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走了
初三 其它 697字 89人浏览 苏小言s00

我有好多糖.从小就有.

我爱得病,从小就爱得.

生病吃药时,必须要吃点糖-不是那种好看的包在晶亮塑料纸里的水果糖.也不是那种细细沙沙的棉花糖,而是透明的方方零零的的冰糖.硬硬凉凉的,含在嘴里骨骨噜噜的,在舌头和牙齿之间,伴着枯涩的药味儿慢慢变小,直到最后一丝凉甜在嗓子眼一旋滑下去,那感觉好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唐冰是我那时在儿童医院病房的临床.他是我们304号里最不"稳定"的一个,经常被"白帽子"们呼隆呼隆推回来他总是头发竖竖的,脸白白的,一笑两个小酒窝.他得的什么病我不知道,只见他整天大把大把地吃药却总没有糖.

那时我们都是不懂事的孩子.我常当着唐冰的面在糖瓶里挑出那颗最大的没舍得吃的冰糖举在眼前,不知是炫耀还是引诱;也曾犹豫了半天从眼前拿下伸手递过去,唐冰却总是鼓着腮摇摇头,再吞下一个黑丸丸.'

我问过他你怎么没有糖.他说不管事儿,药还是苦.他又笑了,脸上两个小酒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唐冰比我大18天,所以我们那时很玩得来.上小学前我没进过幼儿园,因为不能正常地有规律地上学,大多数时间我要呆在医院里,要不就在家里.唐冰也是,我们和外面的世界隔离开了,整天都是在有白帽子,铁耳朵,药丸子的大院子里生活.好在有唐冰,瘦小的他总能变着花样儿地和我玩出名堂来,他教我吹口琴,吹不成熟的<霍元甲>主题曲,教我玩扔石子儿,他能一手接四个而不失手;用小手指顶篮球给我看,他能让篮球在指间好几个圈,他还能专进树丛给我载好看的鸡冠花,跑到餐厅后门偷拿豆沙糖包给我吃

总之,那时我觉得他在那个大院里挺快活的,不像他妈妈经常哭泣.我有时觉得唐冰就像我那一玻璃罐方方亮亮的冰糖,可以随时放进嘴里化,甜甜的凉凉的让人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