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开学后的两周
初二 散文 1400字 331人浏览 ooxx真心不爽

早晨去上学,太阳正对著我走著的大街,让我非常不适应,但还是很柔和,了个湾,便摆脱了太阳的光泽,路上,久久不能平静,总想著警,幻想她当时被车撞会是什么情形,心裡很难受,但却无能為力,到了学校,他们都找我抄作业,我其实不是蛮想给他们,但是最后还是被他们抢去了,听著韵说抄作业是不对的,但我也没去夺回来,不是因為他们算是我的朋友,而是因為还想著警,那已经是上学第一周星期四的事了,但是直到现在,我都无法放心,只可惜她在天门,不能去看她,我不曾想过车祸这两个字眼会落到我周围的人身上,谁能够接受?想到电视上面的情景,便不再敢想下去,茫然了半天,迷迷糊糊的应付他们跟我说的话,表现出自己没什么事的样子,去和他们笑?我不想让我身边的人和我一起担心。老师来了,便想用读书来摆脱对警出事的幻想,因為那毕竟的难受的。做操还是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变化,早读就悠悠忽忽的过去了,一下早自习,那个张迎便来聊我,很是讨厌,我明白老师為什么掉位置,一是因為黄顺他们,在大多数人眼裡是这个原因,但是,老师是个很聪明的人,她知道如信息老师说的:张迎是倾诉者,而我是他忠实的听眾,但在我认為,我只是把他当作空气而已,如果,在我警告多次后,张迎只是一味跟我讲话,那么说难听点,我不会把他当作一个人看,因為,就像老师说的,一个十三,四岁的人了,如果还像个小孩,那么我们只能把他当作一个低等动物,算了,不说他了,他让我感到烦躁,或是让任何人感到烦躁。中午时,和峻吃过饭,便叉著剑一起回学校,1点鐘考英语,我全是乱写的,因為心情也乱。后面的几节课过的很平凡,直到班会时记起了韵和瑛,两个很很负责的人,记得那天教师节听她们谈话,心里很是触动,她们谈到我们班怎样,问峻,我没有说话,其实说到班级怎样,记起了我原来的班,很是舒适,上下课都在座位上学习,相比之下,这裡差得多,但我不想因為我的话而让她们的压力更大,但是,跟别的班比起来,还算是可以,毕竟开始是困难的,或有,峻说这个班很好也是这个原因,峻是我很瞧得起的一个男孩。后来我去买花,他们后来问我為什么神经兮兮跑到第一大道去,我只是笑著没说话,或有我认為,我是想让心情平静点,毕竟最近的事太多,但是仔细一想,我去的原因好像不是这,我也不明白我為什么会跑那么远,似乎很好笑!

不提往事了,一提就伤感,我很记得这句话是在姐的一张纸上看到的。班会完了,并没有马上走,因為回家后是无聊的,校门口,和剑说了拜拜,看见韵在前面走,便随口问她家在哪,当时头突然很晕,很不舒服,便没有跟她说话了,不知不觉走到了她前面,我想起了她有QQ便要她告诉我,她写给我了,我说了声谢谢便走了,没有说再见,因為我当时头好疼,可能是感冒了的缘故,便一心想著回家。到了楼下面,看到了我的信,那是我在网上弄英语的奖品,08奥运明信片,全国只发行张,算是难得,心中便稍微高兴了点,但还是多么无力,我看我是病了,到了家,我装作高兴的把明信片给她看,我便坐到床上,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病了,因為这点小病没必要让她担心,开了电脑查东西,后来爸回来了,说要打牌,便被他抢了,本来准备写日誌的,我知道我写东西的灵感是很容易消失的,所以和他小争了一会儿,可想而之还是被他抢了,真后悔当时教他在网上斗地主!后来轮到我了,便和上线的几个人小聊了会,开著无聊的玩笑,便到了10点,下了,晚上睡的很好,因為心中很平静,记起了下午回来时刺眼的阳光,也在我的正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