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花开的季节
高三 散文 1008字 769人浏览 CK沈浩杰

梧桐花开的季节

五月,梧桐花开的季节。

初识梧桐是在文字里,因我出生长大的小城,至今没见过梧桐。后来,在异地大学的校园里,见到了梧桐树。

在文字里,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是李隆基失去杨玉环的思念与记挂;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者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李清照和李煜咏叹的是离愁别绪的寂寞。无奈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愁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写的是相思离愁。也许在诗人眼中,梧桐好像自古以来就是愁绪,也许我是意味不到诗人的情怀。

五月初,在省城兰州,傍晚饭后,和弟弟去散步,不知怎么说到了梧桐树,他说四月时去西安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梧桐花开,又说电力局院里梧桐花正盛开呢。说着我们一起来到电力局院里,看到梧桐花开得特别茂盛,那高大的梧桐树上摇曳着满满一树浅紫色的风铃,淡淡的花香飘散而来,俯身拾起一朵坠落的花朵,放在手心仔细端详,单个儿看,桐花像一个拘谨的喇叭花,浅浅的紫,细长的蕊,就这样静默着,跳跃成孤独,残留余香。举起手机拍照时,暮色太浓,没有成像。弟弟说军区总院里也有好多梧桐树。

次日早晨,去了军区总院,梧桐在高高的枝头盛开出大串大串的氲紫,没有一片绿叶。我仰起头看阳光下那些花儿不断摇曳,一朵朵紫是淡淡的,轻盈、优雅,又藏着一丝丝忧郁。成串的花,宛如小精灵般乖巧地挂在树上,像是悬挂的风铃,微风吹来,仿佛有纯净似水的声音,响在初夏的深处。

我开始想那梧桐花一样美丽而忧伤的青春岁月。在那个绚丽的校园里,有许多高大的梧桐树,春天来的时候,它总是满树满树地开花,开的满目繁华。浅浅的紫色,如悬在半空的帘幕,映照在地上那斑驳的影子时隐时现,忽左忽右,非常美丽。曾经,靠在树下,听他讲那个梧桐与凤凰的传说,他说梧桐花开,凤凰飞来,梧桐花落,凤凰飞去。因为年轻,

因为纯真,不觉感伤;曾经,披一袭月色,牵手走在曲径通幽处,闻着花香,纯纯的爱意从风中飞过。

此时,走在梧桐花盛开的树荫下,阵风吹过,一朵、两朵、三朵、几十朵,梧桐花整朵整朵往下掉,于是地上铺上了一层淡紫色或灰白色的花朵。梧桐花的落,不是凋谢,它是累了,从树枝上跳跃下来,化作春泥。见时花开,走时花落,匆匆相遇,又匆匆惜别。

桐花飘落时,又一次离家远行,桐花万里,无尽离愁。是的,花开花落是自然的法则,那么花落之后,拾起记忆,酿造一杯馨香的怀念。