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红楼梦》
初二 其它 1199字 3374人浏览 现在的我572

每一本书的背后都蕴藏着一个故事,每一个人物的背后都有现实的缩影。

曹雪芹以一部《红楼梦》在文学史上留下经久不衰的美名,他的《红楼梦》是现今许多文学大家探讨的热门话题。然而他的过去以及他笔下宝玉与众女子的分分合合又岂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我不是学者,不需要解密“红楼”。《红楼梦》对我来说只是一部充满悲欢离合的故事书。书中的人物对我来说不需要对与不对,只需要喜欢与不喜欢。在我看来,黛玉与宝钗令我印象深刻且一样喜爱。她们都如浣纱的西子、戏水的貂蝉,她们都是水做成的女子。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书中的黛玉有着宝钗没有的真实与自由。她带着灵动的一池活水,淌入了贾府。她将水的多变与自由表现到了极致。水边,她写下了《葬花吟》,提锄揽篮,收一方落红;扶柳洒泪,送一池飘絮。多愁善感让她在看着随波而去的落红时想到了“花自飘零水自流”。也许正是这样的愁,这样的感。注定不安分的她要如那一池水,流向远方。毕竟贾府的庄严容不得这样的无拘无束,她忍受着束缚,但她不堪成为一潭死水。她毫不犹豫的选择抗争,为那一份鲜活而争取自由。但她的“碾冰为土玉为盆,半卷湘帘半掩门”比不上别人“珍重芳姿昼掩门”的淑女风范。面对封建的枷锁。她选择洗一身清洁,染一池灵动,追一方梦想。她错了吗如果那样,她也就错在不该太相信自由,最终落得抱憾辞世!但荷锄葬花、掩馆抚琴的她,也就在这样的背影下得到了赞赏。她的真实比起宝钗的大家闺秀、得体自重,让读者无疑偏向了她。

但那“开辟鸿蒙,谁为情种”的“冷美人”真的就那么让人讨厌吗我看也未必。在那钟鸣鼎食、波诡云谲的大观园中,同为水做的她,却不能享受宝哥哥的爱,不能享有“木石前盟”的浪漫。她难道不恨吗但毕竟生在“大家”,不由她决定啊。在大观园那让人压抑、让人窒息的氛围中,她只有将哀怨、悲悯、失落都潜藏于心,将那自由的呐喊潜藏于心。她近乎愚蠢地相信:只有德才艺不差林妹妹,才能换来大家的喜爱。于是诗书礼教也就越发地压制着她,她也顺理成章地将自己藏得深不露底来保护自己,其实宝钗的心中又怎会没有黛玉的那份怨“既生瑜何生亮”的叹息,她不是没有,只是太过理性的她不善表现罢了。她是一只鸟,却入了大观园这个金丝鸟笼;她是幽兰,却栽进名贵花盆。这样的环境,纵使锦衣玉食也是无法快乐起来的。但她还是开心过的,当她终于等到了梦寐以求的“金玉良缘”,渴望与宝哥哥永结同心时,她还是有一丝快乐的。但随后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的恨心离去,又将她的心打回了冰窖。其实,她的命运比起黛玉来得更加不幸,她只是贾薛两家棋盘上的一颗棋子,一种完全脱离爱情的政治权势的牺牲品。难道她真的也错了吗如果那样,她也就错在爱得太深,信得太深,最终哀哉此生!

“她”与“她”的对抗,“她”与“她”的故事,是一条贯穿书中的线索,两个同样优秀却性格迥异的女子,都落得大悲的下场。她们固然有错,但这最大的错又在哪儿呢是大观园的压抑,是家族的斗争,还是那个时代必然的悲剧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