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田野
初一 记叙文 1339字 202人浏览 郑海英12

家乡的田野

回到家乡已是日落时分,一片晚霞挂在天上,把天地间交织成橘红色,像一幅美丽的画卷。走到新基河边,我的脚步便凝滞了一会儿,之后又兴奋地飞动起来。我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不一会就蹿进了暌违已久的田野,空气清新极了。

河里的水不太多,流水潺潺,也许是地气温回升的原因,水面丝毫没有早春的寒意。小河两岸,金黄的油菜花映入眼帘,我清楚地看见,那醉心的黄色,是何等尽情地浸漫到远处的山脚下,把山的轮廓都映衬成一片橙黄色„„

啊,田野,我的家乡的田野,你这一方热土,曾养育了祖祖辈辈多少躬身劳作的村民;我也是他们的后裔,也曾在这里辛勤耕耘,不管风雨雷电,不管凝冻飞雪,我用手中的锄和镰,与缠身的贫穷作战。父亲曾对我说:“不要荒废了每一寸土地,不要亏待了每一株庄稼,一分耕耘总会有一分收获。”当我和家乡父老乡亲手上的茧花脱落在这片土地上,总会迎来一个又一个硕果累累的秋天,我们不胜欢跃的心情,是用任何文字都无法形容的。到现在,我一闭上眼,脑海里总会浮现那些欢笑的脸庞。他们都是我熟悉的长辈和同辈。尽管我那时是那样的弱小和内向,他们却从不另眼待我,总是让我干些轻的活,做些易做的农事。许多乡亲对我说:“你的父亲是一个插秧的能手,在‘大跃进’时他参与了公社举办的插秧比赛,五个大队选出的六十名插秧好手参加,你的父亲获得了第一名,奖品是十斤白糖和十斤插秧酒,他把酒带到水田里,同大家一起喝。”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插

秧比谁都快,每次他插完自己的一段,总是悄悄地到我后头帮助我插秧。当我回身看见父亲时,他只是对我微微一笑,而且笑得那么开心。母亲每次总是要我跟她一起去给玉米中耕培土,她一边培土,一边教我下锄的力度和挖土的方法,只是恨不得把所有的农活经验一下都传授给我。还有一个热心的姑娘,她在有一年暑假我参加生产队劳动时,每天下午都会奇迹般地从怀里掏出三五个煮熟的洋芋悄悄地塞给我。我把洋芋捧在手里,傻傻地看着她,把她的脸看得羞红了,之后才慢慢地吃着。至今想起此事,仍会令我怦然心动。当然,也有灾难性的日子,如天降大雨河水猛涨之时,父老乡亲们则半夜三更扑向河岸堵缺口,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谁也不知危险,谁也不晓疲倦,大家团结一心与凶恶的洪水搏斗,千方百计减轻水灾造成的损失。他们有一种集体的意识,堵住决口,保住家乡的田野。因此,他们的表情、动作,只是表现出对洪水的一种激愤,而没有丝毫的“个人想法”,这是非常可贵的。

这就是生活和劳作的家乡的父老乡亲,无论白天黑夜,他们总是把心搁在田野上,把汗流进热土里,把爱留给庄稼中。他们甚至在春意萦绕的日子里,也没有闲心去观赏姹紫嫣红的风景,而是披星戴月到田野去看水、放水。春寒中保护秧苗,烈日下中耕除草,秋雨时收获瓜果,雪凝天翻犁板土„„所有的丰收,写在纸上自然不费气力,但种植水稻、玉米、辣椒、小麦、油菜等农作物,却要付出多少艰辛!生活,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山清水秀的家乡的田野,就这样一年

一年地亮丽了起来;青青的瓦,白白的墙,高高的房,一幢幢崭新的黔西北民居拔地而起。

突然,几辆农用车进村的轰鸣,打断了我的思绪。放眼一看,夜幕景色中的村头已有数十盏电灯亮起来了。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我这才迈动双脚,从半明半暗的田野,向着我家的村庄走去„„

家乡的田野56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