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娘
初三 其它 1161字 161人浏览 潇湘馆侍者2

<五>开始思考

这几天,我一直在医院躺着,偶尔看些漫画,因为自己并不识得几个字。爸爸不常来,公司的事很多,可仍要每天给我打两个电话,“沐儿乖,爸爸回去给你买洋娃娃……”她整天在病房里穿梭,我不开口,也不阻止,就这样一直沉默着。住院期间,有个护士是我的特别看护,她说她叫洁。洁姐姐长得并不出众,可笑起来却特别迷人,她的眼眸里经常清澈如水,任何时候,都看不到一丝涟漪。

我的病房也是特护的,只住着我一个人,可病房里却异常得宽敞,还在阳面。窗帘是我喜欢的天蓝色,窗台上摆着几盆植株——含羞草。我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弄的。其实我早已不愿意对她抵触,只是,倔强地不肯开口,甚至叫她一声阿姨。她没有像以往一样整天在我身边打,可她依旧忙碌。“洁姐姐!”突然看到洁姐姐微笑地拿着点滴瓶走入,刚开始的兴奋顿时全无,“怎么又要滴点滴啊?针扎得沐儿好疼……”洁姐姐依旧从容不迫,丝毫没有因为我语气的突然变而变得不开心,“沐儿啊,滴点滴后,你才能赶快好起来,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游乐场玩呀!”突然,我看见远处她正在倒水的手一颤,水瓶掉落在地上,随后,赶忙捡起。洁姐姐奇怪地望了她一眼,又过头来,“准备好哦!沐儿要听话……”忽然她又像想起什么的,冲着远处的她喊道:“郬羽姐,你现在有事么?可不可以帮我去医务室拿一下橡胶带,刚才走的有些匆忙……”“没,没事,我这就去。”她慌忙向外跑去。洁姐姐又像在问我,又像在自言自语:“郬羽姐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她挠头的滑稽模样被我看到,我扑哧一笑,洁姐姐反应过来,脸刷地一红,“快准备好!等一会儿滴点滴的时候不许哭鼻子!”我笑了,第一次看到,洁姐姐如此困窘的模样,甚至,比她的笑还要醉人。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来了!给你橡胶带!”她突然闯了进来,脸上微微沁出些小细珠,红红的。“哦,”洁姐姐接过来,眼里的笑意却让我感到不安,“沐儿,准备好了吗?”我怯怯地看着液体从针口流出,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来!”洁姐姐抓过我的手,没等我反抗,便将针头插进了我的血管。“好痛!”我咬紧了牙,眼泪不争气地落下。“沐儿!”她紧张地看着我,“很痛吗?郬羽阿姨可以帮你么?”我闭着眼睛,只是低声碎语。她把我轻轻地放在床上,朝洁姐姐抱歉地一笑‘“孩子们都很害怕疼的……”洁姐姐又绽出了迷人的笑容,“没关系,沐儿很乖的……”

洁姐姐走出了病房。她坐在离病床不远的沙发上,静静地翻阅着报纸,不时向我这边看来。躺在床上,我开始回忆:爸爸叫沐槿,企业家,拥有许多资产;妈妈叫夏芫,市长的女儿,温柔可人;她?她叫郬羽,是……思考从此截断。记忆回环:一个月前妈妈去世,她来到了我家;两个星期前,我尝试着离开却又存活下;这些日子她每天都在我身边,我没有刚开始那般抵触她……

纷繁冗杂,似浪潮般一阵阵袭来,将我淹没。放下?也许……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