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作业
初三 记叙文 3625字 1606人浏览 狐丶柒柒

人生的作业

《新三国》《新红楼》《新西游记》等源源不断的经典翻拍剧,是为了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还是失去了理智的敛财?闹腾了多年的国学热,又是谁借助了复兴传统文化的借口上演的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郭敬明,雪小婵,饶雪漫,这些青年作家引领了青少年的写作之风,满嘴疼痛言,一把寂寞泪的窘境又是谁的悲哀?名人故居被拆,打造文化之风盛行,历史被胡乱结构,尴尬了谁,又嘲笑了谁?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疯狂暴走到了这种边缘,不禁要问,我们的作家到哪儿去了,针砭时弊的“匕首”“投枪”“利剑”到哪儿去了?引导文化的方向,对社会现状进行反思,难道不是他们的责任,难道不是他们该书写的人生,该完成的“作业”吗?

人是能思考的苇草,最高贵的就是会思想。而现实情况却是,作家一味地跟着潮流走,以“主流”文化作为挡箭牌,毫无自己的思考。将自己至于空中楼阁,只凭想象虚构文字,写些“文化大散文”,忽悠读者去了另一个世界,忘记我们活在当下的责任与使命。没有自己的思考,一味追随潮流,又怎会知晓现实的冷暖,又怎能引导文化的方向,又怎能让国民的思想走上正确的道路?

是作家,就应该张扬热血,显现棱角,逆流而动,用“匕首” “投枪”“利剑”, ,针砭时弊,批判国民的劣根性,鞭挞残酷的社会现实。这才是作家应尽的责任,应书生的人生,应完成的“作业”。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先生正是那样做的饿,以他那横眉下的犀利思想刺痛沉睡的国民,“唤醒铁屋子里熟睡的人们,慰藉那些在黑暗中奋斗的勇士,使他们不惮于前驱”。先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寄急寒屋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因此先生的面庞永远是鲜活的,泛着血的殷红。

正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无情的披露嘲讽,其“险恶用心”的背后,彰显的是一片赤诚的爱国之心。即使言语过于偏激,即使会遭到别人的抨击,只要心中有那一份赤诚之心,人民会理解你,国家会理解你,所以,作家们请不要再犹豫,是时候展现棱角,书写自己的人生,完成自己的“作业”去了!

眼下,食品安全的天正摇摇欲坠,那么,就请你们逆流而动,张扬热血吧!

人生的作业

短段百年时光,把生命当作是作业来完成,未免有消极度日,悲观出世之嫌。然而细细琢磨,人生中歧路不断,正如作业选项繁多;人生轨迹拒绝抄袭,正如作业需要独立思考;人生杂而不乱,也正如作业答案丰富多彩。广大深厚的生命话题也可以细化到小小的壁喻之中条分缕析。

幕地想到了那个和自己一般大小也正奋斗于高考前线的男孩,抛开紧张的复习迎考,毅然踏上了捐献造血干细胞之路。人生之中总是有太多未知的难题等待着你作出抉择,就像学生时代面对着作业中的一道习题拿捏不定。然而答案只能有一个,这个条件往往是最直接也是最残酷的。对于他来说,生命只有一次,而高考并非不能有第二次。他的选择也为自己的人生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现在向来,他把生命譬作是作业,不无道理。

物以稀为贵,亘古不变。男孩一朝成名恰恰也折射出其他众多的观众对于这份人生作业的不满。现在,“虎妈”“鹰爸”呼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引发“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众家长的共鸣,于是,模仿追风遂行。于是我们看到,一个又一个孩子被关在浩如烟海的书的牢笼之中,赤裸着身体的“鹰小弟”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教育,不正是人生抛给成人的一份作业吗?作业决绝抄袭,同样地,人生也拒绝再版,成材心切的父母硬生生地把他人成功的模板强加于孩子身上,正如作业胡乱借鉴,最后只能是邯郸学步,得不偿失。作业鼓励独立思考,人生更不能紧跟他人步伐,人云亦云。

不随大流已是不易。需要做到创新发现更是难上加难。作业之中,于常规外另辟鼷径,往往能事半功倍。韩愈引领古文运动,一改奢华靡丽的三文风,开创文学又一纪元。宋代东坡以诗入词,不同往昔,创作自由另一番高度与视野。为文如此,为人亦是这般。太多的年轻一代在现实面前被磨平了棱角,逐渐成了完成作业任务的工具,沦为生活的饿奴隶,“蜗居”“ 蚁族”一拨又一拨的新名词反映着他们的生活状态。然而,消息传来,年轻的九零后村官干出了自己的一番事业;新生代农民企业家事业蒸蒸日上。这份作业的答案是他们呢用汗与泪亲自谱写而成,自然也烙上了他的印记。人生之中,走不同的路,拒绝平庸的解决之道,自有不一样的精彩。

百年时光,生命就如一份作业,它包含着痛苦的抉择,独立的思考以及创新的思维,而现在,这份作业刚刚打开,如何填写,如何填写出属于自己的精彩,由你决定!

