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却的纪念
初三 散文 1655字 391人浏览 一颗新种子

不能忘却的纪念-----12.9

鲁迅先生为了纪念左联五烈士而写《为了忘却的纪念》----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纪念为革命舍身的文人义士饱含热泪与冷愁。而今天我们有必要做那“忘却的纪念”而记不能忘却的纪念 -----12.9运动。

我们的纪念日很有限,从“五四”到“五卅”,从“12·9”到“12·16”。可是我们只有在纪念日上,才会想起那些为了革命,为了新中国的建立而牺牲的人们。所以今天让我们提酒洒泪于当年青年的墓与志气上。

“华北已经安放不了一张平静的书桌了”——1935年下半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华北事变,进一步控制察哈尔,并指使汉奸殷汝耕在冀东成立傀儡政权。国民党政府继续坚持不抵抗政策,竟准备于12月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以适应日本帝国主义提出的华北政权特殊化要求。失地丧权,亡国灭种的大祸迫在眉睫。东北沦陷 平津危机 华北告急。小日本鬼子对我们的侵略已经是赤裸裸的了,然而那些买办精英们却还在做着卖国的勾当; 还有一些短视的人民在做着妥协求和以苟延残喘的美梦.

“为祖国自由而奋斗”——在日寇疯狂进攻我华北大地,国人沉醉麻木,国民党消极抗日,社会如一潭死水的民族存亡关头,具有民族忧患意识的北平学子,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摇旗呐喊,树起华夏大地第一面战旗, 他们高喊“用武力保护我华北”“中华民族万岁”等热血口号,保卫华北大地发起千人游行,声伐卖国之举。

当时中国大地满耳大众的嗟伤,一年年国土沦丧。12月9日,广大爱国学生抗日愤怒像火山般爆发。事件过程为如下

走上街头

东北大学、中国大学、北平师范大学等校学生举着大旗和标语,分别朝着新华门进发。清华大学和燕京大学近千名爱国学生离城较远,到达西直门时,城门已被军警关闭,请愿队伍无法进城。两校学生就在西直门一带召开群众大会,向附近居民和守城军警进行抗日宣传。 新华门紧闭着,门前排列着警车和架着机关枪的摩托车,军警宪兵手持刀枪杀气腾腾。学生们组成代表要求面见何应钦,然而政府对学生的要求百般狡辩,一味敷衍塞责。同学们极为奋慨,振臂高呼“请愿不成,我们游行示威去”游行队伍到达王府井大街时,扩大到四五千人。王府井大街南口布满了军警,挥舞皮鞭、木棍,凶狠地抽打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同学们与军警展开了搏斗,当场有数十人被捕。在国民党当局的血腥 镇压下,游行示威队伍被冲散了。

救亡怒潮

“一二·九”的抗日怒吼,震撼了古都北平,很快传遍了国内外。1935年12月11日,全市各大中学校学生联合罢课。国民党当局对北平学生的爱国行动极为恐慌,下令严禁学生的爱国行为,还派军警封锁一些重点学校,并且仍然决定12月16日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中共决定在这一天举行更大规模的示威游行。1935年12月16日清晨,北平爱国学生1万余人陆续走上街头,一场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大示威爆发了。示威游行队伍共分为4个大队,分别由东北大学、中国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率领从不同方向前进,途中冲破军警的封锁阻拦,最后在天桥会合。游行途中,队伍遭到大批军警扑打,数十名学生被砍伤,街道上血迹斑斑,惨不忍睹。在“一二·一六”大示威中,全市学生共有22人被捕,300余人受伤,暴露了反动当局的凶残面目。

声援北平

北平学生的爱国斗争,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揭露了国民党当局的卖国行径,得到了各界爱国人士的支持响应,促进了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鲁迅撰文热情赞扬爱国学生的英勇斗争精神,并寄以“石在,火种是不会绝的”殷切希望。一时间,在黄河两岸,大江南北,到处响彻抗日救亡的号角。极大地促进了中国人民的觉醒,标志着中国人民抗日民主运动新高潮的到来。

小编不能忘怀我等中国青年之爱国热情,不惧政府棍棒,要国之安宁。他们的见识与气概扬我民族之傲气。青年如朝阳,乳虎,大洋之珊瑚,他们至真至纯至烈。尤记得一句话“不要相信30岁以上的人”,所以我相信青年的真与纯。不是革命家创造了新中国,是青年。新中国便是如此的“青年”。

今日之青年纪念当年之青年,当年之青年勉励今日之青年。于此为不可忘却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