的姿态开放。

它就这样站在那儿,开得无声无息、旁若无人。它的颜色如此洁白,没有浓墨重彩渲染,只是纯粹的白。白得无畏无惧、肆无忌惮,纯粹得叫人嫉妒。它的花瓣如此舒展,毫无保留地露出它那金黄色的花蕊一一像一颗炽热的心。那滚烫的金黄啊,我真怕会溅出来。而它的花柱高高立起,卑而不微,纤而不弱。从侧面看去,它则呈现出一种怀抱的姿势一召长开双臂企图把蓝天拥在怀里。我曾疑心,它那细瘦的茎如何能够承载得了秋日那一地纯净的阳光。风来了,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白色也随之汹涌。我没有想到,第一次给我一种“花海”的震撼的,不是多情的熏衣草,也不是浪漫的郁金香,更不是清新的百合,而是眼前这片不起眼的葱兰。

毫无保留地开放,把一种颜色演绎到极致;无声无息地开放,把一种香淡淡地酝酿。用如玉般冰冷的瓣,去包裹如火的心。水含珠而柔媚,山蕴玉而朗润。看着葱兰那不俗的花朵,我突然发现它原先很不人眼的茎和叶焕发出一种独有的青翠朴素之美。葱兰啊,你绝不负“兰”的美名!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纤小而坚强,美丽而坦白,无闻却博大。我以为,不论是一朵花还是一个人,这便是极致。我愿做一株葱兰,静静地开在道路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