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殇何处
初二 散文 5200字 122人浏览 求索溪87

【导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在这场爱情婚姻保卫战中,老兄不是失败者,而是胜利者。而你的妻子才是真正的失败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情,伴随着人类而诞生,跨越过多少世纪?经历了多少千万年?生生不息,亘古不变,繁衍至今生发出了亲情、爱情和友情等诸多人间的情感,同时还有了真情与假情的纠结。

但是,问情为何物?每天在情的漩涡中沉浮的人们,又有几人能够弄个明白?更何况,直叫人生死相许,就更让人云里雾里,难断所以了。

情,是世上最泛滥之物,同时也是最难懂之事。有时情即仇,有时恨亦情,有时情仇交加,不仅当局者迷,旁观者更是难清。它犹如一天迷雾,拨而不散,它恰似一团乱麻,理而不清。可以说,在情之一方,少有神明的智者,多的则是不知情为何物的凡夫。所以,当日前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时,我这个凡夫只能无言以对,爱莫能助。

他是我的一位网友,我们都是男人,又同是散文爱好者,所以在聊熟了以后,我们无话不谈。有一天,他突然问我:老兄,你说情为何物?我本想将平时在书上看来的一些观点或概念向他贩卖一下,可是当我心里格登一下后,却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这是一个千古难题,我哪懂啊。他立即发过来一个沮丧的表情图标,并且很快传过来一行无奈的文字:老兄,你是我信任的好朋友,难道连你都不愿帮我?我慌忙回复:老兄情感上遇到了问题,是吗?你倒是先说出来听听,我虽然不能帮你排解,但起码可以帮助参谋或者劝慰一下。谢谢!!!他在给我送来了十几个感叹号后,就畅言述说了一段问世上情为何物的情感故事:

我们是再婚夫妻,老婆比我少十岁,六年前我们结婚时,她三十一岁,我四十一岁。当时我就想,她是我此生的恩人,将来无论犯什么错误,我都将原谅她。结婚后我们先后去了惠州和深圳打工。谁知到了第五年,她真的犯了大错。打工的这几年,她迷上了打麻将。经常深夜才归,甚至彻夜不归。铁打的赌场流水的赌友,她的赌友男男女女都有,不消数月,她居然跟与她一起打麻将的我们公司的一个保安勾搭上了。那保安是河南人,有老婆和孩子,而且比我老婆还少五岁。一个出轨的女人在某些方面自然有所变化,作为丈夫,我可以说是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这种变化。于是,我经常借着一些机会,或旁敲侧击或直言相劝,可谓是苦口婆心,不遗余力。然而,她总是用瞒哄让我在宽容中信任于她。以致于使她越陷越深,不能自拔。后来,分别有二位工友在今年的四月和七月份,向我告发她的不轨行为。最后她竟于七月二十六日下午,在上班中偷偷出厂跑了。说到这里,这位老兄又发过来一个流泪的图标。二行清泪从电脑屏上的动画小人的双眼中,哗哗直流,看得让人心颤。我没有回复他任何文字,只是静静地等待,等待着他在心海波涛平息后的继续倾诉。

在她出走后的最初一些日子,我的感觉是,自己突然于梦中断了一只手臂,掉了半边魂。整日里,我像一只折翅的孤雁,掉落在那茫茫的荒漠,虽然哀鸣不已,然而在那广袤的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一种生物能听到我的呼唤,甚至就连自己都无法触摸到一丝回声的波动。我寝食难安,脑海里犹如放电影一般,总是在显现一些我们昔日生活的镜头,每到高兴处我无

法欢笑,但一到悲伤时我却涕泪横流。她走后,我从租住的寓所搬到了公司的集体宿舍,为了不让同事们看到自己的狼狈相,每到这时我就用床上的毛毯蒙住整个身子,让自己躲进黑暗之中,在黑暗里抑声痛哭。尽管她的手机关机,但只要有时间我就不间断地拨打,希望突然听到接通后那欢欣的音乐,还有她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嗓音。然而,每次传到我耳里的总是一句机械的话语: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此后,我只要一听到你好就挂机,马上又重新拨打,如是反复,不一而足。几天后,我对你好二字十分反感,只要一听到它,就几近疯狂。有一天,在超市里购物,刚一到货架边,一位导购小姐立即走上前,她笑容可掬,一开口就是一句你好。我一听怒不可遏,对着一张粉脸大喊:好你个头!你再敢对我说你好,我跟你没完!导购小姐霎时花容失色,落荒而逃。满超市里的人,纷纷侧目而视,他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我知道他们都将我当成了一个疯子。疯子就疯子吧,我无所谓!如果你的老婆或老公不要你,你也许比我还要疯呢!

