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之若素,冷暖自知
初三 散文 1186字 2026人浏览 xIaO_Tuzki

浮华,游离在窗外的寂静里,这里可算是异地的小山城吧,湿漉漉的清脆着,仿佛沉淀里,掠走了脸颊的光鲜,只余下苍劲的狂野,还算是生命的摆放!

安之若素里,独喜好一些甚是雅致的景致,或为人,或为事,或为物,姑且这般若素的欢喜着.撇尽人之善最为诚恳的本质,一抹高洁的眸,只是略为的停留在独特的世人身影,或为真城的脸颊,或为敦厚的如山般的诚恳,或为自强不息的身躯里那一蕊最闪亮的独特.拓尽沧桑,维余下一纸空闲的心绪,孤漠的徘徊.弃虚浮的人尘,齿不言,眸不斜,尽将眼帘泻春秋!

独好江河,悠悠,一泻千里,潺潺小溪,冰封万里,玲珑剔透;甚好蓝天,银色的迁徙,大雁南归,燕雀低飞,红尘一阔,白云朵朵,暮曳星光,几许天街,灯至牛郎,牵织女!也好山峦,屈指青松,摇曳山城,道道青翠,染天涯;更甚泥尘,寥廓胸膛,聚落牵念,撑伟岸宇宙,孕万物苍劲,独掀震撼!

江安素,滚滚气势,独妖娆;汩汩潺溪,独秀美;天安素,不饰脸颊,不染眉,弯弯海角,独天涯;山安素,春来绿蓝,秋来山花,婆娑嫣然,独旖旎;泥安素,黝黑屈驾,颔首虔诚,独庞大!

莫若.莫如,皆在莫大的空寂里,虚掷着年华的腰肢.人,莫若春水,东流不复还;人,总是在惦记着绿葱的香甜,可口里,撒播着醇厚的舒适;人,莫若天空,记忆里总是堆放着杂乱的生活旅居,或东或西的,在晴朗里灿烂,在寒冷里颤抖;人,莫若山稳,总是伟岸中摇摆的不定,或吟岁月的沧桑,或环抱沙漠的干涸,沉闷里,冻结着坚韧的地窖;人,莫若泥尘,黑褐的脸颊上,总悬挂着银色的涂抹,或虚浮的飘荡着一层艳丽的装潢,或潜伏的深埋着一道绝缘的枯萎,莫若泥的朴实与敦厚!

透尽年轮,冷暖自知的不尽在四季的变迁,夏的赤热,冬的凛冽,没有如此鲜明的转瞬.每每,在最高层的不胜寒,独领风骚之余,楼顶,那一扇窗,没有那么的通风;往往,最憨厚的笑靥,最沉稳的那一片叶,最是暗地里最迷人的风姿.

是呀,繁华总是与朴实握手言和,当霓灯初上的那一刻,你看到的是水波漾上的那一层光亮,蒙蒙之间,忍不住呵下身子,去亲吻水的柔情,可是你可曾知水的月亮,总是悬在天上,迟迟的不肯下凡尘,来探望这华灯之下的那曳水涟?安之若素,冷暖自知,水荡漾起千层浪的风姿,却盛不下月光的妩媚,幽幽的等待里,一荡牵念!

总是,或是,偶尔的感叹,感叹生命的苍茫里,能否憨实的生存,如泥土的安稳,厚厚的蕴积生命的芬芳.常念叨那沙漠里的一蕊新叶,或青色的小草,或轻盈的鸟儿,或蓝色的一小块天,或苍莽的一道山岭,如此或细微,或庞大,或轻盈,或惆怅的生存着.浩大,或是精致,原本都是生活里的安定,冷暖自知!

放大镜的看世界,追溯追踪的看流年,人的生命犹如一盏天涯的月亮,在凡尘的偌大里,或近或远的疏忽着.安之若素,知冷暖;千年回眸,等来生.走走停停,朝朝暮暮里,初秋已逝,凉已深秋.触摸着凉意的文字,安定的淡泊在秋的港湾,遥望里,给月披上若素的衣裳,温存的执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