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和课文
一年级 散文 8796字 214人浏览 戴雨瑶水瓶

1 佳作赏析《荷花》(一)

最近一段时间,应一些妈妈的要求,我们打算对孩子们的语文课本中的一些典型的课文进行讲解。前不久我们讲了《海燕》、《七月的天山》、《桂林山水》,昨天我们还讲了《触摸春天》。有妈妈建议讲《春雨的颜色》,这些都是不错的提议,所以我们就集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来讲孩子们的语文书中的名家名作。

我们讲过,大作文、小道理;小作文、大道理。大作文包括两个方面的含义:一个是说长篇大论的东西;一个是说大名家写的东西。不管是大名家的东西,还是长篇大论的东西,从写作的角度讲,是有共法的。基本的原理、技巧、道理和方法是有共性的。同样,小作文也包括两个含义:一个是指短小精干的文章;一个是指孩子们的文章。但是,小作文中也有大道理,也应包括大作文中所讲的基本原理、技巧和方法。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所以我们讲,作文是不分年龄,不分体裁,不分级别的。我们可以从今天的分析中,更进一步地来说明这个道理。最近要集中讲解的语文课中的范文,其中主要包括一年级到六年级的课文,从这些课文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作文的道理是一样的。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三年级语文课本上的一篇课文,是叶圣陶的一篇小短文叫《荷花》。叶圣陶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家、教育家。他的文风、文笔影响了无数人,可以说,学习作文就要向这样的大师学习。

《荷花》

清早,我到公园去玩,一进门就闻到一阵清香。我赶紧往荷花池边跑去。

荷花已经开了不少了。荷叶挨挨挤挤的,像一个个碧绿的大圆盘。白荷花在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有的花瓣儿全都展开了,露出嫩黄色的小莲蓬。有的还是花骨朵儿,看起来饱胀得马上要破裂似的。

这么多的白荷花,一朵有一朵的姿势。看看这一朵,很美;看看那一朵,也很美。如果把眼前的一池荷花看作一大幅活的画,那画家的本领可真了不起。

我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朵荷花,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裳,站在阳光里。一阵微风吹过来,我就翩翩起舞,雪白的衣裳随风飘动。不光是我一朵,一池的荷花都在舞。风过了,我停止了舞蹈,静静地站在那儿。蜻蜓飞过来,告诉我清早飞行的快乐。小鱼在脚下游过,告诉我昨夜做的好梦……

过了一会儿,我才记起我不是荷花,我是在看荷花呢。

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套路,来分析一下本文的结构。

清早,我到公园去玩,一进门就闻到一阵清香。我赶紧往荷花池边跑去。——这是作文的头;

最后一句:过了一会儿,我才记起我不是荷花,我是在看荷花呢。——是全文的脚。 去头去脚,就是全文的身子。

平时我们对孩子的语文,总会有什么写作、分析、阅读、积累等的要求。我们要讲,写作、分析、阅读、积累,这是一回事,不是四回事。所谓的阅读,或者讲深度的学习,是需要分析的。分析,主要来讲,就是结构的分析,就是“作文头身脚,段落帽衣鞋”的分析。分析到位了,阅读就到位了;而阅读到位了,才有了所谓的积累。如果没有分析,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书、翻书、甚至是扫两眼地扫书,那是不可能有积累的。这个问题,也正是很多孩子看了很多的书,但一拿起笔来写作,就愁眉苦脸、下笔无文的根本原因。

当我们真正地有了分析,有了真正意义上的阅读和积累,写作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我们今天以及以前,甚至以后的分析、讲评和欣赏,都是在阅读,在积累,在讲写作。 刚才我们看了本文的头。开头的第一要求,这个问题我们天天在讲,就是要开门见山。

2 开门见山,不是我个人的发明,而是从名家名作中,总结出来的规律与共性。开门见山是作文的正道。特别是孩子们刚开始学习作文,更不能一咕脑地给孩子灌输花里胡哨地开门之术。大道至简,就只需跟孩子讲——开门见山。

这篇课文题是《荷花》,所以本文的头——第一个自然段,就要提到荷花。这就开门见“花”。如果写荷花,开门见不了花,那孩子的作文必定写“花”了,写乱了,写跑了。我们看,开头共有四句话(此后我们还要来分析身子),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有朴素、准确的语言,这就是名家的文章。开头的四句话,写得很干净:时间(清早),事情(去公园玩),原由(因为闻到清香,结果……所以赶紧往池边跑。)很干净。

