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誓言,你还记得吗(一)
初三 其它 2584字 440人浏览 德武苑汇萃

天才晴了几日,又下起雨了,雨洁不知是名字没起好,还是天生和忧郁结缘了,每当天下起小雨,就会无端的伤感,失落,会无端的想起车站,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季节,想起那段如梦般不真实的岁月。那年雨洁还是如花般得年纪,年轻冲动充满激情,对一切都充满梦想和憧憬,像所有女孩一样梦想着一个白马王子出现在自己美丽的梦里。虽然,期盼王子的出现却没有真正放下自己所有的防卫,依然紧裹自己那个期盼幸福的心,面对一切诱惑依然充满怀疑,直到幸福自己走到眼前,不敢强求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幸福。认识荣天是个意外,雨洁上大学的时候寄宿在小姨家里,那天是十一,小姨早早起来,喊起了全家人,包括雨洁,今天有客人,“谁来啊,大过节得?”“是我一个同事的孩子在这上大学,今天过节我请他来家吃饭。”雨洁听到小姨说是同事的孩子,不知道从哪来的念头,那孩子肯定很小,其实自己也不过是大二而已,但那时,在雨洁的印象里,孩子就是小的幼稚的,不可理喻的,反正,躲过去就对了。连忙,雨洁撒了个谎“小姨,我一会要出去,和同学约好逛街去,我就不在家吃饭了。”“好的,那下午早点回来,晚了我会担心的。”小姨爽快的答应了,雨洁顺利的出了门,因为毕竟是个谎,并没有事先商量好,雨洁连忙来到学校宿舍,希望还有同学在,可以一起逛街,要不时间还真是难熬。雨洁的学校很美,因为是所军校,家属楼也在学校里,房子都排列的很整齐划一,同学的宿舍楼前有片小树林,经常,会有男生坐在这弹吉他,旁边站一圈围观的群众。很快,找到了两个还没走的同学,一起出门逛街了,还好如愿以偿。三个人漫无目的的四处闲逛,很快就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一看表还很早,早上她们不到9点就上街了,此时还不到12点,雨洁当然想继续逛下去,因为显然还没吃完中饭,显然那个孩子还在,如果现在回去,肯定会碰到的啊。可是不争气的她们两也显然没了逛街的欲望了,无奈之下,她们三个又返回了校园里。同学要休息,雨洁只有无奈的回了小姨家,一进门,他们还在吃呢,欢声笑语,小姨说“回来了吃饭没呢”“吃过了”“那你陪荣天聊会天吧”“偶,好的”心想,怎么还没走呢?硬着头皮走到客厅,看到那坐着个生人,他马上站起来,很有礼貌的说“你好”我马上抬头看,回应着“你好”,心想这孩子还真高啊,起码180,头发有点微卷,手很大,眉清目秀,五官端正,这哪是孩子啊,简直是个大人。他们打过招呼以后,雨洁的距离感马上烟消云散了,和他聊起天来,完全忘了此时已经吃完饭的小姨和姨父,似乎这里只有两个年轻人在攀谈,旁人一句都插不上嘴。聊喜好,聊趣事,最后居然算起命来,也许如果雨洁不说,谁都不会知道,用牌算命,是雨洁最得意之处,总是说得头头是到,有条有理,好像真的很准的样子,因此很多同学都信她这套把戏,也是雨洁的得意之作,如今碰到一个如此高大,长得不错的男孩,自然还是要显摆一下的。果然效果不错,显然这招让眼前这个男孩也蛰伏了,时间在这个时候似乎应该停滞,但是却相反溜走的很快,马上,那个孩子要走了,他和小姨告别,竟然说“小姨让雨洁去我们学校玩会吧,晚上我送她回来。”面对这样的请求,小姨自然不能拒绝,于是,雨洁和荣天两人边走边聊的来到了荣天的学校。荣天的学校,也是军校,军校一直是雨洁喜欢的,所以在军校里看到一切雨洁都是崇拜和敬仰的。其实他们认识不过几个小时,却像是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一样,聊天,说周围的朋友,趣事。对这样的没有压力自然的交往,雨洁觉得很舒服。晚上他送雨洁回到小姨家,临走时,他说,“你不送我吗,我自己走好可怜啊”“好吧,我送你去坐车”两个人又一起走到校门口去坐车。车来了,又走了,可是荣天和雨洁还在门口,雨洁不高在荣天面前,她只到荣天的肩膀,时常都是荣天低头弯腰的听她说话,从不见雨洁抬头和他说话。在荣天面前,雨洁总是蹦蹦跳跳,很快乐的,像个淘气的音符。终于雨洁说“走吧,再不走,你们教官该说你了”“那我送你回去吧”“我们这样送来送去,送到什么时候呢?”但是荣天坚持送雨洁回了家才又匆忙的走了,走之前,他们说好了没课的时候再见面。大学的课程没有那么紧张,雨洁总是上午有课,下午没课,在认识荣天之前,她的下午都是出去闲逛要不在家看电视。可是,认识荣天以后,下午,荣天常常来找她玩,两个人会

一起到操场聊天,参观雨洁的学校,谈谈奇闻乐事,反正认识荣天后,雨洁的生活变得充实开心了。但是从来,他们没有提过关于喜欢或是其他别的感觉。直到有一天,也是一个下午,雨洁在屋里百无聊赖,想,今天他还来么,因为有几天他没有再出现了,也许因为功课忙,或许其他别的事。正想着,一阵熟悉的敲门声,飞快的跑去开门,是他,让进门来,荣天说“最近队里管的严,不让随便出门,好不容易请个假跑来找你玩”“那你今天来,队长不会批评你吧?”“不会,说好了啊”和往常一样,他们出门聊天,只是和往常不同,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无意间说起荣天周围的女同学来了,荣天说认了好几个姐姐,帮他洗衣服买东西,雨洁说“是别人喜欢你吧”“怎么可能,不是,我又不喜欢那样的,”“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喜欢的你不知道啊?”“啊?我怎么知道,和我什么关系?,你喜欢谁,我帮你说去”“„„”荣天半天没有回答,雨洁也没有再说什么,此时雨洁似乎感觉到什么,只是他们什么都没说,这时回荣天学校的公交来了,荣天说“我走了。”“你不送我了吗?”这一站是雨洁和荣天学校的中间地带“我们总是这样来回送,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回学校呢?”荣天走了,雨洁一个人走回学校,雨洁一路都在想,荣天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一路的猜疑,让雨洁一会明白一会糊涂,直到回到家都没想清楚。一个休息日,雨天,荣天来找雨洁玩,雨洁拿了把伞出门,楼下荣天在那等着,荣天看见雨洁手里的伞说," 你不累啊,拿那么多伞,我有伞啊,我给你打就行了。”雨洁常常期盼有天能躲在一个高大的男人肩膀下,此时这个人就在眼前,接近立冬的天,雨洁觉得心里暖暖的,迅速,雨洁躲在了荣天的伞下。在荣天的伞下,荣天自然的搂着雨洁的肩膀,雨洁用手揽住了荣天的腰,就这样荣天自然的走进了雨洁的生活,雨洁觉得荣天的手总是特别的暖,站在荣天旁边特别安全,和荣天一起哪怕是寒风凛冽也觉得没有那么冷了。雨洁深深知道,这样难得可贵的感情,虽然弥足珍贵却不会长久,所以雨洁从不要求荣天的甜言蜜语,从不期盼什么天长地久,从不问将来和以后,因为,他们都知道也许他们有的只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