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漪画成行
初二 其它 919字 140人浏览 alex88669

涟漪画成行

喜欢上那个风花雪月的朝代,也说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那是从昏天黑地的战火中站起的翩翩少年,一袭白衣,一把折扇,吹散半片河山的烟云。

这个朝代不知拥有多少璀璨的文学:东坡,易安,稼轩„„每个名字,在历史的长河中,荡开一圈又一圈涟漪。一圈,又一圈„„

相比起工工整整的唐诗,宋词的长短不一更显一分活泼灵动。所谓词,便有曲配,于是宋词的成长有着笙箫笛管的陪伴,琴瑟琵琶的缠绵。如果说唐诗是丰神俊朗的得意书生,那么宋词便是绝代风华的娉婷佳人。如梦令、浣溪沙、醉花阴、苏幕遮、虞美人„„仿佛佳人名姓,多少词便是多少心情,或哀怨缠绵,或惬意宁静,或少年英姿,或老当益壮。一首首宋词,一点点还原那跨越千年的时光。

我爱宋词,偶尔也能自己想起一些词句。然而我从未有过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愁,也看不到那转朱阁低绮户的皎月。于是我懂了宋词只钟情于千年之前的那个朝代,我已无法轻触千年前历史长河的水面,便只能在千年后,静静地看着那一圈圈的涟漪„„ 片片涟漪,画成千年的时差。

纷飞的战火,永远是这个朝代的伤痛。我们已没有资格品尝,但纵使时光荏苒,那一抹历史的涟漪,又如何散得尽?“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是文山君的宣言,也是万千大宋子民的写照。北地的金军不可一世地认为整天只会吟诗作画羸弱不堪的南人也会像那些曾被他们征服的民族一样臣服于铁蹄之下。他们认为:十年之内灭宋,轻而易举。 结果他们打了过来,结果他们打了近五十年,还搭上了一位大汗的命。

千年之后,另一个岛国民族觊觎着华夏,狂妄地发动战争。这片土地上军阀混战,老百姓穷得不能再穷。于是他们宣称:三个月内,必灭中国。

于是他们打了进来,于是他们打了八年,最后捆被子滚蛋。

千年的时差,洗不尽冲不淡的是血液中民族的尊严。

千年的时差,撼不动打不垮的是一个民族的铮铮铁骨!

我们无法谴责历史的无情,亦如我们阻止不了历史前行的脚步。于是满腔的热血都化开在风中,染成了历史悲壮而无言的挽歌。驰骋千年,零丁洋仍在缄默地哭泣,看不见的泪滴滑落,画起永恒的涟漪„„

哀歌随风而去,涟漪独守泣血。

时光的脚步划过水面,一圈圈涟漪画成一行。穿越千年的波光,是谁在尽头浅吟低唱?历史的河流,兀自神伤。

千年的守候,换一路涟漪画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