以前我们讲过一些孩子的作文,有些孩子本来的作文,开头是写得很干净的,但有些妈妈在辅导的时候,非要写个几月几日几时几分来到公园,想必《资治通鉴》也写不了这么具体的时间,交待清楚即可,不必过多赘述。在不必要赘述的地方,讲得过细过多,不仅是赘述还是赘肉。

那么,什么是必要的?什么不是必要的?我们在《作文,多大点事儿》这本书里,就讲了一个大原则:字为句服务,句为块服务,块为段服务,段为中心服务。本文的中心是荷花,所以一切就要为“荷花”服务。

我们讲,本文的头,是开门见荷花,且是开得干净利落,四句话,讲得很干净,不拖泥带水,在开头中,还有一个技法要讲,就是香法。未见花形,先闻花香,这是正理。以前我们讲过一个孩子的作文,叫《八月桂花香》。

我家院落里也有好几棵桂花树。离着几条街道,隔着几道院墙,都能老远闻到。寻香进院,桂花的香会扑得你醉。

桂花树,整个像一把大伞,撑立在院子里。树上开满了桂花,一团团、一簇簇。叶子再茂密,却也挡不住它们竞相开放。似乎黄花去抢那一片雪花花,也似乎白花去争那一分金灿灿。仔细一看,它们我挤你,你挤我,像线团、像棉花、像雪球,挤挤挨挨地聚在一起,亲密得不分开。吹来一阵微风,小小的桂花随风飘扬,洒落在我的身上,仿佛下了一场金银般的花雨。身上也像被它的香感染一样。我拾起落在地上的一朵,它有四片小小的花瓣,像小朋友张得大大的小嘴,可爱极了。

这篇文中的“寻香进院”与本文中讲的“一进门就闻到一阵清香。我赶紧往荷花池边跑去。”其基本的道理是一样的。

同样的,我们前两天讲过一首诗:

《山亭夏日》(唐高骈)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如果说写花闻不到花的香,那花就不称其为花。写作文的道理就在其中。写作文描写一个东西,只是写这个东西长的样子,还不能称其为生动,有声音、有香味、有触摸的感觉、有想象,才能生动。这就是我们在书中讲的“六根六尘”的重要性。“六根六尘”之法,可以把一件事物写得生动、立体、多面。

来看身子——

荷花已经开了不少了。荷叶挨挨挤挤的,像一个个碧绿的大圆盘。白荷花在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有的花瓣儿全都展开了,露出嫩黄色的小莲蓬。有的还是花骨朵儿,看起来饱胀得马上要破裂似的。

我们讲过,作文全文的要求是“头身脚”,而就段落而言,要求是“帽衣鞋”。本段的帽子——荷花已经开了不少了,下面的衣服,就是来说明荷花如何地开了不少。因此,我们就可以看到诸如这样的词:挨挨挤挤;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有的花瓣儿全都展开了……。

3 有的看起来饱胀得马上要破裂似的。这样的对称句“有的……有的……”,确实说明了荷花开得不少,这样开的,那样开的,这样开的像什么,那样开的像什么,这也更进一步说明了“词要服务于句子,句子要服务于块,块要服务于段落,段落服务于主题”的道理。

为了说明这个道理,我们还可以比较一下,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我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ē)玲(英语violin 小提琴的译音) 上奏着的名曲。

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没精打采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主题是荷塘月色,从三个面方来写的:一是荷叶,二是月光,三是荷塘的四周,这是围绕主题来服务的。本文中主题是荷花,所以焦点、重点就是荷花。

作文本身就是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的统一,如果把作文理解成信马由缰,天马行空,那是片面的。在有结构、有逻辑、有条理的基础上,才能讲得清,写得明。如果没有章法,没有逻辑,信手涂鸦,那就是散乱的;反过来,在有章法、有结构和逻辑的基础上写,文才会不散不乱,主题明确,轮辐向心。下面我们具体来看一些句子上的技法。

荷叶挨挨挤挤的,像一个个碧绿的大圆盘。——意法。对于刚学作文的孩子,我们可以简单地要求,五句话内必有一个比喻——意法。作文没有比喻,文章将会怎样?作文没有比喻,只会死水一潭。

