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与行
初一 散文 1050字 209人浏览 模仿秀胡文

路与行

背负行囊,行走于人生的悲欢离合。一道道人生岔路,阻碍了我们前进的脚步,蒙蔽了我们渴求的双眼,敢问路在何方?漫漫人生路,笔间轻点间,便成一幅或深或浅的水墨丹青。行走在路上不自由的一直是处境,自由的永远是选择。既如是,何不肆意挥毫,以路为景写意自由,渲染一幅酣畅淋漓的画卷。将自由普成韵,方不负一个轻狂人生。

一抹朝代的风骨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书不尽一代画家的辛酸泪,这便是郑板桥的大行大路,身为“扬州八怪”之一,他的妻子曾对他说过:“人各有一体,你何必老在人家的体上缠着呢?”此刻郑板桥幡然醒悟,于是他摸索着把画竹技巧渗透在书法艺术中,终于有了自己的独特的风格——板桥体,得到的是黄金,蓦然回首,市井苍陌的熙熙攘攘,使暗香疏影早已成为沧海桑田,难得糊涂,糊涂难得,这就是郑板桥,我行我路,让人彪炳于史册!

一缕时代的阳光

在那个读不懂阳光的时代,再深沉的色彩,也描绘不出一代大师内心的浓烈。这便是梵高的路。在那些穷困潦倒的日子里,他在《致亲爱的提奥》书信中提到:我坚持我的价值。十年绘画生涯,两袖清风,磨不平他的棱角,始终如一地执著于艺术,他的画布里常有一种狂野的风景。于是向日葵、麦田、小屋都沸腾着浓烈饱满的阳光,那些阳光在他心里一点点积蓄,充盈,到最后自然而然地,从画笔流淌到画布,在踉跄的路途中,对生命,他是如此用力。这便是梵高的行,我行我路,让每个时代都凝于一缕阳光。

一段历史的绝唱

一个高傲的灵魂,寄予一个残破的身体;一个残破的身体,困于一方晦暗的牢笼,这便是司马迁的路。“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当黎明的第一缕曙光,穿过狭小的窗,照在他沉重的镣铐上。昔日那阳光少年艰涩地回答:我选择生。佝偻的背影,说不出的苦楚,这便是司马迁的行,太史公举起手中沉甸甸的笔杆,用沾满鲜血与热泪的衣袖拂去历史的尘埃,书一幅历史的卷轴。从黑丝至白发,凝一曲“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千年之后,仍能看到一个人在历史中缓缓行走,青衣白衫,坚忍依旧,我行我路,走自己的路。或与在被人唾弃之时,也应有“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信念,才能让命运之神垂青于你。

我走在坎坷的路上,摔得很疼却又很美,或以探索,或以求真,或以创造。或许我是在夜间,月色皓白,清梦惬意有多苦,我不必说;或许我走在人群中,山在,树在,大地在,有多酸,我不必说,“人生而自由,但无往而不再枷锁当中。”

只要心中澄澈,冲破枷锁,纵横四方路,只要坚定探索的步伐,世界定会给你一片绚丽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