除了打电话,我还给老婆发彩信。她的手机有毛病,收发不了短信息,我就只能将文字和图片醮着心血和着泪水,往她的彩信箱里猛灌,几天时间就发了近百条。我将前年春节我们回鄂北老家过年时与女儿一起放鞭炮的视频也发给她,我希望象点燃鞭炮一样点燃她心中蕴藏的情感,我希望她眼前的迷雾阴霾象鞭炮的浓烟一样被清风驱散,我希望孩子的笑声象鞭炮的炸响一样唤醒她沉睡的心灵&&除了向她寄予希望外,我还借助彩信,向她表达自己的思念,传递自己的劝言。与此同时,我还翻箱倒柜寻找她的照片,然后用手机和数码相机将它们全部翻拍。没事的时候,就放它们的幻灯,于是老婆的音容笑貌,又一一在我眼前呈现,是那么的生动,是那么的亲切,是那么的魂牵梦绕。我明白,我又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我告诫和勉励自己,前一次我得到了她的身,这一次我一定要得到她的心。所以,纵是破釜沉舟,我也要胜利。

然而,世上之事十有八九不遂意,更何况是感情这个东西?后来虽然打通过她的电话,但是,听到的已不再是从前那美好的声音,而是下霜降雪的寒气和斩钉截铁的铿锵:我的心中已经没有了你,我不会再回来了!

也许是打字累了,也许是心里难过,这位老兄沉默了,好久没有发过来一个文字。我小心翼翼地传过去一句话:兄弟,累了就下线休息吧。我们下次再聊。谁知,马上就传来了他的回复:

是的,我累了。为了这个女人,这一个多月来,我是心身俱疲啊!你知道吗,这些日子我瘦了多少?十六斤,整整十六斤啦!有时我想,为了一个心属别人的女人,我这样子值吗?特别是在打她电话不接,而且立即关机,后来索性换了手机号的时候,我的心真的是冷热交加痛苦莫名啊。说真心话,那时我真的有了杀她的心!我整日设想,如何抓到她,如何解决她,然后又如何自. 杀。这时的她,在我心里美丽变成了罂花,婀娜变成了妖冶,就连那某时的柔情,也变成了别人的盗版。. 对于我老婆这个女人,有两句话是她最真实的写照。一句话是她哥哥说的天生劣性。另一句话则是我自己所说的与钱有仇,与丈夫有仇。现在想想,这两句话其实包括了三层递进的关系:因为天生劣性,所以与钱有仇,又因为与钱有仇,所以还与丈夫有仇。对于她的劣性,她哥哥这样总结:她曾经跟一个男的跑不回家,为此我在东莞守了她八年。她在哪里打工,我就就在她的周围找工做守着她。至于她的与钱有仇,与丈夫有仇,我仅举一个很小的例证就足以说明。比如买拖鞋吧,别人买一双十来元的可以穿一二年。她呀,一年买五六双还没鞋穿。每次去超市只要看到漂亮的就要买,而且丝毫不顾忌它的价钱。我多次跟她说,买东西是实用为主,并不是买来看的。可她呢根本就改变不了自

己的观念,买回来后只要稍不如意,不穿也罢还要丢掉。结果,连丈夫都成了她眼中的拖鞋,想甩就甩,彻底完成了从天生劣性,到与钱有仇,再到与丈夫有仇的演变和递进过程。说实在话,那些日子里,我思想的波动极大,焦虑、相思、痛苦、迷惘、怨恨、担忧、爱怜等各种情感,相互交织,充斥着我的心胸。它们矛盾着,纠结着,相偕着,象毒蛇一样吞噬着我那烦躁、混乱而脆弱的意志,让我几近崩溃的边缘。为了将它们发泄出去,那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她发彩信。因为情感的左右,这些彩信时而情意绵绵,时而可怜楚楚,时而又杀气腾腾。弄得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到底哪是真实哪是虚假?

当然,这只是在失去她的最初一个月里的情感波线,后来,我的心境暂复平静,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对老婆的情感底色,竟然全是相思和怜惜染成。尽管,在有她的日子里,我曾为她的一些傻言傻行而烦恼,但是一旦失去了她,远离了这些烦恼,我的生活却又变成了更加可怕的一潭死水,让人压抑得几欲窒息。这时的我好怀念有她那些傻言傻行的日子,原来那也是一种温馨与浪漫。记得我们在惠州的时候,在等待晚上加班的空隙,我们经常坐在公司外面的草地上,欣赏夕阳西下的美景,感受清风明月的柔情。有一次,有架飞机从我们头顶飞过,她突然问我:飞机怎么不会掉下来?面对她的傻问,我笑笑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手臂一扬猛地甩出去,在空中飞行了二十来米的距离,落在了马路的对面。我说,你看我给了这块小石子力量,使它达到了一定的飞行速度,所以它就飞过了马路。飞机也是同样的道理。现在想来,她也多象我手中的一块石子啊,可惜的是在平常的日子里,或因为疏忽,或因为疲惫,或因为浮燥,我没能给她足够的可以在夫妻生活中加速飞行的力量,终于她堕落了,堕落在一个我完全不知道的地方。我现在才明白,这种让她飞起来的力量,也许不是金钱,也许不是蜜语,而仅仅是散步时她伏在我肩头让我驮她一阵的戏耍,上楼梯时她让我在后面顶着她走的胡闹。这种力量是那么的不经意,它总是淹没在日常生活的浪花里,总给人一种痛失机会的遗憾,一种无法弥补的伤情。再不乖的孩子也得自己疼,再傻气的老婆也得自己爱。没有了不乖的孩子,只好自己乖,没有了傻气的老婆也只能自己傻。现在我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已经晚了。