荷叶挨挨挤挤的,像一个个碧绿的大圆盘。白荷花在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这一句话从语法上讲,叫借代。在即将出来的新书里,我们有专题的讲解。我们换了个说法,叫移花接木,张冠李“代”。什么意思呢,先前是把荷叶比作大圆盘,下一句就不说白荷花从荷叶之间冒出来,而是用张冠李“代”的技法,直接说“白荷花在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这样的文字,这样的技巧,让文字有了趣味性。

再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如果写《妈妈》这样的作文,可以写:我的妈妈有一双大眼睛很漂亮。下面我们可以不再说妈妈,而是用移花接木的方法这样写:大眼睛在生气的时候却象母老虎。这样写,文字就得趣了许多。所以我们要讲,好的作文并不是美丽词藻的堆砌,平实质朴的字词,是可以创造出好句佳句的。如果只是抄词抄句,是写不出好作文的。要相信孩子们的天份与灵性,孩子们是可以学会这种创造好句的方法的。

讲到这个“移花接木”的技法,在我们的生活中比比皆是,俯身拾来。比如我们在群里,常常让大家举手,我们这样讲,大家把小手举起来,此后我们可以用移花接木的手法讲:小

4 手们,开始讲课了。我们在生活中,常常把妈妈比作玫瑰,今天我们也可以讲:玫瑰花们,祝你们情人节快乐!只要我们掌握了一定的方法,语言就会生动。生动的语言,不是抄来的,是孩子们自己创造出来的。我们教给孩子的,不是告诉他具体的好词好句,不是为他提供几个成语,我们教给孩子的,是让他们学会创造好词好句的方法。可以这样讲,真正的好词好句,是个性化的;真正的好词好句,在字典中是找不到的,因为具备了个性化,才具有了感情化。如果生搬硬套一些字句,失去了个性化,就没有感情化。

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有的花瓣儿全都展开了,露出嫩黄色的小莲蓬。有的还是花骨朵儿,看起来饱胀得马上要破裂似的。

这是三个对称句,是以“有的……有的……”这样的形式展开的,孩子们在学习作文的时候,这个“有的……有的……”,“一方面……一方面……”,“一边……一边……”,这样的对称句是很重要的。在语法中,这样的词我们叫作并列的关联词。但是我们不能这样跟孩子讲,我们要少对孩子讲概念、讲理论,多在方法上、操作性上讲,孩子们一定是可以吸收消化的。 最后一句——看起来饱胀得马上要破裂似的。这是一个意法,是为了把“有的还是花骨朵儿”写实。写实,很重要。孩子们写东西往往会说“好吃、好玩、好看”。好吃、好玩、好看,本身没有问题,问题在于没有写实。同理,“有的花瓣儿全都展开了”是用“露出嫩黄色的小莲蓬”来写实的。为了说明问题,我们可以大胆地画蛇添足来为第一句写实一下: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就好像刚刚撑开的雨伞。或者说,就好像刚刚剥开的桔子皮,一丫一丫的。这样就形象一些了。

我们来完整地看一下“画蛇添足”后的版本: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就好像刚刚撑开的雨伞,也像刚刚剥开的桔子皮,一丫一丫的;有的花瓣儿全都展开了,露出嫩黄色的小莲蓬。有的还是花骨朵儿,看起来饱胀得马上要破裂似的。

佳作赏析《荷花》(二)

现讲下一段:

这么多的白荷花,一朵有一朵的姿势。看看这一朵,很美;看看那一朵,也很美。如果把眼前的一池荷花看作一大幅活的画,那画家的本领可真了不起。

这一段着重要讲两个地方:一个是对称。看看这一朵,很美;看看那一朵,也很美。是一个对称。看上去似乎有些重复,但细细品来,在重复中却有一些味道。什么味道呢?就是“一朵有一朵的姿势”,每一朵都惹人怜爱。看上去像是在凑字,但这样的凑字是有技术含量的。作文是什么?就是凑字。这是我们要告诉孩子的。但我们要接而告诉孩子的是:写好作文,就是把字凑好,而不是在低水平上机械地去凑字。关于这个技法,我们举个例子,兴许大家就明白了。写群里大家举的手可以这样:在群里,看到大家举起的手甚是可爱,你看这只手,白白胖胖,很可爱;再看那只手,也白白胖胖,也可爱。缩成一句话就是:朵朵荷花都可爱;每只小手都可爱。这样的可爱,难以用华美的词语来表达,所以只好左顾右盼,朵朵可爱。

