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我的最爱!
初二 散文 887字 1608人浏览 南海牛仔

每逢蝉声又起的时候,总爱执一柄团扇,倚栏静望那一池的荷花。

我自小便爱荷花。是因她那淡雅的花色?是因她那亭亭的姿态?抑或是因贪食那羞涩之下水嫩的莲藕和莲子?似乎都是,但又不尽然。其实最主要的莫过于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之独有气质,教人不得不神往吧,难怪观音菩萨也要端坐于莲花之上!

荷花素有“芙蕖”,“凌波仙子”等美称,自古以来吟咏荷花的名篇更是数不胜数。她也确不枉那些文豪大家的厚爱:从清透的水里抽出一枝纤细而挺拔的茎来,衬着碧色可人的荷叶,一朵洗尽铅尘,穷尽天工的荷花就如此盈盈立于其上。偶过一阵微风,茎叶轻轻晃动,她便应着风声娇羞地垂首。浅浅地一笑,在不经意间泄露了亘古的美丽。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荷花的颜色多很淡雅:鹅黄者端庄矜持,玉白者洁净无暇,粉红者宁静清丽。

那盛开的花瓣上,随意流泻的一丝一缕,从蕊部以齐整的曲线伸向边缘,其细致只怕连世间最好的工笔画师都自愧弗如。

都说荷花是诗歌仙子,梦的孩子,风的知音,雨的知己,惟有风能让荷低垂清绝与淡雅的身姿,打开心锁倾诉沧海桑田的冷暖,惟有雨能让荷敞开高贵与孤傲的灵魂,拨动心弦演绎高山流水的清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要说风是莲知音,雨是荷知己还多有描述的,记得有这样一首诗:“偶来藕塘听雨声,静看翠裙玉珠莹。才聆仙子环佩响,又慕朵瓣透腮红。风吹呢喃细语飘,舞姿轻摇多柔情。高山流水谁人识,雨荷相知濯真容。”可见此说多有情同者。

我不由想起两年前一个同样的夏天,本想去公园赏荷,寻一片难得的清净,无奈彼时恰是旅游盛季,公园的每个角落都游人比肩,嘈杂不堪。我满心烦乱,好不容易在人群中寻个空位坐下,尤自在为荷花打抱不平:人人都是来赏荷的,但在如此喧嚷的环境下,哪能真正欣赏到她们的静谧之美?

我伸手抹去额上的汗水,抬头间无意瞥到栏外的荷花:依旧是纯净无杂的颜色,依旧是超然挺拔的姿态,依旧挂着像往日一般淡然的微笑。不管外界是如何的浮华喧嚷,风起云涌,她只是淡定地守着自己沉静的世界,以足下的一方弱水隔开所有凡尘俗世的打扰,永远都不会被左右。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的心释然了。在这个急噪功利的社会里,有什么比守着自己单纯的心境更重要呢?“看庭前花开花落,随天外云卷云舒”,这该是人生的最高境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