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红自暖
初三 其它 567字 32人浏览 莲妹妹啊

风穿行在二月的天空。浅浅的蓝色。没有云。

拉开布帘,满满一窗清冽的冬日阳光。兀自发着抖,看着手指,仿佛失去了根的藤类植物,虽已没有了生命力,却还暂时保持着一种病态的莹莹的绿色。多少次在这无边的寒冷中索索抖抖地睡着。在梦里看见遥远的国度里一排一排金色的屋顶,弥漫了牛奶的香味的柔软的空气,呼吸时会发出潺潺的声音。

惊醒时床头只有一盆野菱角开着,四瓣的小花。我想起王小波的话,我应该去爱别人,不然我就毁了。我还记得那篇杂文后有一句批注,当心灵生病时,爱也许是一剂最好的疗伤药。阳光依然很冷,有大片的云影从地上流过。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一个无爱的人,因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无爱的世界。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发烫的电脑里放进一张又一张DVD,光与影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变幻,我看着屏幕上盛开着或颓败了的时光,从那些黑色或蓝色的瞳孔里抽取了一块一块的疯狂。那些锋利的边缘也许已经把我的手划伤了,但我无法停止。就像很多很多人,即使听到了烟焦油在大口吞噬着尚且年轻的肺,仍然不停地吸烟。伤害自己,感受到痛楚,以此来不断提醒自己还活着——我们已不再奢望。

新春的热闹尚未尽。艾普利斯忧伤而奢华的声音在拥挤的人群里自哼自唱着。很多年前的一首老歌,让我第一次觉得他的声音就像满满一盘淋了哈根达斯香草味冰淇淋的钻石,杯角上饰着新鲜的薄荷叶,绿得发脆。呆立了一分钟,我又挤进了人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