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幸福并不遥远
高二 其它 844字 3707人浏览 以後和以後

原来,幸福并不遥远

八(2班)白雪峰

幸福,它可以离你很近,又可以离你很远,只在你的一念之间,可我觉得我的幸福太少,除了亲人给的,其它的都很遥远,可是我错了,原来幸福也并不是那么遥远。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自幼奔走于田野间,自然也就有了些男孩子的调皮。“你家小娃把我花盆打碎了。”“你家小娃又拔了我地里的几颗白菜。”母亲总会时常听到村里人“告状”母亲也总是连连道歉,过后把我骂一顿,然而,这些我都习以为常。瞧,这不,隔壁王婶又来告状,大清早就扯开嗓门大叫:“哎,他婶,你家娃又把我地里头花生给拔了几颗。”母亲道歉,王婶这才消停,走时还不忘后头说句:“好好教育你家娃,一点姑娘家脾气都没有”“他婶,你放心,我定好好教育她。”我白了一眼王婶,她便走开了。

王婶家院里头有一颗很大的枣树,据说已有十二年之久,枣子成熟的季节,王婶家枣树变成了村里娃娃们“偷窥”的对象。这不,看着那挂满红枣的枣树,我便忍不住约了几个小伙伴摘枣子。自幼灵活的我便做了“猴子”爬上树,抓着树枝便使劲摇,于是,便掉了满地的枣,小伙伴们不顾一切的低头捡,也不知谁告的状,王婶突然回来,可我也算倒霉,心一慌,下树时崴了脚,王婶向我走来,我心想,完了,这次死定了。可不然,她竟然说:“下树叶不知小心点,瞧,崴了脚吧,王婶给你拿药擦擦。”当时,我惊讶的嘴巴都能赛一个鸡蛋了!这是王婶吗!

几天后,枣子熟透了,王婶很热情地请我到她家吃枣子,还对我说;“枣子熟透了,不像花生一样吃了会闹肚子,今儿个,尽管敞开了肚皮吃。”我们那还管那么多,便吃了起来。自那以后,王婶便像变了个人似的,对我可好,偶尔家里没人,她便热情地喊我过去她家吃饭,对我也是极好的。

是什么让王婶从一个“泼妇”变成了这般热情待我的邻居?也许是宽容吧,是件幸福的事。王婶家只有他和她儿子,冷冷清清的,于是每逢过年过节,我们便把王婶和她儿子请来家里做客,两家人便成了一家人。

这样的幸福不像亲人那么浓烈,却也有亲人这般温暖,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样的幸福并不遥远,也只是一墙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