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三月三
初一 散文 1639字 2007人浏览 jerry89110

“海风吹来了三月三 谁家的小伙儿笑开了颜 打起独木鼓蹁跹 围着篝火迎接艳阳天 情歌唱来三月三 谁家姑娘羞红了脸”歌中这样唱到。又是一年三月三,清明过后,草长莺飞,柳绿花繁。溱水与洧水交汇的河边,一犁杏雨幽幽,三径桑云淡淡,万物萌动,春情勃发。河水对面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消灾除邪的祓禊仪式,青年人在河边或是相互追逐,或是撩水嬉戏。这时一对少年男女踏着柔软的青草,各自手拿一棵兰花,心领神会地踱到河边…… 这一幕发生在大约2500多年前中国周朝的情景剧,让当时的采诗官记入《诗经·郑风·溱洧》篇中。三月三,汉族及多个少数民族的传统节日,时在农历三月初三。古称上节,是一个纪念黄帝的节日。三月三可推到追念伏羲氏。伏羲和其妹女娲抟土造人,繁衍后代,豫东一带尊称伏羲为“人祖爷”,在淮阳建起太昊陵古庙,由农历二月二到三月三为太昊陵庙会,善男信女,南船北马,都云集陵区,朝拜人祖。三月三是壮族人民的传统节日,壮族人称“窝埠坡”或“窝坡”,原意为到垌外、田间去唱歌,所以也称“歌圩节”也有称是为纪念刘三姐,因此也叫“歌仙会”。

布依族人也过三月三,它是布依族一个非常普遍的传统节日。布依族 “三月三”是一个跨境的民俗圈,主要分布于贵州省南北盘江红水河两岸,即贵州、云南和广西三省区二十多个县市,面积大约有四万多平方公里。每个地方的过节风俗都各不相同,各具特色。有些地方的“三月三”的渊源与“上坟挂青”的民俗有关。布依人家或宗族集体到祖坟墓地挂青,杀猪宰羊,摆设酒菜和花糯米饭祭奠。节日这天,人们到山野踏青游春,儿童们摘嫩枫叶做成圆球抛打或着装枫香树叶子衣,妇女们则摘几匹嫩枫叶插在头髻上。此外,家家把糯米染成五颜六色,做成花糯米饭吃。青年们到山坡上吹木叶、唱山歌。临别时,主人家用芭蕉叶包着花糯米饭和鸡腿肉分送孩子,作为节日的礼物。 望谟县中部的“三月三”与花米饭有关。当时的花米饭的颜色只有三种,黑颜色用来感恩父亲,黄颜色用来感恩母亲,紫红的颜色用来感恩媒人;随着人们情感的加深,花米饭变成了五色花米饭。贵州贵阳市一带的“三月三”的渊源与“祭地蚕”的民俗有关。传说古时有一庄稼汉为避免幼亩遭受虫害,他用了许多方法祭祀都不灵验。后来,他在春播时炒包谷花去喂地蚕,结果保住了幼苗。此后,这一带的布依族为了保护农作物,争取获得丰收,于每年三月初三那天,炒包谷花作供品,三五成群地至附近山坡祭祀“天神、地蚕”,祈求天神保佑,不叫地蚕咬死田地里的禾苗,让五谷丰登。祭毕,人们沿田边土坎边走边唱山歌,并把包谷花撒向田土中。人们认为,祭了地蚕,既可使它们迷糊,又能封住它们的嘴巴,田里的禾苗即可免遭虫害。后来将三月三定为“对歌节”。

三月三对布依族群众来说不是一个普通的节日,它不仅象征民族性、社会性、集体性,更是文化交融的象征:布依族的“三月三”包含有孝道、感恩、和谐、欢乐、富贵、吉祥、团结、情爱等文化内涵。布依族群众认为,不管你当多大的官,你读过多少书,在 “三月三”你必须回家扫墓;布依族有这样的民俗“三月三要起得早,六月六要坐得晚”,这天人们起得比哪天都早,把花米饭做好后就烧香敬祖宗和自己家的恩人;“三月三”是“民族团结”节,各民族相互来往,不亦乐乎。但是随着乡村经济开发的深入,农民外出打工的增加,布依族的文化民俗活动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三月三的濒危状况正在加剧,民俗文化空间有从城镇退向农村的趋势,城镇里过“洋”节日的人越来越多,不少年轻人认为民俗节“土”进不了大雅之堂。传统的节日文明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根源,是一个民族一起发明、一起享用的精神食粮,这种文明会天然地构成一个民族的凝集力,再加上附于其上的审美感情、兴趣,它的精神影响力是巨大的。因此,它的消失对整个民族的影响也将十分巨大。现在,已经有

越来越多的布依族儿女加入到保护三月三等传统民族节日中的行动中来。

“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三月三是充满乐趣的,神秘的、奇妙的,人们在它欢乐热烈的气氛中,将体验到越来越多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