我们再用清朝大才子纪晓岚的一首诗《吟雪》来验证这个道理: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千万片,飞入芦花皆不见。由此,我们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不要怕字词的平庸,字词的平庸、平淡并不可怕,平淡的句子才是可怕的。举个例子:我们往大街上一看,高楼大厦此起彼伏,各有各样,煞是好看,但这些高楼都是用平庸的砖一块一块砌出来的。好看的楼不是因为好看的砖,而是在于如何砌这些平庸的砖。作文之道也是如此,不在于字词的华美,而在于如何去组织这些字词。所谓的会组织,就是去创造,正如楼与楼并非都一样。因此,从好词好句入手写作文是误区、是盲区,搞不好会生蛆。所以,我们要下决心,不再说自己的孩子用词平淡,不再批评孩子用词单调。用词不平淡、不单调,并不

5 能证明作文如何如何。

这是刚才我们讲的第一个要点,现在来说第二个要点。如果把眼前的一池荷花看作一大幅活的画,那画家的本领可真了不起。这儿用的是什么技法?很多老学员一看就熟悉了,这是相片与相框的技法。我们举几个例子来看一下:一是郭沫若的《鹭鸶》——在清水田里时有一只两只(鹭鸶)站着钓鱼,整个的田便成了一幅嵌在琉璃框里的画面。田的大小好像有心人为鹭鸶设计出的镜匣。这里明明确确讲出了相片与相框的关系。我们再来看一篇曾经讲过的作文《话说故宫》,现收录在将要出版的新书里了:

故宫的周围陪伴着一条护城河。护城河边有很多柳树,柳枝一直伸展到了水面,一片片柳叶儿是那样的可爱,有的浮在水面嬉戏,有的在空中挥舞着小手臂,还有的随着柳枝的摆动好像在快乐地荡着秋千。护城河里的水是多么的蓝,又是多么的静呀。如果你运气好你能看见一、两条鱼在河面游动。鱼儿一会儿游到了角楼底下,好像能听见威武的士兵整齐大步走着的声音;一会儿游到了午门的一角,仿佛去听钟鼓齐鸣、威严肃穆;还有时随着内金河的细流里,弯弯曲曲地游动着,似乎为寻找嫔妃的嬉戏声。

故宫的护城河是相框,故宫就是相片。同样的,我们非常熟悉的一首诗《绝句》里: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意思就是:透过窗户看到的是“西岭千秋雪”,透过门框看到的是“东吴万里船”。“窗”与“门”就是相框,“千秋雪”与“万里船”就是相片。再比如《望岳》中有一句话: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我们来想象这个画面:整个的背景——相框,是云生云动,云层翻滚。在这个背景里——相框内的相片是什么?是飞着的小鸟,归巢的小鸟。云层翻滚、情怀激荡,在这个背景下去看归鸟,很小,所以眼眶似乎要瞪裂一般——决眦。大的云——让人心生激荡,小的鸟——让人眼眶瞪裂。这样来理解,我们就可以体会到动静、大小、黑白的对称,立体的画面。

体会到了相片与相框的关系,我们再来看本文:如果把眼前的一池荷花看作一大幅活的画,那画家的本领可真了不起——池水是相框,荷花是相片,不是“画家”本领高,是作家本领高。

来学习下一段:我忽然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朵荷花,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裳,站在阳光里。一阵微风吹过来,我就翩翩起舞,雪白的衣裳随风飘动。不光是我一朵,一池的荷花都在舞。风过了,我停止了舞蹈,静静地站在那儿。蜻蜓飞过来,告诉我清早飞行的快乐。小鱼在脚下游过,告诉我昨夜做的好梦……

这一段,有几点要讲。第一点,是昨天我们说过的对称的思维。一开始讲的是微风吹来,荷花——“我”如何如何,后来讲到微风一驻,荷花——“我”又是如何如何。有风吹,就有风驻。昨天我们讲的《触摸春天》,讲到小盲女合住手逮住蝴蝶,之后小盲女又张开手放飞蝴蝶。有合就有开,有合就有放。今天我们看到在本文中有风吹,就有风驻、风停。一样东西在两种相反的状态下,就有不同的意境。

