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雪舞
初三 记叙文 1019字 197人浏览 maomaobear1973

清明来访,早早起床,睡眼惺忪,窗外的天灰暗灰暗,大地一片模糊的白色。雪不知何时到访,无从知晓,但依然簌簌飘落,没有收敛的兆头。触摸马路的雪花倏地没了踪影,积少成多,化作微微细流,曲曲折折地流淌。湿湿的路面十分干净,尘土、碎屑被风和雪水吹浇得一粒不剩。柳色是春天的第一抹绿,已经变得妖艳翠绿,她的婀娜和光亮宜人与雪两不相干,雪在她的隙缝落下,不曾依附半点,垂柳却愈加明亮了。杏花红红的骨朵即将开放,雪花站在杏枝上很快凝成了条条结晶,水滴缓慢落下,远远望去,杏林红白相间,红中透白,白里显红,交相映辉。田地白茫茫一片,麦苗青青,雪就像被筛子筛落一般,依偎在麦苗的脚下,阡陌纵横的田地好像镶嵌了一块块翠白的地毯。往日晨曦微露,农人忙早,我喜欢在田埂上漫步;今日是不能了,我不愿破坏大自然的和谐,田埂也不会容忍污浊的步履,还会摔跤的。春雪是温柔、轻盈的,洁白宜人,热热闹闹;不似冬雪朴实、厚重,严酷的冷峻。冬雪不威冽,就代表不了冬天;春雪无法代表春天,却增添了春天的迷茫和飘渺。雪和雨是亲密的姊妹,她们常常在春天结伴而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手挽手、肩并肩,欢快地来、潇洒地去;她们热情地为大地输送精灵,愉悦地为人们赠送音符,纯洁地与我的灵魂相触,我的灵魂在雨与雪的洗礼里一次次升华。我曾经相约与朋友去什川赏百年梨花,如果今日去,雪花的柔和曼妙,梨花的洁静妩媚,相信欣赏者难分伯仲。不过,此时梨花开放了吗?雪曾经隔断了我的归路,大雪封山的日子,我呆在交通不便的山沟里,斜躺在暖暖的炕上,听小女孩兴奋地讲述山户人雪地捉狐狸的事。屋内熊熊的炉火发出滋滋的声响,院子里烟雾缭绕,调皮的小狗追逐着自己的尾巴转圈。小女孩痴痴地诉说,我想起了《聊斋志异》中善良、美丽的狐仙。山户人进入深山,遇到她们了吗。这样的天气实在难以辜负,我走到街上,雪粒纷纷粘附在身上,不由得怀念冬日撒落六角形的雪花,“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样的日子,祭祖归来,忆记先逝的亲人,怎不断魂。在自动取款机的门口,一位年轻的女人手持一张银行卡,另一只手扶着门框,大声喊着:“唉,你的银行卡丢了。”那个遗失银行卡的小伙在百米外听到喊声,猛然回头,急急趋步来到女人面前,一个劲自责;“我太大意了,太大意了,真是谢谢你。”并在雪花里鞠躬,接过银行卡,放心地离去。春雪是美妙而短暂的,午后,极目远眺,远处山峰有几团白色外,平川沃野已不见踪迹,雪后带来的只是湿漉漉、软绵绵苏醒的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