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眼
初二 散文 663字 109人浏览 安心移民3

庭院深深,几度夕阳,为几许庭院披上一袭蝶彩斑斓的华衣。一缕晚霞,照得山也朦胧,水也朦胧。山水之中,透过深深浅浅的氤氲,看不清的花阴重叠,品不到的香风纤细。

深墙大院哀哀地静默着,或古朴,或华丽。无尽的长廊,透出一丝凄凄婉婉的悲凉,远远的,望见尽头,却依旧是旋的长廊。满园的翠树,湿润的空气蔓延,却平添了一种阴森。寂静中,只有树荫下的松鼠往来穿梭,不谙流年。滴水檐下,道不尽的沧桑,数不尽的凄凉。

高高的红门,几近房顶。矮矮的窗子,却躲不过形成一个个格子的命运。窗上,一层苍白的纸,与红墙红瓦,竟是刺目的一片。小筑之内,只射进几缕短短的残阳,永远都是那么黑暗。如此之地,却也雅致。古书典籍,紫檀桌案,笔架如山,宣纸洁净,冷墨清香,秦筝寒韵,古琴净幽,香炉袅袅升烟,偌大房屋,隔着一层层淡蓝色的纱,明眸闪动着蓝色的忧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轻推雕花轩窗,偶闻那一边鸟声数鸣,丝竹雅韵,无尽的寂寥与神伤。手持一支紫竹洞箫,吹一曲《枉凝眉》,呜呜咽咽,断断续续,竟也不成曲调,只有那残留的余音,依旧缭绕在檩梁之间,久久难绝。

箫声断,残阳谢,几度入尘埃。只留得,庭院深沉淡月明。皓月当空,那一方,夜光华彩,道不尽的繁华。幽幽的丝竹几声,浅浅的昆韵唱起久年难衰的《牡丹亭》,小径幽处,抵的这边一阵喧闹,只是不知,何时偃旗息鼓,留的一分安宁。

终于,如是夜寂寥,院中的绿树芭蕉,随清风飘摇。秉烛出行,对月乞巧,吟诗颂词,不胜唏嘘。月光下,香烛中,抬得瑶琴于案上,抚一曲《汉宫秋月》,此去经年,满面泪纵横。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夜筝声,抚青石板,静静睡去。他日出行,人来人往,唯心依若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