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屋不扫,能扫天下否
初二 议论文 2260字 361人浏览 princefdhgj

一屋不扫,能扫天下否?

李阳的家暴事件已经过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就以现在新闻传播的速度,很快就成了旧闻。但是这件事带给我们的震撼和思考却是悬梁三日,不应绝于耳。

很早在微博上就听说这件事,以为只是什么谣言,炒作之类的,现在“被神马门”真是多的让人懒得关心。但是没想到李阳真的疯狂起来。关于这次家暴的描述是李阳当着三岁女儿的面将妻子压在地板上,拽着妻子的头发向地上联贯数十下,直至妻子口鼻流血,面目全非,恢复冷静之后停手,接着扬长而去,留下妻子和女儿在家,自己涂脂抹粉的去电视台录节目。请注意这里的用词,“这次家暴”,谁知道之前又有多少次的“轻度家暴”,而在这段婚姻没有彻底结束之前,又会有多少秋后算账。看到相关的报道之后我立刻想到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的镜头,那种无情与血腥让人隔着屏幕依旧内心痉挛。

我看了柴静对李阳家暴事件的采访,看了之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不是激情犯罪,他是蓄意而为,换句话说,对于家暴事件,他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是觉得这次的家暴给了他极高的曝光率,他很是享受这一过程,他的无所谓彻底激怒了我。一直以为即使夫妻会反目,但是父母对孩子却是永远的热爱,没有条件,没有终点,但是当李阳三岁的女儿拉着他,大喊“No Daddy,No ”时,他竟是那样的无视和冷漠。他说自己的孩子只是他研究家庭教育的试验品,而且他举了一个例子来证明自己无耻的观点:实验室里满是小老鼠,他们都会悲惨的死去,但是却可能造福世间,何乐而不为。他有这样的言论,并不是因为他觉得人和动物是平等的,而是他不曾把自己的子女当成“人”来对待,往大了说就是没有人权,他不曾考虑过孩子,妻子的感受,渴求,他将自己龌龊的思维冠以科学的名义,并且还拥有众多的信徒,这真是一种悲哀。

李阳说自己的家庭算不得什么,不过是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之一,而他要做的是改变整个中国教育现状。问题出现了:一屋不扫,能扫天下否?!以他的分析,他不爱自己的孩子,却要分外关心自己的学生,他不在乎自己的家庭,但是却想给全中国的家庭带来福音。那么请问:你所施与的爱的定义是什么,你的幸福又是什么。通过你那种带有报复式心里的方法是可以学会英语,也可能达到所谓“占领美国”,说不定就攻打火星的境界,可是之后呢?!攻占不是最终的目的,发展应用才是。学习英语的目的是应用,而不是去证明什么,去雪耻什么,如果你说因为自己看不懂英语而遭人嘲笑,你发誓要学好,就是为了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怎样,这无可厚非,但是你说就是为了学好气死当年气你的人,这个就扭曲了。李阳当年疯狂学习英语,主要是因为遭到父亲的鄙视,父亲觉得儿子很是废柴,儿子说好,我这个废柴就是要撑大梁。结果他的确成功了,但是顶天立地的他却伤害了自己的妻子、孩子以及千千万万把其当榜样的人。我在想那些接受他洗脑过后的学生长大之后又会如何对待自己的家庭,定义爱与幸福。如果他们不能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那么李阳所谓的成功其实是给中国的教育埋下隐患。

Kim(李阳的妻子) 说李阳坐飞机永远要等到最后登机,为的是能听到大家对他的恭维之声,要是有人想签名什么的就更是锦上添花了。由此可见,李阳必须生活在别人的评价和肯定中:爱学生,可以得到赞扬,而爱自己的孩子却不能得到拥护;改变教育现状,可以流芳百世,而关心自己的家庭却只能显得很是普通。在柴静对其的采访中,我注意到李阳对自己父母的描述,彼此之间没有什么亲密的交流,更多的是严厉的要求,换句话说李阳觉得父母并不爱他,这可能就是他在内心深处对家庭冷漠的原因,可以说从这个层次讲,他是可怜的,但是这不能为他荼毒儿女的借口。我们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更是没有权利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其他人。

李阳在高调回应家暴事件之后,表示愿意全力推动中国反家暴法的推进,我以为他是要痛改前非了,但是之后他又说自己要全国宣讲,以扩大其影响力,请问一句:你的内容是什么,是怎么实施家暴不容易被发现,还是被发现之后怎么能借此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亦或是

如何公关危机处理让自己猥琐的形象在不明就里的人眼中显得分外高大。李阳在整件事中没有真诚的表现出一点对妻子、儿女的歉意,反倒是对待外界态度颇为诚恳:要是因此损坏了我在你们心目中的形象,我可以改,我可以装,就是请不要不再不崇拜我。李阳直至现在也没意识到大家为什么会如此愤怒,不仅仅是因为你用伪善的面目欺骗大家,一边大声呼喊要用教育改变中国,一边对自己的儿女不闻不问,更是你从心里表现的自卑、邪恶、冷漠让自己失去了得到原谅的机会。

各大媒体纷纷呼吁以此为契机,推动中国反家暴法的颁布。但是李阳的家暴和传统意义上的家暴并不完全一样,传统的家暴受害这往往是女性,追究根源,主要封建文化是对女性的歧视与漠视,用《白鹿原》中的话就是女人不过是一层窗户纸,破了就换掉,即使自己撕掉的也无所谓。分析李阳的家暴,其实是源于其本身深深的自卑,李阳将自己的成就完全建立于别人的肯定下,不能正确的衡量自己的价值。他不懂得爱的意义,不明白爱的付出与回报。他的家暴其实是长久冷暴力的集中爆发,他可以一个月仅回家一次并把这当成自己爱这个家的证据。他可以把孩子、家庭当成试验品,而且颇有当牺牲品那种分享青春献子孙的悲壮。当他的一些信徒不去思考李阳的真面目,反是安慰李阳这不过是个小插曲时,不要因噎废食影响事业时,我感到深深的悲哀,有句话说得很到位“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从某些意义上讲,李阳是成功的,但是就他这个人来说,他败的一塌糊涂。一个无法自我肯定,一个心中没有爱的人注定是场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