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记忆(南下六)
六年级 记叙文 712字 18人浏览 杨炬良

在我们到新仓起,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带来的市场物资匮乏越来越明显,学校也养起了猪和兔子,我们学生劳动课就是割草,除劳动课外每个学生还有5斤草一天的任务。

由于我们班全是镇上同学,中午还有到茶馆去宣传的任务,歌词全是镇文化站发下来的,曲调我记得是马顿调,自由调,山歌调等,我从小喜欢唱歌,故也很高兴去宣传,但几个茶馆唱下来就没时间再去割草了。

这时我看到河里经常有船停着,就问同学玩船要钱吗?因我在济南时和两个大哥一起去大明湖划过一次船,当时只划了2个小时要四毛钱,(那时在济南叫划洋船,二毛钱划一小时)还没学会就不能再划了。同学说:船都是生产队里的,只要不被他们看见,玩是不要钱的,但被他们看见是要挨骂的。

我一听不要钱,心里高兴起来,因为被看见最多被骂几句,就当沒听见,但玩船的瘾可解决了。从此我一发不可收拾,一有空就玩,到后来我用橹摇船,竹竿撑船,用浆划船全学会了,当时在同龄孩子中,我是个出了名的玩船大王如果有农民在河里找船,那肯定又是我玩去了的可能性大。

但这也解决了我割草的问题,因我每星期上交学校的草要几百斤,全是在河里用船去捞的东洋草(又叫长矛草)在期未学校的品德评语中我又多了一条:热爱学校的畜牧工作真是双丰收,现在想来还好笑。

这年的暑假又我开始学游泳,並很快学会,最难忘的是我一次被弄到了大船底下,当时我气已接不上,在大口大口的喝水,但脑子却相当清醒,想到的是自己怎么会死在了新仓,怎么会&&大量镜头在脑中闪现,这也可能是一个人将要死前的感觉吧

但我头脑相当清醒,想到应从那个方向游出去安全,和存在的危险可能,最终我选择双手推托船底,从船头游了出来,因为老天还要我活下来,因几年后还有三条人命要叫我去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