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作文
二年级 记叙文 3999字 16393人浏览 上帝爱世人home

1 印度哲学大师奥修说:“玫瑰就是玫瑰,莲花就是莲花,只要去看,不要比较。”一味的比较最容易动摇我们的心态,改变我们的初衷。而比较的结果,使人不是自卑,就是自傲,总之是流于平庸。其实,每一个人都有一段“沉香”。 也有人说:“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只有通过比较,才能明确自己的优劣高低,确定自己的奋斗目标。

“比较”引起了你什么样的联想或思考?请自定立意、自拟题目、自选文体,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写作导引] 这是一道给材料、给话题的比喻性、思辨性作文题。写作这样较复杂的作文,首先要明辨题型,看山唱歌。一种选择是可以论辩性作文对待,须独持“偏见”,作正方或反方文章。或扣“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做正方文章,旗帜鲜明地提倡比较:比较,可区分孰轻孰重,谁主谁次,孰先孰后,谁对谁错,方明白优劣高低,有利于确定奋斗目标,选择行进路径,抵达成功彼岸;比较,可借鉴他人经验教训,避免摸索,少走弯路,汰劣择优,找到成功捷径。立足点是汰劣择优作“入世”文章。或扣“只要去看,不要比较”和“每个人都有一段沉香”作反方文章,在坚信“存在即合理”、“人皆可为尧舜”的哲学思想的基础上,提出:修身,则独善其身;做人,则特立独行;行事,则独辟蹊径。剔去浮华,除掉伪善,加强个人修为,培养潜在美质,就足以彰显你独有的人格魅力,展现你个性的人生辉煌。立足点是以坦然心态面对人生社会,“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2 “入世”则敢于创新,坚守自我,大有可为;“出世”,则独善其身,人格伟岸,境界高远。

二种选择是将两则材料结合起来,作一分为二的辩证分析文章。持身则以坦然心态,坚定心志,独善其身;入世则放眼天下,汰劣择优,善用比较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或在认识上澄清模糊思想,分析什么该比,什么不该比。如倡导比学习,不比吃穿;比奉献,不比享受;比拼搏,不比父母背景;比精神风格,不比安逸享乐等等。或在方法上摒弃片面固执,力求全面公正。如倡导联系地比,反对孤立地比;倡导发展地比,反对短浅地比;倡导以健康心态比,反对偏执狭隘地比;倡导科学地比,反对盲目地比等等。

比较,可以是人与人之间、事与事之间,可以是几种认识、情感、态度、方法之间,也可以是不同的人群、团体、国家、社会之间;还可以是个人不同的阶段之间。立意角度可涉及生活、学习、情感、事业、政治、军事、经济、文化、艺术、科研等等领域。从切入点看,可做“认识论”文章,陈比较之利弊,析其文化心态、社会心理;也可做“方法论”文章,以“比较”为经,方法为纬,论述比较品质的高下、时机的是否合适,对象的是否得宜等。

其次,要扬长避短,趋易避难。要选择自己有把握的选题立意,善驾驭的角度入手。如前所言的反方文章就比正方文章好做。

其三,要独持“偏见”,自圆其说。作论辩性的正方或

3 反方文章,切忌“各打五十大板”,以简单的然否判断,既提倡比较,大陈其利,又反对比较,大言其害,造成观点暧昧,前后龃龉,或为对方提供炮弹,陷自己于被动。 其四,要有的放矢,文中有“我”。切记写文章要有针对性,要解决具体的问题,力求把“我”写入文章,写出真情实感。

留住沉香

董波

没有错,我们不能否认,在比较之中,能让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明确自己的优劣高低,来完善自身。但你可曾想过,总是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下,你永远是被动的,是多么可悲。那一段原本属于你的“沉香”因你耽于比较被你慷慨地挥霍掉了。

现在,请你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有一段沉香在你心头萦绕。没有错,它只属于你自己。此刻,如果别人已将沉香释放,请你不必羡慕,认真自我反省。上帝钟爱他的每一个子民,你的潜质、潜能、潜力,还需你自己去挖掘、开发。毕竟,走在别人踏平的路上,虽然安逸,却终究少了一份奋斗的乐趣。你必须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一路上种上花朵,让你的香气冲破天际。

如果你是天山上的一株雪莲,多年的风吹雪浇,已让你的内心无比坚强;多年的天寒地冻,却让你的激情愈发火热。你只需用心中的那团火焰燃烧自己,将自己融化成一滴快乐

5

[简评]以散文的笔法作论辩性作文的“反方”文章,是该文不凡处之一。吃透材料精神,紧扣材料中“沉香”这一亮点,结合自身实际写真情实感,写对人生的哲理思考,构思极具眼光,拟题形象醒目,内容丰富充实,是该文不凡处之二。面临困境,作者能不计一日之短长,而寄希望于未来含苞待放之时,这种坦然心境、火热激情、远大志向溢于字里行间,是该文不凡处之三。行文生动活泼,极具文采,显示出扎实的语言功底,是该文不凡处之四。

“比”之气

如今这年头,什么都得拿出来比比才叫人安心。家庭主妇商场购物,总要货比三家才心里踏实;三朋四友相聚重逢,也不免互相比较一番收入及境遇;学生们没事比比吃穿,教授们没事也喜欢比人短长,菲薄一番。殊不知这“比”字拆开,便化成匕首两把,一人胸前一把,结果双双呜呼哀哉,命丧黄泉了。

