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作文范文
初一 记叙文 3716字 1519人浏览 wd1q2w3e4r5t

我的教官

刘璞

经过了开学日短暂的忙碌后,彼此陌生的学生也被锢在一起,沉默着。九月微凉的风忽然涌入,窗外传来一阵喧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天蓝色明亮的军装,训练有素得列成长队,循着楼梯拾级而上,像逆流的溪水,有蓝天的颜色。一时看呆了的同学们没留意到班主任过来,他说了什么已经不重要,每个人的目光投过来时,他让开一步,守候在门口的教官走进了教室。

那一刻,大部分女孩失望了。

到了操场上,军训没开始,我们便把目光放到了别班,那里才有大家企盼的帅气军人,一时议论纷纷。教官听到了,或是感觉到了,主动解释:“我原本很好看的,上次军训黑了好多才变成现在这样的。”我重新打量他:除了深肤色与肌肉线条极醒目外,五官平平,半张脸藏在阴影里。

“别动!”他呵斥道。同学们连忙回过头不敢再看他——我们站军姿。 当我们的肤色与教官相差无几时,同学们摸清了他的性格。这时军训已经过半,正步成了主要的训练任务。他领我们踢出一条腿,绷紧,自己退后一步,清了清嗓:“啊„„五环——唱!”同学们禁不住笑的前仰后合,又不得不遵命嚎起来。教官冷傲的形象打那以后添了个暖点。往后他每每故作漠然时我们便会记起那个下午,他带着我们在操场上气势如虹的大唱神曲。但这只是极少几次欢乐的互动,大多时候他理性又冷酷。“我们只有十天缘分。”他第一天便这么说。后来我们才了解到这十天与他似乎不过是十年军旅生涯中的一粒沙粒,挥挥手便能轻易抛下。

军训临近尾声,许多教官带他们的学生观摩我们的正步。他冷冷的向我们摇头:“不是你们踢得好,只是‘慢’而已。”于他而言,成就感仿佛只是极幼稚的一种东西、正如每次训练结束解散,他都装作看不懂我们的热情。我们这些与他只有十天缘分的小孩子,终究激不起他心里的一丝涟漪吗?

最后一天,几个热心的同学组织着用教官的手机录道别视频。“你们就是小孩思想。”他摆摆手,递出手机,“我回头就删掉。”几天下来,大家对他的冷漠已经无比熟悉,但这也不能让我们却步。那天晚上他不耐烦的挥手撵走同学们,再没跟我们道别。

我们的阅兵很成功。十天军训匆匆,伴随着教官跑远的背影,消失在九月微冷的秋风中。

回家后,每个人都受到了一条留言:“视频看过了,爱你们。”教官,终于肯接受一丝感动,即使我们只是“小孩思想”,即使只有“十天缘分”„„

念你

高一9班任俊颖

离别没说再见,

你是否心酸。

转身寥寥笑脸,

不甘的甘愿。

他,李白杨,我们的教官,初次见面,他一身蓝色的空军装,一个普通的小平头,麦色的皮肤加上并不是很高的个头,并没有引起我多大的注意。

而接下来的几天,却让我不得不留意这个叫李白杨的人。在我眼中,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呢?我想我也说不清楚。他二十几岁,也不过比我们大几岁,却是比我们很是吃苦的。每天都要在太阳下站军姿,身体要挺拔笔直,一动也不能动,炙热阳光烤得我们汗流浃背,班里有人也硬是撑不下去,哪里受过这种苦?而他同样陪我们在太阳下晒着,来来回回走着,纠正着我们的动作。每次经过我面前,我都会清楚的看到他额头上的汗水。太阳刺得睁不开眼,我们在不停地走着,跑着,而他却是扯着嗓子为我们喊着口号,我们嗓子都要冒烟了,更何况他呢?

虽然军训真的很辛苦,甚至对某些人来说是魔鬼般的生活,但里面不乏欢乐和温暖。教官教我们拉歌,与我们做游戏,晚上训练的时候会叮嘱我们穿厚衣服,会给喊口号的同学买药„„不多说了,要落泪了。

最后一天晚上,大家围成一块做游戏,而我则选择独自坐在一旁的黑暗处,看大家玩。教官会拉二胡,大家围成一个圆圈,教官坐在中间,给同学们拉二胡。我并不喜欢,我同韩少功所认为的一样,我也相信,所有的中国二胡都只能演奏悲怆,即便是赛马曲和赶集调,那也是带泪的笑。听着听着,想起明天就要离开的教官,就泪眼朦胧了。

阅完兵,教官离开后,我再次去了操场,主席台上的横幅还没来得及摘,操场上早已空无一人,教官走的时候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起风了,凉凉的两滴液体从脸上滑落,怨谁呢?怨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

终是风景,一散而过!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离开这里,风里想起这首歌:

