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心剑气相思骨
高二 散文 828字 105人浏览 yangbaotian818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谭嗣同

一百年前,谭嗣同为变法血染菜市口。舍生取义,杀生成仁。慷慨向死,岁月的浮潮冲刷不了这份豪情壮志。我们却将他铭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他在担任军机章京之前,著有《仁学》,“禅心剑气相思骨,化作樊难一寸灰”,他不是不知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都说“悲天悯人”,其实悲天者不悯人,悯人者不悲天,大多数的人是领悟不到悲天这一层的。极少数聪慧者一旦读破,也立即将其捂住,如窃得至宝,掉头而去。唯谭嗣同不。他早就看破了这一层,却依然为了一个悯人的事业投身其中。“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鬼神问苍天”。他就这样走进了菜市口。

生死对于他来说,早已被视得如沙尘般渺小。“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如果说谭嗣同走上菜市口以前还有什么牵挂,那也就是后人们是否会为他的鲜血所激励。国立衰微,民不聊生,只有变法方为上策。可是早已被昏暗蒙蔽了双眼的百姓,可否懂得他死亡的意义。清王朝可以腐败,可以覆灭,但是这个民族却不可以!

“嗣同不恨先众人而死,而恨后嗣同死者虚生也。啮血书此,告我中国臣民,同兴义举!”他在绝笔书里没有一丝绝望和恐惧,他只希望他的死没有白费,他生前的努力没有白费,以此可以换得一个民族的崛起,换得一个民族的未来。“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他在菜市口这气壮山河的呼喊,不知是否让沉沦在这黑暗中人们的内心为之一震。倘若这声呼喊能够传遍中国大地,那些昏庸的统治者定会吓得屁滚尿流,肝胆俱裂。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骨纵相思当寸断,禅心难付萧与剑,只有这一寸灰可以守望了。就留着那一点禅心,一缕剑气!

历史软如流水,昼夜间奔腾而逝,一切不复痕迹地过去了。我们无法再去探寻。英雄的历史和历史的英雄同逝如斯,历史的天空曾拥有多少的无奈与悲壮?

百年前的血腥气已散得很远,阵阵秋风里,也许只有青冢的劲草舞得雄风舒卷。我分明听见他说“前尘往事不可追,一成相思一层灰。来世化作采莲人,与君相逢横塘水。”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