“比”这东西,有时实在可怕。当年晏婴“二桃杀三士”,便是借着“比”的威力:桃就两个,人却有仨,咋办?一人说,俺杀过老虎,于是吃了一个;另一人说,咱家斩蛟救过大王,于是也吃了一个;第三人怒道,我攻城略地,守卫边疆,却连个桃也吃不上,于是气得自我了断。那二人见状,后悔不已,也忙自我了断。无独有偶,相传战国时有两个勇士,想比较谁更勇敢,于是二人坐下你一刀我一刀互相割对

6 方肉吃,结果谁都不服谁,直到二人气断身亡为止。这充分说明了“比”会衍生出另一种东西——气。有的人比出了负气,于是气死自己;有人比出了傲气,于是目空一切,妄自尊大,终埋葬自己;有人比出了唉声叹气,于是丧失勇气,自沉湖底;还有人比出了怒气,虽然干掉了对方,同时也干掉了自己。于是乎满眼“比比皆是”,“比比皆死”,痛哉!尝闻文人相轻相鄙,皆因文人相“比”故也。

黑格尔曾云:“同一物质常常有惊人的对立面。”“比”不只会衍生出负气、傲气、怒气、丧气,也会锤炼出勇气、志气、骨气、正气。两军对垒,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勇者是靠比拼赢得的。同行人生路上,志存千里者多笑到最后,这笑者是靠一腔志气支撑的。生逢挫折困顿,铁骨铮铮者方成中流砥柱,依仗的正是那硬骨头精神。时代风气云涌时,正义在胸者方显出高风亮节而名垂青史,依仗的正是那气吞山河的正气。

为人不要去逃避比较。没有比较哪来进步?中国之所以百年屈辱,就是因为起初闭关不愿跟别人比,到后来鸦片战争,不得不与人比,却最终发现自己是落后的,落后必定挨打。

“比”之气,犹如生火起烟,是同时出现,也是必然出现的。我们应避开负气、傲气、怒气、丧气,坦然去比,释然去比,比出勇气、比出志气、比出骨气、比出正气。 哲人苏格拉底有言:“运伟大之思者,行伟大之路途。”人生路

7 漫漫,请慎用、善用“比”这根人生的拐杖!

[简评]该文立足材料,却能别开生面。不可比者为负气、傲气、怒气、丧气,可大比特比者为勇气、志气、骨气、正气,作者立足于“气”做文章,立意显得开阔是最大亮点。不可比者与可比者形成鲜明的对比,结构的严谨有致中闪射着辩证思维的色彩。行文中或引用历史故事而富有情趣,或善用比喻排比等修辞手法而显得形象有气势,明显可见具有杂文的味道,显得活泼而有灵气。

待放的花蕊

代远航

最近,我的心情很不爽。

自上高中以来,我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小女孩。取而代之的是脸上的一丝愁颜,眉上的一道皱纹,眼下的一抹黑圈。是的,学习上激烈的竞争,有时压

8 得我无力喘息,我不得不关心自己的分数、自己的成绩排名,还有往后上所什么大学。

这一切都源自无所不在的“比较”。因为比较而比出了“人上人”,也比出了“人下人”,谁会甘愿去做下等人呢?如果你不在乎这种比较,会被说成是不求上进。可我偏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落后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于是我无休止地挣扎着。

一次次不及格的考试分数刺痛了我的心房,我捧着用刺眼的红笔勾画得满满的试卷独自在阳台上哭泣,我不想让家人看到我的难处,我愿意在他们心目中永远是最好的。然而,我分明依稀感觉到妈妈在背后拍了拍我颤抖的背。“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强忍着眼泪,却眼眶湿润地说:“没有,没事。”我的心像是要蹦出来一般,双手冰冷僵硬。妈妈似乎知道了我的心事,她说:“把卷子放下,我们出去散散心。”我点头答应。

走在人流较少的林荫道上,妈妈问我:“你喜欢什么树?”我说:“杨柳树。”“那么云呢?你好像很爱观察它们?”我回应道:“对啊,它们都很漂亮。”于是妈妈意味深长地说:“其实在树妈妈、云妈妈眼里,所有的孩子都是最棒的。同样你也是妈妈心目中最漂亮、最优秀的女儿。”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我说:“可是妈,我在学校并不优秀,我比不过那些成绩好的同学。”妈妈拍拍我的头说:“为什么要比较呢?你不也说天上的云都是最漂亮的吗?事物不是靠比较来衡

9 量它生存的价值和意义的。也许你在一些陌生人眼中是那么微不足道,那么渺小差劲,但在我们亲人眼中,你是宝贝是金子,是值得用爱去呵护的人啊。不要去跟别人比较,只要自己尽力做到最好就行,妈妈是相信你的。”

我顿时前所未有地觉得自己是如此实在而有价值地生存着。我不该去在乎那些使人自卑的比较,因为那都是毫无意义的。妈妈说我是一朵盛开的花,无人能比。

玫瑰有尖锐的刺、火红的瓣、扑鼻的蕊,莲花有挺直的杆、中空的茎、粉嫩的色,牡丹有艳丽的容,向日葵有金灿的脸,我也是这争艳百花中的一朵,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蕊,但我不与它们争艳,我将默默地盛开,最终,唯独我开得最灿烂。

[简评]文章以“不爽”开篇,在比较的巨大失落中,幸有妈妈的散心开导,连纤云细柳皆来助力,让“我”在困顿中找到了存在的价值,重拾前进的信心。作者用形象诠释材料主旨,立足于“我”写真情实感,象征比喻等的运用纯熟而自然,收束含蓄而有韵味。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巧引材料化作妈妈的开导语,既语重心长,又富含哲理,全无套引格式化之嫌,显示了作者驾驭材料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