运用这种对称的思维,怕的不是没有东西可写,而是怕写的东西太多。举个简单的例子:写夏天的公园,我们就可以运用这种逆向的思维,是不是可以写一下冬天的公园呢?比如我们写的是中午的公园,我们是不是可以引导孩子写一写早上的或是晚上的公园呢?景色是同一个,但因为时间与空间的转换,景色在笔下就可以呈现出不同的场景。正如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一样,同是岳阳楼,不但可以写阴天下雨的岳阳楼,还可以写晴天春和景明时的岳阳楼。同样,在本文中,可以写风起时的荷花,也可以写风停时的荷花。这样不仅写得丰满,且趣味多多。这是这一段要讲的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我们从文中可以读出一种庄周梦蝶般的意境:我是荷花,荷花是我。我们来看去年讲评过的作文《海洋世界一日游》中的一个片断,或许大家就会有更深的体会了。

6 海洋世界有八个小馆,水族馆里有各式各样的鱼。大的有虎鲨、鲸鲨、电鳐……,小的有小丑鱼、银龙鱼、海鲈……。颜色各异的鱼,也与彩虹灯交相辉映:蓝的如天空,红的如火焰,银的像闪电,灰的如早晨的低云,当然,还有青色的鱼,像水里飘着的一棵小白菜。 小鱼儿一会儿游到我的左边,一会儿游到我的右边,一会儿又游到我的头顶。有的鱼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有的鱼慢条斯理地散着步,还有一些鱼忽而在我的眼前窜过。看到它们,我会想,我是不是水中的鱼?鱼是不是空中的我?是鱼在我身边动,还是我在鱼四周游? 特别是“我是不是水中的鱼,鱼是不是空中的我?是鱼在我身边动,还是我在鱼四周游”,趣味良多。所以,我们在孩子的作文中,是这样点评的:变换场景,变换角度,变换身份。孩子写作为什么单调?为什么不立体?根源之一就在于不会变换场景,不会变换角度,不会变换身份。

本段写的是景还是情呢?我们讲过,没有一篇好文章是单纯写景的,也没有一篇好文章是单纯写情的。哪怕是写情书,想必也会写上一两笔景。本文不能单纯地讲是写景的,也不能单纯地讲是写情的。这叫寓景于情,寓情于景,情景交融,这正是大作家的高明之处。高明在哪里?现有的文字表达了多重的、厚重的含义,现有的文字不是一下子写死写僵,而是留有余地,让读者有品味、想象的空间。

我们在这里讲作文,只是讲一些技法,只是交给大家一把钥匙,然后你们自己去开门、入室。大家如果真想得到神来之笔,就要在这些名家名作中提取精髓、吸收营养。如果说,我们在这里讲作文是一把汤勺,而名家的作品,就是真正的好汤。这个关系,是辩证的。有人说写好作文,就要多看名家作品,此话不假。但是没有汤勺,就去喝汤,想必会被烫着;而只有汤勺,没有好汤,想必只能是画饼充饥。所以,我们讲学习作文,要多看书、多积累、多联系不太确切。学习作文,要会看书、会积累、会练习。希望大家客观地、辩证地来看这个问题。

回到正文上来,我们现在可以来分析一下“身子”的结构。“身子”一共写了三段:一是泛写、总写荷花;二是具体地写荷花的姿势各式各样;三是通过写荷花,寓景于情地写出情感。正所谓景、情、意的三者统一。

过了一会儿,我才记起我不是荷花,我是在看荷花呢。这一段“脚”,给我们的启发是什么呢?我们在教孩子写作文的时候,往往会在“脚”上写一个大口号。不写大口号,也要讲一个如哲人一般的大道理。我们在《作文,多大点事儿》中讲过“脚”的地位,是让“身子”站稳,是补充、附属的地位。看本文,“脚”写的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些大口号、大哲理、大思想、大原则。为什么?“身子”丰满了,“身子”讲透了,“脚”就好办了。往往孩子作文的结尾写得空、写得不好,根本的问题不在于“脚”是不是有大口号、大哲理、大思想、大原则,根源在于“身子”没有写透、写实,所以想靠结尾来唬一下人。这是作文的一个误区。我们要真正了解,结尾写不好的原因是在于“身子”没有写好。

我们再来体会一下,在《作文,多大点事儿》中讲过的一篇古文《小石潭记》: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彻,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潭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灭可见。其岸势犬牙差互,不可知其源。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最后的结尾是——同游者:吴武陵,龚古,余弟宗玄。隶而从者,崔氏二小生:曰恕己,曰奉壹。

没有大思想、大原则,因为大思想、大原则,都在“身子”里写清讲明了。说句笑话:如果“身子”做得不好、写得不好,结尾喊万岁万寿也是白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