如果有一天,

我消失在远方,

请不要悲伤,

即使你不能忘,

但愿花开如常,

你会笑着抬头望,

我愿化作清晨那叫醒你的阳光。

白色的温暖

又是一个闷热的中午,太阳高挂,灼热的空气包围着我。教官集合的哨声响起了。同学们迈着混乱的步伐急促的站队。我在这人群中迷茫着„„

大家个个都卖力的挺着身姿,仿佛无形之中有一种精神在和这讨厌的鬼天气搏斗。我却颓败的站在队伍之列,显得我格格不入。

这时,面对着完全陌生的同学、老师和教官,我突发出一种无力感。我在心里默默地喊:“我想回家,我要回家。”身体一直在一动不动的站着,眼神却不知飘到了何方,一阵阵热风拂过我的身体,却怎么也温暖不了我的心。正在我望向远处时,一抹模糊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但我却急着回神,没有太在意。 我依然在炽热的太阳下带着一颗冰凉的心在训练。我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要尽快融进集体。或许教官也是为了这个原因,和我们玩了个游戏“跳山羊。”我却因为胆小没有参加。看看她们一个个的笑得那么灿烂,我更无力了。我想我真是懦弱,什么都做不好。“家”这个字再一次浮现在心底。或许只有想到这个心才会温暖一会吧。

正在神游的我被一声惨叫拉了回来。远处的一个女同学正痛苦的抱着腿坐在地上,我跑过去扶她,见她牙齿咬着下唇,都咬得发白了,额头上布满了汗珠,顺着眼角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我不知道我该庆兴,还是悲伤,是该为没有参加游戏而庆幸吗?万一坐那的是我,我该怎麽办?想到这我的心又凉的一截。我急忽忽的寻找可以帮助的身影。找了一遍又一遍,不知不觉中,我的鼻尖已挤满米粒大的汗珠,身上已经湿了一片。

“这个同学怎么了,需要帮忙吗?”一声和蔼的问候,我听到后急忙转头。映入眼帘的是那一身白色洁净的服装。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眼睛里闪着慈祥的光芒。我忽然觉得心里被填满了。我在一旁看见他把我同学扶到板凳上。蹲下身体,领过他的医药箱,用温和的话语说:“帮我打开一下好吗?”我赶紧打开了,回过头来,他正在小心翼翼的为我同学脱鞋,用它白而修长的手指帮他解鞋带,边解边说:“出门在外,多互相帮助一下,都是同学。”我的心微微触动了一下。忽然,我感到了温暖,回过神来才发现校医生正注视着我。用温和的语气说:“没什么大问题,休息一下就可以了。”我道了谢后,就扶着同学休息。

望着校医生远去的白色身影,周围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我突然觉得消毒水的味道也很好闻,白色也挺美的,我笑了,和同学相望了一眼。我觉得知道我也不是一个人;我有同学,有老师,有教官。我觉得周围一切关心的问候暖人心窝,目光追随那个离去的白色身影,仅仅是一个提着医药箱的身影。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几句:“谢谢您,是您让我觉得一个人不再孤单。”

这是我的体委

高一11班陈鲁智

操场上那一声连着一声,竭力从胸腔里发出的的嘶吼,是体育委员的召唤。沉重的军训和那火辣辣的太阳如约而至。

今天远超往日的热,一阵阵的劳累击打着疲惫的肉身,大家早已苦不堪言。午后的高温荼毒着人们的心灵,高负荷的训练更是让两腿变得麻木僵硬,仿佛不是自己的了一样。

此时,教官还没有来到,同学们便想趁这大好时间好好休息以下,去暂时性的逃离这苦难的日子。而此刻,体育委员却又要求集合,那一遍遍的催促像是黑白无常的索命,人们恐惧着,怨恨着,心中的不满之情在内心压抑地游走着,却仍旧无法改变“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无奈现实。

人们慵懒地走着,漫不经心,换来的却是让我们听来如此刺耳的怒喝,一句句低声的咒骂在队伍中回旋,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也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而他此刻是面无表情的,像是控制自己得胜的兴奋,又像是隐藏那孤独的、淡淡的哀伤,他那黝黑而瘦弱的身躯迎着太阳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旁边那碍眼的篮球架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教官才来到。同学们的不满之情更甚,放着大大的阴凉不去享受,却来到这里“享受”如此高温桑拿,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万恶的体委!

整整训练了一个小时,教官还不让休息,劳累充斥着每个人的内心,那原本就不矫健的步伐此时更因无力而显得格外沉重,双脚“踏嘁踏嘁”地蹭在地面上,喊出来的口号也如同梦呓。

教官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中甚怒。自然我们也受到了惩罚——全班同学站军姿一个小时。

此时大家心里绝望到了极点,可是又不得不服从命令,心里都在渴盼有一个人能站出来向教官求情,虽然知道这种渴盼不过是个奢望,谁会傻到冒着身受多于同学几倍惩罚的危险来做这个“出头鸟”呢?

汗水流满了每个人的脸上,脖子上,顺着高傲的锁骨渗到了衣服里,乞求的目光像一道道闪电射向教官,可是他却无动于衷,他的眼睛仿佛凝固了一样,甚至眨都不眨。

汗水让双眼的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这时我似乎“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缓慢地、而又坚毅地走出了队伍,他一字一顿地向教官说道:“同学们的队伍不整齐是因为之前我的问题,希望教官能够原谅大家,我愿意承担责任!”

是他,是体委!

霎时,队伍变得鸦雀无声。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惊诧与感动。

我们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了期盼已久的树荫下,而体委——

整整在烈日下站了两个小时。一动不动。

是的,一动都没动,还是像那杆篮球架一样,巍然挺立。

这就是我的体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