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的繁华换一刻的清幽
初一 散文 562字 42人浏览 度娘赌不赌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题记

梅兰竹菊,自古花中四君子。梅之清高,兰之幽香,竹之傲然,菊之风华,的确是花的最高处。然而我却一直认为,竹,不过是一种常绿的植物,不应该与梅,兰,菊相提并论。直到那一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家住城市的却偏偏爱花,或许只因无法得到吧。家中常有各个品种的花卉,亲友登门,带的,通常也是一些花卉。

我偏爱梦幻般的紫色,风信子在家中是极为常见的。爱她的花色,也爱它那浓郁的香气。

然而,外婆却是极不喜花卉的,在那个乡村里的外婆家后院里,只有清一色的竹子,一年四季绿着,充满着生机。而我,毫无兴致,只是一直觉得,竹子,从不会死亡。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然那一次,我见到了竹子的花,与竹一直以来的清高不同,只一次,惊世妖娆的粉红色,在它的身上出现,红的令人心惊胆颤,我不知道,这就代表着他的生命走向了终结。

我以一种极其兴奋的神情欣赏着她的美,哪怕与这一片绿是如此的格格不入!我或许只是高兴它终于不止绿这一种颜色了。

然而,在那之后,我见到的是他倒下的身影,是如此孤傲,我终于明了,竹,他一生最求者自己最爱的绿,然而在最后的那一刻,他也会不甘寂寞。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竹的离开,或许是它的释然吧,于他而言,死亡,亦是新生。

若有来生,我愿做一颗竹,哪怕生生世世不能被世人所了解,哪怕是孤独的一个人。若是一世的繁华,那么繁华过后,烟云尽散,唯有那一刻的清幽,可以伴我生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