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
初二 散文 1897字 285人浏览 zssxdzh

苏轼《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审美赏析

在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即题记中说的“乙卯”这年,苏轼任密州(今山东诸城)知州,年已四十岁。就在 正月二十日这天夜里,他梦见爱妻王弗,便写下了这首对死去的妻子绵绵不尽的哀伤和思念的悼亡词。全词如下: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从标题看,苏轼这首词是“记梦”,而且明确写了做梦的日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境也是现实生活状况及其精神境界的间接的表现。

词作开始,词人写道:“十年生死两茫茫。”“ 十年”指结发妻子王弗去世已十年。妻子去世已经十年了,生死相隔,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都茫然无知了。是的,生死两茫茫。词人接着写道:“不思量,自难忘。” “思量”即想念人。这两句的意思是说,不想让自己去思念,自己却难以忘怀。也就是想忘却而反而忘却不了。这里,暗示了词人与妻子王弗的情感很深。词人写道:“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千里”即王弗葬在四川眉山,与苏轼任所山东密州,相隔遥远,故称“千里”。一个“孤”字,不但表明各自一方的孤独,而且也暗示了词人孤独与痛苦的心理。“孤坟”一词引用了孟启的《本事诗·徵异第五》。其中记载了姓张的,妻孔氏赠夫诗:“不忿成故人,掩涕每盈巾。死生今有隔,相见永无困。匣里残妆粉,留将与后人。黄泉无用处,恨作冢中尘。有意怀男女,无情亦任君。欲知肠断处,明月照孤坟。”苏轼取其后两句中的“孤坟”来指其妻王氏之墓。我们知道,在这十年间,苏轼因反对王安石的新法,颇受压制,心境悲愤,外放密州,甚至入狱,无论在生活上,抑或在精神上都是困苦的,压抑的。可以说,痛苦之悲,凄凉之感不言而喻。然而,爱妻的孤坟远在千里,诗人也远在他乡,真“无处话凄凉”。因为“无处话凄凉”,而“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了。是的,即使相逢也应该不会认识,因为四处奔波,灰尘满面,鬓发如霜了。是的,人老了,精神也憔悴了。当然,这里的“尘满面,鬓如霜”,不但是说岁月流逝而人老去,而且也暗示了自己所遭受的痛苦使人憔悴不堪。其中,“纵使”用得很妙,这是一个退步假设,在这里有不可为而为之的意思,这不但照应了诗题中的“记梦”,也暗示了自己对亡妻深厚的思念之情——希望见到亡妻。

以上是实写,写现在,写自己做梦了的事实。接着,下片开始写道:“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幽梦”即隐约梦境。“小轩窗”指小室的窗前,“轩”即门窗。意思是说,晚上,忽然在隐约的梦境亡妻回到了家乡,正在小窗前对镜梳妆。这里,词人承上写了进入梦境。这是叙述,是虚写。首先,写在梦中见到了亡妻王弗,看到王弗和生前一样在镜子前面梳妆。这里必须注意,词人选择梳妆的细节,是很有意义的,说明了王弗是一个遵守“三从四德”的好女人(古代衡量女人的标准就是“三从四德”)。所谓“三从”是指封建社会的女性“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的规定。所谓“四德”是指封建社会要求的女性做到“德”、“容”、“言”、“工”。苏轼写王弗梳妆,就是注重了“容”,即容貌,容颜。这就表现出了王弗是一个端庄、稳重、守礼的

女人。词人接着写道:“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顾”即看。相互看着,说不出话来。这一句是情感的停顿,是情感的凝固,也是情感升华到极点,真有“此时无声胜有声”(白居易《琵琶行》)的伤情。无言的以对恰是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述清楚的。词人在此留下了审美空白,给人以无尽的想象和最深沉的感受,而且使词作的想象空间拉出来,有效地提高了词作的审美意境。无言以对,却“唯有泪千行”。无声有形。以泪洗面,伤心之至,千言万语,唯在这无言的“泪水”之中。其次,有回到现实中来。在这样的情景之下,词人写道:“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肠断处”即王弗坟地。“短松”即指矮松。这几句的意思是说,料想那明月照耀着、长着小松树的坟山,就是年年思念妻子而痛欲断肠的地方。词作的结尾,直抒胸臆,道出了对逝去的妻子王弗的想念,也表明了对自己孤独生活的伤感。其中,“明月”表现出了相思之情。“短松冈”表现了“断肠”的悲凉。这几个意象不但通俗,而且也很形象、含蓄,符合诗词的审美需要。

在艺术上,首先,全词情意缠绵,字字血泪。正如陈师道所说的:“有声当彻天,有泪当彻泉。”其次,实境与虚境的结合,或者说,现实与梦境的结合,提高了词作的境界,表现出了深沉的情感。再次,意象的选择很有情感性,不但更好地抒发了思念之情,也引起人的想象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