这时,这位老兄又发过来一个表示后悔的图标,并且在后面还添加了一句话:亡羊补牢,虽说犹未为晚,可是如果那羊甘愿入狼口呢?那么,还去补牢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也发过去一个表示迷惑的图标,后面附上四个字:此话怎讲?. 此话怎讲?因为我知道,她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而且还拒绝任何人的救援。其实,前些日子我已经知道了她在哪里的确切地址,为此我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去找她。但是,最后我还是没有成行。后来,一位朋友告诉我,她不知怎么得知了你要来的消息,连做了快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要就自行离厂,现在又不知去了哪里。接罢电话,我久久无语。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能在心中暗自庆幸,那天没有去找她是明智的。如果去了她能与我回来,也就罢了。万一她不愿回来,我又能怎样对待她?是打她还是杀她?这些都是我不愿做的,那么结果就只有尴尬和痛苦了。我当然希望她回来,但是,是她心甘情愿地自己回来,而决不是被我抓回来。人可以抓回来,抓不回来的是心。如果心不回来,人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呢?这时候,我发现自己对她的感情之中,不仅仅只有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而且,在她离开我的这些日子里,爱情在渐渐淡化,亲情和友情却在稍稍浓烈。我现在对她的情,已然超出爱情的范畴,更有一种大哥对小妹的关心,抑或是父亲对女儿的希冀,朋友对朋友的热盼。我此时的心非常的平静和安然,一切怨气烟消云散,在心底升腾起的是对她的一份顾眷和祝愿。所以,在前些日子的一个非常阴霾的秋日,我用非常阳光的心情,给她发了一条彩信:老婆啊,鉴于目前这种状态,我已经感到很累,我为了你,已经尽心尽力了,这种没有结果的傻事,我也不想再做下去了。所以我决定放弃你,尽管我的心在流血,但我只能这样做,我们离婚吧。我们约个日期,与你哥哥一起回去,你

放心,我决不伤害你半根毫毛。毕竟我们曾是六年的夫妻,我念着这份情,我虽然不能挽救你,但我会希望你在离开我的日子里,快乐幸福!我们离婚后,我不会很快结婚,如果以后你遇到了什么,如果仍然觉得我好,那你仍然可以回来。我会等你一年时间!其实,我对你的心,是天地可以为证的,只可惜,你的心让鬼迷了,不能懂得我对你的真诚。. 这位老兄在诉说完这段情感经历后,又发过来一个双手抱拳的图标,他说,我的故事讲完了,谢谢兄弟的倾听!现在我想听听你的评价,在你的心目中,你是不是感到我枉为男人,没有一点硬骨头?我慌忙回复:哪里哪里?岂敢岂敢!我说,老兄,你很让我佩服。鲁迅先生说过,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你不但是一个有骨头的男人,更是一个充满了怜悯之心的大丈夫。其实,据我看来,你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变数。首先是相差十岁的年龄差,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是一道鸿沟。其次是你们的文化知识和素养,也相隔了几个层面。这些导致了你们思想观和价值观的极大冲突。以上两方面是属于先天性的东西,可怕的是,你们夫妻之间还出现了后天性的因素,那就是在情欲物欲社会的诱惑下,你的妻子出轨了。一个人的出轨大致有三个层次的状态,即身出轨,心出轨,身心出轨。你的妻子已经达到了最高层面的身心出轨这个地步,这是任何人也无法挽回的一种局面。其最后结果只有二个字:离婚。对此,你已经尽力去挽救了。最后不得不放弃婚姻,这是非常明智的行为。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可以说是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爱情和婚姻的保卫战,在这场战争里,人们大多采取的是战胜和征服的手段,所以直到现在,我们经常在报上和电视新闻里,读到和听到因情杀人或自杀的新闻。这是悲剧。然而,值得庆幸的是,老兄是明智的,在征服和战胜不了妻子的时候,毅然退却一步,采取的是与众不同的改变不了对方,就改变自己的战略,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做出放弃婚姻爱情的决定后,还能主动将它向友情和亲情上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