人生的作业

爷爷和奶奶是旧社会的包办婚姻。爷爷是全村读书最多的知识分子,奶奶是全村最漂亮的女人,只是,奶奶并不识字。几十年的生活,相敬如宾,风平浪静。可我总觉得,他们只是习惯,没有爱情。

爷爷对奶奶总是客客气气的,奶奶也总是带者对读书人的虔诚,两人平时很少交流,话也不多,我所见过的最温馨的场景,便是他们躺在门前的大树下,奶奶轻轻用手摇动摇椅,想对孩子那样的安详静谧。

日子仿佛就会像曾经那样,一天天踏这重复的印迹过去,直到奶奶被确诊出阿尔茨海默氏症,我不愿说出那个更浅俗易懂的名字,因为我心中的奶奶永远是那样的聪慧灵巧。

没有刻意隐瞒她,奶奶也只淡淡地说,彻底失忆前,想多学会几个字,爷爷没有说话,只是第二天将我的小学课本捧回了家。

奶奶灵巧的双手可以纳出漂亮的千层底,可以在手帕上锈出蝴蝶翻飞,可以做一桌可口的菜肴,可是握住那支细细的铅笔,却是那样的难。

回家的时候,站在门口,总是不人心惊扰他们艰辛的求学之程。奶奶记忆衰退的很厉害,前一天讲的字后一天就忘,爷爷于是一天一天不厌其烦地陪她写着重复的字。奶奶有一次翻看本子的前面,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偷偷地抹着泪埋怨自己。爷爷知识装着不曾看见眼角的泪花,在以后的日子,却总是悄悄地撕下前一张纸,收进一个箱子里。

奶奶坚持每天写一百个字,作为一天的作业,到趋去世前,那三百多天的作业,三百多张纸,都整齐地放在爷爷的箱子里。

奶奶所写的,始终只是那几个字,却以着无比的毅力,日复一日,因为每一天对她都是新的。

奶奶的习字作业写到三百五十一天的时候,她还是走了,院子空荡荡的。爷爷知识长久地坐在那儿,抱着那个箱子,将奶奶的作业一张一张地看。看着看着,就仿佛回到以前一样,会一个人笑起来,夕阳落在他的身上,刹那间,他是树影,是墨迹,是青色的天空,衬托了风声,衬托了易碎的彩色,像夏末的池塘,开始漂起一片又一片枯黄的叶子。

爷爷迅速地老了,他常常抱着装着奶奶作业的箱子,不吃不喝地看上一天,回忆奶奶生前的样子,微笑,既而又泪流满面。

爷爷也走了,他让把那只装有作业的箱子一并火化了去。他说,他不如奶奶。他说:“老太婆写的字,三百多天,而她一生的作业,就是照顾了我,六十年了,一日不曾断过。”

是呵,与那三百多天的习字作业比,相濡以沫是一生的托付,是最美丽动人的,是用生命写就的人生作业。而奶奶用完成作业一样虔诚的新,完成了一辈子。

人生的作业背后,不是爱情,美于爱情。

人生的作业

我和爷站在田埂上,麦浪卷着麦香滚滚而来,看着这广阔的无垠的答卷我和爷都笑了。 爷是地道的农民,打我记事起,爷一直是过着“荷笠带斜阳”的生活。草帽是爷的遁甲,锄头是爷的武器。从不怕露水浸湿了衣衫,爷说露水里有他喜欢的味道;从不怕夏日汗水满身,爷说这样他才能用汗水灌溉土地;不怕忘记吃饭,爷说田里的孩子还没吃饱,我怎么能吃呢?爷就是这样用自己的生命在田野中书写!

很小就看出爷的幸苦,得以呤出“锄禾日当午,爷爷真幸苦”的诗句。爸爸也很是担心爷的身体:“爸,就别种地了,咱家我养得活。”爷爷听了眼中冒出光来,激动地站起身,之后心情又平复下来:“孩子,以前没地种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后来政府分地了,我们有的吃了,都靠这地,我们不能忘本,再说政府将地交给我,是相信我能把地管理好,就像给我留的作业,我总不能不顾质量提前交卷吧!”爷爷顿了顿,看着田里绿的冒油的麦苗,“不行,这地我非种不可!”

爷爷的态度很坚决,爸爸改变不了,只得在农忙时回家减轻爷的负担。爷爷我看的出来再一天天衰老,声音变小了,腰弯了,就像是田里成熟的麦子一样,衰黄但硕果累累,但爷看田的眼光没变,那种光亮足以照亮整个夜晚,那是他人生的作业,他要完成,哪怕一生。

爷病了,医生说可能熬不过这个秋天,家里人都很担心。也不在乎,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田里。麦子还未熟透,却一个个低下了头,田里一丝风也没有。

爷最终为熬过秋天,也最终未能看见秋收——最后的交卷,他让爸爸将他葬在田里,他知道这样爸爸就不会将田转给他人。

今年秋收异常好,大家都说是爷显灵,看着田间的坟头,我知道那是爷用生命灌溉出来的。站在田间,我冲着天空大喊:“爷,你的作业是满分!”我仿佛听到爷的笑伴着麦浪的声音传来。眼前又是绿油油的一片,爷站在我旁边,笑着指着前方,我沿着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爷爷的作业里生命的暗流在涌动!

爷消失了,又回到了眼前空旷的田野,这张空白作业该有谁来完成?戴着爷的草帽,拿着锄头,我笑了,我听见爷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