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衷情
初二 散文 508字 423人浏览 晨昏线没有夜晚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身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想当年,我曾不远万里奔赴疆场,寻觅着能够为国家尽犬马之劳,寻觅能够建功立业以待封侯的机会。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也曾单枪匹马,叱咤在抗战前线,举着矛枪,孤身一人地对战敌军。

只可惜,现如今,年少轻狂时的凌云壮志早已成空望。那时的往事只得回首。那梦中的自己还有着黑密的头发,英姿飒爽地挥舞着兵器,驻扎在关塞,威风凛凛。也从不畏严寒,任由那刺骨的寒风咄咄逼人,从不退缩。

梦醒十分,才恍然醒悟,毕竟岁月人事消磨,当年那样豪气威武的我早已不再在。只留下空叹,独自一人仰望无尽辽广的苍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多希望能再回到疆边啊!带上我的装骑,一起奋勇抗战。

金兵还未消灭,功业还未完成,可怜我鬓发却已如球霜般斑白。徒有那些忧国忧民的泪水,空流淌。谁能够料想,我金戈铁马一生,如今到老,心思却也一直在天山疆场上从未磨灭。流年飞逝,到如今目已苍老,年已衰弱,还有陪伴我哀叹的满头白发。

我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骁勇善战的战士了啊。迟早,也会带着我这报国无门的颓废的身躯,带着在沧州这孤荒之地的心境,带着我还未完全破灭的理想,深深地掩埋扎根于土中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