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甜
高一 散文 1083字 537人浏览 草原牧歌302

现在城市中的繁忙使人们大概都忘了“邻里之情”那么一说,别说“情”不“情”了,就算是住在一栋楼里的人,互相见面能看着眼熟就算很难得了。不过,大概住在这两座楼的人都知道这里有个叫“甜甜”的女生。

总能听到特别熟悉的声音,不一定是哪天的什么时候,小男孩会大喊那声“甜甜”,七八岁的孩子,声音最亮,这一喊总是邻里皆知。这时候好奇的人们总会从床上爬起来,或者是从工作台旁立起,到窗边看看。

寻声看去,有个小个子的七八岁男孩双手插腰,头向上望去,还是在喊那声“甜甜”。由他的目光向上看,就会看到五六楼的地方的窗子冒出了一个圆圆的可爱的女孩的脸,向楼下点头。再过个三两分钟,楼下的楼门就开了,一个穿着裙子的女孩走出来和一个穿着短裤的男孩笑脸洋溢着跑去。这大体就是今天这故事的结束了吧,人们笑笑,回到自己的床或是工作台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城市的现代化造就了很多“火柴盒”,真真的“火柴盒”。人们像一根根火柴一般待在这“火柴盒”中,尤其是那些高档的小区,人们养几只宠物就够了,哪里需要什么邻居啊。我在的小区不算很高档,不过愈是这样愈该有些人情味。不过就连这样的小区似乎人情也很淡了,还好有那声“甜甜”,告诉我们除了这火柴盒外,这里还有一种叫“人”的东西。

大概是放了暑假的缘故吧,男孩几乎每天都有这么一项任务。而我每天也都会向窗外望望。看着天真的他们一起愉快的跑着。

看着他们,忽然心口一种异样的感觉,莫名的流下泪,寻不起缘由……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距离我搬到这个小区到现在有那么八九年的光景。实在是记不起那时候“乔迁之喜”有什么庆祝的方式,不过那时候我大体也是像“甜甜”这般大。那时候小区里和我那般大的孩子要比现在多很多,要有十几个,我们喜欢聚到一起去,玩够了一天,家长们都喊我们回去吃饭,这一天便过去了。那时候我们也不留什么电话,“联络”的方式就是站到楼门口大喊对方的小名。时间太长了,我实在记不起他们的名字,不过那时候因为我是小队长,他们都叫我“一道杠”。现在也不知那时候我们究竟是“玩”些什么,只记得我们有一次站在一个蚂蚁洞旁围一圈就在那里蹲了一天。不过每天到都是那么无忧无虑的过去了——或许是有“忧虑”的——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因为一个蘑菇谁都不理谁。

只是过了一两年,我们联系就少了些了,似乎一次他们中一人见了我,只是笑了笑说“一道杠”变成“两道杠”了,我也只是笑笑,就没说话。再过几年,就真的不再联系了。

仅存的这些如金般的回忆在我脑中一遍遍的翻过,依旧在落泪,虽说不能明了究竟为了什么,是为了曾经的时光?曾经的童真?曾经的朋友?如今,能够确定的是我们在为不同的理想奔波着,而无法再确定他们是否像我这样还会怀念过去的时光。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