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片枫叶情(外一篇)
初二 记叙文 1019字 81人浏览 sweetmilk0607

拂过一阵微风,随着一片沙沙的交响悦耳曲,香山枫叶片片徐徐飘落,忽而左右,忽而上下,迷离醉眼。几抹红晕映衬着窈窕仙姿,蝶飞凤舞,婀娜娇艳。时而喜上眉梢,脱离母体终于获得永久的自由,绚丽的空间充满着无限的诱惑; 时而自我陶醉,有着这般迷人的神采风韵,撩人的风姿惹得群情一片哗然; 时而悲从中来,欢快之余,落地的一瞬,预示着整个生命即将就此完结划上句号,残淡的一幕直落得凄凉一地。

随手空中轻轻拈来一小片,小心执于掌中。红叶湿润着,双指并拢替它轻轻擦试着,生怕又再触及那殷殷流血的伤痛。抬起头,极力想让视线穿透繁茂的枫顶,寻找到一片碧海蓝空。刺痛的眼眸有些个模糊,不知是软软细雨打湿了眸角,还是感伤着枫叶的凄惨命运。

最终,枫叶还是无奈的落地了,你挨着我,我挤着你,铺了一层又一层,相互的支撑,相互的慰藉,并且深知大家都将永久长眠于此,直至与大地融为一体。此刻似乎方明白:离开母体的自由换来的却是生命的结束。不管怎样抗争,也都挣脱不了命运的最终归宿。

片片枫叶亦感伤!!! 片片枫叶亦悲情!!!

【童年的我】

父亲走后,也不知后来的那几年母亲带着我们姐弟五个是怎样熬过来的。我已没有了记忆。或许是也不想再去记起什么,或许也是父亲走时的那种凄惨情景至使我刻意将记忆封死。依稀记得七八岁的我和姐姐们每天都要早起背着背娄到很远的地方去割草,每次回来时全身都已湿透,在和小伙伴们玩耍时,往往也是被欺负的对象。因那时家里贫穷,又没了父亲。每当善良又无过多语言的母亲看到我们姐弟受人欺辱时,也只有无奈而又心痛地含着泪把我们责怪。尽管母亲心里很清楚,也很明白,错不在我们。

好多时候,都想能有顿饱饱的白米饭吃,可往往吃饭时,母亲和姐姐们总是把锅底中心仅有的一小点米粒饭都给了弟弟,而我们吃的却是能透过人影的稀粥。那时的我们最盼着的就是过年,因为只有到了过年才能有少许的肉吃,才能吃顿饱饭,才能有新衣服,新鞋穿。每到过年,舅妈就会背着一大摞新鞋带给我们一大家人,每人一双,年年如此,直到我们长大。

好不容易到了读书的年龄,尽管那时仅有5元的学费,可家里却真的已没有了支出的能力。我趴在校舍窗外望着,好生羡慕能坐在室内的小朋友们。为了能让我和姐姐们读书,母亲到校垦求校长收下了我们,然后把家里本就不够糊口的粮食卖掉了部分。就这样我们在老师每学期追缴学费的声讨声中完成着学业。大姐初中毕业后,村委出于照顾困难户将她安排到了村办纸厂上班,这样我们的家景才得以有所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